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美救英雄的下场是什麽吗?劝你先做好心理准备哦。

明明就是英雄救美,你偏要把它颠倒,违背天意,後果你说咧?

枫怀中抱着一个美人儿,坐在床侧,让她的头靠着他的肩,神色怔忡不安着,彷佛它是玻璃,一碰就碎。

泽望静静的看着,难得涂家也会出那麽纯情的男人,贝儿也真是单「蠢」啊,呵呵,满满的单纯与愚蠢,也不是说他瞧不起贝儿的家世背景还是其他什麽的,只是,贝儿不适合涂家任何一个人,她既没心机,又不精明,又太重感情了,要像茉瑶那样,精明能干、聪明会算,才能进到涂家,不然啊,到时候就有好戏可看了。

「二哥,你也够了吧,她只不过是贫血而已,没必要这样紧张兮兮的。」泽望叹了口气,这贝儿又不是生什麽大病,干嘛担心成这样。

枫眉头蹙的更紧了,语气焦急道:「可我不放心啊!今天出了那麽大一件事,唉。」

「再不放心,也没必要一直抱着她吧,这样她要怎麽休息呢?『爱情会让人智商变低』此话不假,依我专业的角度判断,二哥,你的智商已经要归零了,啧啧……我由衷的为我们涂家感到悲哀~」泽望装做一副表情凝重的样子。

枫也没心情和泽望「抬杠」,把贝儿轻放回床上後,突然脸色一变,看向泽望:「啊!那嫣呢?她还好吗?」

「二哥,你总算恢复一点智商了,呜呜~我这个做弟弟的真是感动到痛哭流涕啊!」泽望还把手放在眼睛旁,做出拭泪的动作。

「别闹了,你跑过来,那她怎麽办,你可是很厉害的医生欸!」枫疑惑,论伤势,泽望应该是要去嫣那里才对啊!

泽望笑笑:「大哥看你担心成这样,要我好好来安慰你一下,至於嫣嘛……大哥把我亲自训练出来的医疗团队,也就是国内最顶尖的团队叫去给嫣治疗了,一切安好,我刚刚确认过了。」

「那就好。」

贝儿头有点晕,她挣扎的张开眼,印入眼帘的是泽望超放大的脸,她吓了一跳,想推开他的脸,却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唔……」贝儿低吟了声,她缓缓回想当时的情形,嫣被打到,然後……然後咧?对了!她头部流血了嘛~啥?头部流血?!

「她倒地时头部撞击到尖锐物品,是一颗石头,不过令人纳闷的一点是,室内运动场里不曾有石头出现过啊!那里的检查得很彻底,连一粒沙子都不能出现在运动场内,这就怪了,莫非……」

「你是怀疑,有人恶意陷害?」

「嗯,不过也只是怀疑,没有任何证据。」

「我想我们应该要好好调查。」

「你说的是。」

贝儿听到以上对话,勉强撑起身子,劈头就问:「嫣呢?她还好吗?」

枫惊喜道:「你终於醒了?」语毕,坐在床边,扶起贝儿。

贝儿也不理会枫这明知故问——她现在不是醒了是什麽?她看向泽望:「她到底怎样啦?」

「她噢~头部重创,奄奄一息,命在旦夕,准备白包,包多一点。」泽望带着笑,把这件事说得好像没什麽一样。

贝儿错愕之余,问道:「蛤?不、不是吧……」她看着泽望的嘴角,明白了,勃然大怒:「噢,你竟敢骗我?!」

「真可惜,没骗到……也罢!」

贝儿樱桃小嘴嘟的超高,忿忿道:「这种事不能开玩笑的!」

「就是啊!贝儿要是当真,哭得一发不可收拾,你就等着被宰吧!」枫帮腔道。

泽望闻言,没再闹,连忙和贝儿赔不是,大概是怕真的被宰,毕竟涂家可是十分守信用,说到做到的。

泽望细细把嫣的伤势和贝儿说明後,她总算是放下心中的大石了。当贝儿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去探望嫣时,枫和泽望却拦住了她。

「怎、怎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