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过後,振熙并没有如我想像中那般和我避不见面,而是在隔天便找我谈谈,他说他很抱歉让我有不安的感觉,而我则是不停地对他说这只是我的无理取闹,并没有什麽大不了的。

我们这样算和好吗?其实我不知道,但我们的确恢复了和先前一样的感觉,然而却不尽相同。

我们看似很好,但其实我们都知道,疙瘩虽然确实淡了,却依然真切地存在我们心中,彷佛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摆脱游移在我们之间的不安。

这种感觉,很累。

「学姊,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赵子勋突然打断我,不等我回答,他又说:「缘希她後来怎麽了?我的意思是,你们後来还有再见面吗?」

「没有。」我摇头,笑了笑,「後来不晓得怎麽回事,我和缘希两人就不曾再见过面。但正确来说,应该是我刻意避开她。」

「为什麽?」

「因为那时候我知道缘希喜欢他呀。」我站起身,并走向厨房再冲泡一杯咖啡给赵子勋,「虽然我一直拒绝承认这项事实,但某次缘希亲自告诉我她对振熙的感受以後,我便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也有点不晓得该如何面对她。」

「所以,缘希真的是你们分手的原因?」他转过头来,朝我问了声。

「我以为是,但其实不是。又或者是说,不全然是。」瞥见他眼底的疑惑,我便继续解释:「缘希和振熙并没有在一起。」

「什、什麽?」

「惊讶吧?我当时知道时也是这种反应。」我耸肩,又走回沙发上窝着,外头的冷风打在窗户上劈啪作响,「可我不晓得为什麽,所有的一切我都不知道原因。」

「後来呢?」他放轻声音,柔声问道,而我们的对话也再次回到十年前,那个回不去的夏夜。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我们也成了坐在礼堂内即将解脱的毕业生。学校毕业典礼的时间是订在下午,所以班上的人便决定谢师宴接续在毕业典礼後。

谢师宴的地点决定在街上的一间烧烤店,我、振熙、于庭以及平时与振熙关系较好的三个男生坐在同一桌。满桌新鲜的食材,振熙一一将海鲜、蔬菜、肉片等放在网架上,并用夹子挟了一盒刚烤好的蛤蛎给我。

「谢谢,你要吃吗?」我用筷子挟了蛤蛎并送至他嘴边,然而振熙却有些神不守舍,似乎没听见我对他说的话,「振熙?」

「……嗯?」半晌,振熙缓缓回过神,迟疑几秒後才轻轻咬下蛤蛎。

「白振熙,你今天怎麽了啊?」于庭见状,忍不住发问,而于庭的问题其实老早我就想问了。

可是我没问。

「没事啦。你要不要吃点什麽?」

因为我知道他又会以没事来搪塞我的担忧。

「于庭,你要不要吃蛤蛎?还蛮好吃的欸。」然後我选择替振熙化解尴尬。

老实说,振熙失魂的模样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他常在我话说到一半时发楞,我不晓得他怎麽了,每当对上这样子的他,我总能从他失神的眼眸中找到泛滥的忧愁,很浓很浓,心却也很痛很痛。

我不晓得该怎麽样才能让他对我说出他心中所有的烦忧,也不知道要怎麽样才能让他的温柔里少一点陌生。

我们以前不会这样的。

「那个……」于庭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因为我明天就要出国了,还有点东西没整理完,所以可能要先走。」

「咦?这麽快!」我惊讶地望向她,所有不舍一股脑儿地全窜上脑门,「于庭……」

「唉,晓妍,你别这麽看我,我会想哭的。」于庭的眼眶微微泛红,随後噗哧一笑,「干嘛呀,我还是会和你保持联络。那各位,我先走一步啦,你们要吃饱一点喔。」

她向大家道别以後,便匆匆地搭上她爸爸早已停在外头的车,速速赶回家。

这顿谢师宴在欢乐的气氛下也渐渐走向尾声,老师对我们道些祝福後也开车先行离席,众人各自怀着不舍的情绪一一走向回家的道路,而振熙则是在离开以前留我下来。

可是,脸色好像不太自然。

我们两人沿着昏暗的街道漫无目的走着,因为发现他的不对劲我更是不敢说话,眼皮狂跳、心跳不规律的律动,就连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就这样沉寂多时,夜晚的寂静放大了无边的紧张,我不自在地捉紧裙摆,总觉得好像有什麽正要──

「晓妍。」

发生。

「嗯?」我绽开一抹我自认为灿烂的笑容,「怎麽了?」

「你觉得……」振熙没有看我,而是凝望前方转角的昏黄街灯,「我们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吗?」

「什、什麽意思?」嘴边没了笑意,而我动弹不得,「我不懂。」

「嗯……上了大学以後,我们真的能有把握一直在一起吗?」他的语调间有着颤抖,振熙的双拳紧紧攒住,随後又无力地松开,「远距离恋爱、我……」

「振熙,你怎麽了?」双唇微微发颤,我错愕地拉起他的手,我不明白他怎麽会突然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前放榜时,我们不就讨论过这问题了吗?」

「但我现在却感到一片茫然。」

「你可以不要这麽自私吗?」紧抿下唇,我忍了许久的不安终於爆发,双眼笼罩单薄的水气,深呼吸,我才又对他说:「这不是问题,你和我知道这都不是问题,距离算什麽呀?你总信誓旦旦对我说没事的,可现在却又不是这麽回事,振熙,我──」

「对不起,晓妍。」他的眸子带有闪闪泪光,唇边依旧是温柔的笑,振熙不理会我所说的一切,兀自说道:「上大学以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天气冷了要多加衣服,还有啊、冰的东西别吃那麽多,那对身体不好。」

「你、你在说什麽……」我瞠视着他,心底的不安感随之强烈,「振熙,别说了。」

「然後,女孩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不要乱跑喔。」

「你怎麽、怎麽突然说这些呢?」我歇斯底里地来回踱步,「振熙,我──」缘希的笑容顿时在我脑中绽放,伴随着振熙的笑声,「难、难道是因为缘希吗?」

「不是,不完全是。」他痛苦地别开视线,解释:「可你要相信,我和缘希之间什麽都没有。」

「既然什麽都没有那就别离开我啊!」我急了,音调也跟着上扬,双拳紧握後又松了开来,我撑起一道笑容,几近卑微地道:「……我不能没有你。」

然而他什麽话也没说,只是维持一道极浅的弧度良久,我们相互凝视,从彼此湿润的眼眸看见对方憔悴的身影,但泪水却倔强地不肯从眼里滑落。

「你还记得我们最一开始在一起的样子吗?那时候的我们笑得很美,一点杂质也没有,而我们也这麽走到了现在,这样的我们有什麽分开不可的理由?」我激动地握住他的双手,即使难受还是不停地继续说:「振熙,我不要和你分手,我不敢想像没有你的日子……求求你,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

「晓妍,我还没说到分手这两个字,你就这样了……」他温柔地捧住我的脸,红着眼眶说:「那我真的说出口後,你──」

「不要!」我奋力摇头,拒绝听见他所说的一切,「是因为上次我怀疑你和缘希有什麽吗?对、对不起,我错了,你不要……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振熙他在一旁静静地聆听,可捧着我脸的那双手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放下,他一步又一步地往後退开,很慢、很慢,却让我动弹不得。

「晓妍,对不起,再见。」他勾起难看的笑,狠下心来转过身背对我,无论我再怎麽喊叫,也唤不回他的一瞬回眸。

我心急地伸出双手,迎来的却只剩下满满的空荡,夏天的凉风吹来煞是舒爽,却让人打了个冷颤,慌张地不知所措。

振熙憔悴的身影被月光拉的好长,他的脚步逐渐加快,我透着模糊的视线望向他,俨然瞧见他颤抖的背影。

他、哭了吗?

无力地跌坐在人行道上,我想冲上前,要他留下来,可是我没办法,我站不起来,我连挽留他的力气都失去,我──

我怎麽这麽没用?

『希望你能每天像个小太阳一样的笑着。』

也许就是因为两年多前的这句话,才让我即使到了最後,依旧像个白痴一样朝他的背影笑着,可是那心如刀割的痛,仍旧让我凝滞在眼眶中许久的眼泪,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倾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