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时间过得很快,快到我们都无法第一时间察觉到,总是等到有一天回过头来看才会发现到──距离基测倒数已经正式结束三开头将迈入第二十九天了。

每每朝会升旗时校长都会提醒一次,不用提醒我们就已经很紧绷了偏偏校长和老师们却又一直再添加我们的压力,深怕我们一个不小心就忘了自己是个准考生似的。

上课上到一半眼角余光稍微撇向黑板右上角挂着的基测倒数日历就觉得惊悚,然後就马上奋发向上认真听课;自习课看书看到眼睛酸痛想睡时,只要抬起头快速瞄了眼那日历上鲜红的阿拉伯数字就包准你想睡也不敢睡了;下课跟同学们互相开玩笑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时,免不了还是会看见那鲜红的数字向在对自己发出警告,让自己再也没心情开玩笑了,於是大家有默契的一同收回笑声,任命的走回位置继续复习或写题,就算是下课时间也不例外。

越接近基测班导就会越带动我们奋发向上的心情,把我们的情绪一起整理到最佳状态,一齐朝着自己的第一志愿努力着、奋斗着、坚持着。所以只要班导有空就会花上整整一节课的时间对我们进行考前心态调整。

「从你们这一届开始就是倒数第二代基测生了,记住也是从你们这一届开始基测就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再也没机会了。虽然免试上的同学们也有很多,但我希望你们可以也去参加基测了解自己实力到底有多少。

「如果你不想让自己过去三年的努力白费,那麽就更应该要尽力把它考好。相信尽力了就会一定会得到掌声,赢得许多人的欣羡!但是相反的,如果你不先相信自己那麽你考不好的机率就很高了。

「考得好考不好这就取决於你自己的态度和决心!

「虽然我也觉得读书读那麽多但在真正生活中却几乎用不到多少,但多学总会有一天派得上用场,等到那一天你就会感谢以前认真学习的自己了。

「剩下倒数二十九天,加油!」

「加油同学们!」我们对着座位附近的同学们互相加油打气。

晚上补习时照例吃着仰尧买的点心,只是这次换成阿婆的红豆饼,奶油口味的。

「剩下二十九天了。」我说。

「要加油喔。」他莞尔,眼底带了些微落寞。

想问你怎麽了?

但我却没问出口,因为我,这次竟然害怕听到答案。

倒数二十二天。

早自修老师拿着一叠纸高兴的走进教室。

「最後一次的模拟考大家都考得不错喔,剩下二十二天好好撑下去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大家都很开心,可却没人敢在这关键时刻放松下来,放松了就代表玩完了。因为最後这几天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期。

「又晴的PR是多少?」柏苓问。

「没有很好说……只有68而已……」我有点失望。

「别气馁!」乐乐很开心的拍了拍我,随後补上自己的PR:「我才39耶。」

「……我以为我是最低的,结果你还比我低!」柏苓朝着乐乐半斤八两的笑着。

「不然你是多少?」乐乐问柏苓。

而我也好奇。

「嘿嘿,50。」

「……」我说……你们到底还想不想考屏北啊?当初到底是谁拖着我一起说要努力考上屏北的?

「咦?巧颖你PR是多少啊?」我朝正在擦黑板的巧颖大声问。

「65。」她也大声回我。只是她忘记教室里还有很多人,所以她的PR已经公诸於世了!

「那当初邀我们一起去考屏北的李玉洁和陈琬呢?我们去隔壁班问她们吧。」我说完就直接跑去隔壁八班问她们了。

把她们两个叫出来,我问:「你们的PR是?」

李玉洁:「70。」

陈琬:「62。」

「好高啊!都比我高好多。」乐乐跟在我後面一起出来,所以她也听到了。

而後来柏苓、巧颖也一起来了。

听到这些人的分数我真的再也忍不下去了,也不管这些话是不是会伤着她们了:「请问一下你们都这种分数是可以上得了屏北吗?也不想想当初到底是哪些人硬拖我一起考的,结果我这麽努力,而你们现在却是这样的成绩?我们真的考得上吗?我很怀疑。」

「别生气了嘛,我们还有二十二天啊!」天真的乐乐安慰我。

「是啊,还有二十二天啊……」我没说的是,二十二天根本就不够得多了。

其实我也不是生气,就只是有点不舒服吧。当初说好的约定他们怎麽可以不努力完成呢?就算努力过後依然考不到但至少她们曾经对我们的约定努力过了,可我心寒的是她们没有努力。

这是我们的约定欸,这关系到我们往後的三年会不会再继续一起走下去的重要约定,但你们却是这样看待它的?

「仰尧还有二十二天。」

「嗯,我知道。你要加油喔。」他笑,眼底还是有点什麽存在着。

「我要加油?那你呢?都没听说过你要读哪里呢,第一志愿吗?」

「啊,我说错了,是我们一起加油啦。」他思索了会,「我应该会读第一志愿吧,如果可以的话。」

「什麽话啊!你当然可以考得上啊!你这麽聪明运气又佳。」那时的我以为他的意思是担心自己考不上的问题,但谁知道几个月後才晓得当时的我有多麽愚蠢。

晚上我打电话给很久没连络的谢元谚。

「你怎麽都没打给我了?」我劈头就问。

「啊……我不是说我需要一点时间沉淀一下吗?」他有点无奈。

「对齁!不小心忘了。」我傻笑,「那你沉淀的如何了?」

「差不多了。你现在应该还不排斥我吧?」

「当然。不然我就不会主动打给你了啊!」

「那就好。」他叹了口气,轻声笑了。

「对了,基测剩下二十二天了吧,要加油喔。不要像我一样没考好沦落到烂职校去了。」他帮我加油,也顺便挖苦自己的不认真。

「坦白讲我不知道我要读哪里?同学们是都有约好要一起去考屏北,但是她们好像都没有为这个志愿努力过,所以我现在很担心。」我向以前都会替我解决事情的谢元谚抱怨,我只是希望他可以说句让我放心的话来安慰我。

「不需要管其他人有没有努力,至少自己是认真的看待这件事就好了。而且如果最後你有考上那赚到的人是你呢!」

「可是这样我以後就不可能和他们同班了啊。」我还是很担心。

没想到他却放声大笑,「大家又不是都住很远,只要有心,不管以後同班不同班都还是感情都还是可以很要好不是吗?」

「说得也对啦。」我好像没那麽担心了。

「况且人一生中的朋友将会有很多很多个,如果你只拘泥於这几个朋友而不愿意去接那其他人,你不觉得你的人生会过得很不精采吗?不同的朋友会带给自己不同的感受及体悟。你不可以把自己受限於这个村庄,你一定要多接触很多人事物才行!」

有些惊讶平常嘻嘻哈哈的谢元谚会跟我说这些比较有深度的话。

「你怎麽这麽认真跟我说这麽多?」我受到些微惊吓了。

「哈哈,看你这麽闷闷不乐的就想说认真一下,看你会不会觉得我认真起来很好笑啊。」

「不怎麽好笑欸,其实。」可我还是偷笑了,但我不想让他听见我的笑声,所以我笑得好难过。

「怎麽可能!我朋友都说我认真起来会觉得很不搭我的个性,所以就特别有笑果呢!」他懊恼,所以没有仔细听,不然他就会听见憋不住的细碎笑声一直不断跑出来。

「好啦,不要难过了,我下次会捧场笑给你看的。」我还是在偷笑。

「不需要了!时间不早了,你这个考生不能熬夜,去睡吧,晚安。」他赶我去睡觉了。

「那我们什麽时候可以一起出去?」我想念小时候看堤防的日子,那夕阳,记忆里的夕阳,很美、很模糊但也很清晰。

就像记忆中的谢元谚一样,很温暖、很模糊但却也异常清晰。

我觉得我渐渐的已经可以把记忆里的他和现在的他重叠在一起了,那违和感已逐渐变得淡薄了。

「那要先等你考完基测吧。」他承诺。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