03.

啧……我该笑还是该哭呢?

因为开学这件事、对我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呀!是,任何事物都是一体两面的。但我却由衷地认为,唯读开学这件事、总是不同於其他事的诡异……

好啦我承认不用天天顶着大太阳去帮那恶毒老妈买三餐是件很美好的事情不错,可是除此之外我要担心的事情比暑假来的多更多了──这代表着我要上学就必须一个礼拜五天都经过那家便利商店……重点是、往学校的方向没有远路更是没有捷径……

但这些都不是最悲惨的,因为……老娘念的是全校只有我一个女生成天和男生为伍的的理工科!还不都那邪恶的老妈去迷惑我爸然後不知道下了什麽咒居然一反平常疼我顺我依我,跟着他女人一起千叮咛万交代、噢不对是威胁我不准选社会科……唉!谁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麽药呢?

正当我哀声叹气叹得高兴甚至打算给他叹个痛快时,顷刻间我听见了悦耳的手机闹铃响起,於是暂停了持续运转并且打结的思绪,转过身去抓起床头的手机好把闹铃关掉。

AM07:00

哦哦、刷完牙再赖床然後比闹钟早起的感觉真是不错啊!

伸了个懒腰,我跳下床踱步至衣柜前,接着套上制服绑好头发便拿了书包跨出房门。

踏着轻盈的脚步我想好好享受这百年难得一见的闲情逸致的优雅早晨,并且心里想着「唉呀,真是个美好的早晨美好的开始美好的一学期呢!」接着一面气质地踩着小兔兔脱鞋缓缓步下楼。

噢、难得一身轻松不用急急忙忙的在房子里暴冲多好呀!

但是当我抬头望向时钟,脑中马上消除了这个念头──干!手机居然慢了二十分钟!

娘之!有没有真的这麽衰?本姑娘今年一定是犯太岁然後那恶毒老妈故意忘记没帮我点太岁灯啊!根本比狗屎还衰!搞屁啊!啧、难道我这辈子注定要如此过活了吗?我不要啊!这不是垦得鸡、这不是垦得鸡!人家不依啦……呜……

慢着!Stop!徐薇郁啊徐薇郁!现在没有时间给你演戏更没有观众想看你在这边哭天喊地,自以为孟姜女吗?哼!早的咧!都要迟到了还像个神经病患一样,根本就是头脑被轰了个大洞!实在有够圈叉欸你!赶快动作吧、别浪费时间了!

现在切换──开启秒速换算肢体高速活动运转模式。

气喘吁吁的奔向校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一个渺小的黑影在警卫室旁也就是躲在教官後面好几公尺的树丛跳啊跳的,活似只兔子。「小郁!快点!你还有十秒!」

对他比了个三,脚下不停,加快速度全力冲刺并在钟声敲响的前一秒杀进校园,并且直接超过教官然後头也不回的奔向树丛。「Safe!」我帅气的煞车在那人的旁边,并将一只脚翘到树下的长椅上右手比了个七放在下巴。

「……你是白痴噢。」那人站在树的右边,双手交叉在胸前用斜眼瞪着我。

「噢我说宋易杰你啊,怎麽过了一个暑假还是这麽没有长进咧?开学第一天看到同学应该是这种态度吗?好,就算不是开学好了,用这种态度跟同学说话也是不可以的你不知道吗?况且白痴也不愿意是白痴呀你凭什麽侮辱他们呢?还有啊跟别人说话的时候不可以站三七步手不可以交叉眼神更不可以锐利还要诚恳的直视我,这些都是基本礼仪你不知道吗?难道你妈你幼……」明明才刚爆冲完,我却还是可以丝毫不喘气不打结的口若悬河给他来个滔滔不绝、泛滥成灾,连我自己都觉得神奇!

唉呀,难不成功力进步了吗?真是令人害羞啊、哦呵呵呵呵!

不过重点是,他居然有种用尖叫声打断我……

咦?不对!不是打断!是、是他崩溃了──不会吧?

「喂、喂!宋易杰!你没事吧?」我拿起随便自手边捡来的树枝戳戳他的背部,只见他还是两手抱头蜷缩成一团窝在长椅旁并不断颤抖着。

「欸你不要吓我啊、你暑假是受到什麽刺激了?原本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顶撞我的勇气去哪了呀?该不会全部被晚上吸你血的蚊子顺便给一点一滴吞掉了吧?」

正当我非常着急之时,突然看见那颤抖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并且传了一阵轻笑──

「唉唷,小郁郁……讨厌啦你害人家受惊了你要对人家负责啦……呜……」只见他装了一副哀怨小媳妇的样子,假装委屈并且恶心的唤着我的名字加上装哭装哽咽装得自己好像芭乐剧里怀孕被抛弃的小三。

「哦,好呀!走、我带你去夹娃娃!」然後我笑开来,很灿烂很灿烂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