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才出事,他们就要改选董事长,会不会太过分?"翠萱很气愤

"这也是正常程序,很多决策都是子霖在做,现在他不在,多少人对这位子虎视眈眈"

南姐解释,她看向雪茵,握着她的手"丫头,你一定要替子霖守住这位子!"

"我?"雪茵诧异,怀疑的看了天肃一眼

"子霖常常跟我说,如果你是糖朝的董事长,糖朝会比现在更好....只是因为那件意外,

他不想你站在风口浪尖上,所以他一直藏着你...你明白吗?"南姐语重心长

"南姐,恕我打岔,当务之急,应该是把韩董身後那名神秘达人请出来吧?怎麽会是要雪茵

出面呢?"天肃有礼的问

南姐和翠萱很有默契的相互看了一眼,只有雪茵摸不着头绪

"什麽达人?我怎麽不知道?"雪茵看向翠萱和南姐

"你怎麽会不知道?"这下换天肃讶异了"整个商界都知道,你竟然不知道?!"

"丫头当然不知道"南姐笑了笑"冲丫头的面子,我就告诉你....那个人,就是丫头!"

天肃简直不敢置信!!原来业界传说的"神秘达人",竟然就是他戏称小蚂蚁的雪茵!

"南姐...你们到底在说什麽?"雪茵根本就听不懂,着急的拉着她

见天肃震惊的样子,南姐笑了笑:"事已至此,也没有再瞒下去的必要,丫头我问你,

子霖的企划案是不是你做的?那些主力商品是不是你设计的?"

雪茵点点头"是啊!都是我做的,之後都交给小冬哥去做,我就不管了"

"那就对了!老板不想让你曝光,坚持不挂你的名字,所以他们以讹传讹,你就莫名奇妙

变成业界传说的达人了"翠萱笑笑

天肃惊讶的看着雪茵,觉得不可思议"我好像又重新认识你了,杨小姐"

雪茵这才恍然大悟,苦笑摇头

"先别说了,他呢?"南姐问

雪茵拉着她,在加护病房的窗户前停下,南姐震惊的看着,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有惊讶.有不舍.有难过...眼泪几度在眼眶中打转,却愣是没掉下来

"南姐..."雪茵看出她眼中的悲伤,自责的说

"都是我的错,小冬哥是为了保护我,才会伤得这麽重...."

"傻丫头,这怎能怪你呢?"南姐清了清喉咙,微笑看她

"他说过,会保护你一辈子,他就一定会这麽做...只是他太笨了,总是用最笨的方式保护你,

不能怪你"

"可是...他这次,有可能再也醒不来了..."雪茵再度哽咽

"不会的!"乍听这消息,南姐非但不惊讶,还很坚定的看着她

"你不要忘了,他常常说不要放弃,对他,我们当然也不能放弃...你放心,我绝对不允许他把

我们丢着逍遥去!!再说了,他欠我的律师费还没给我呢!"

雪茵突然笑了出来"你们那笔帐还没算清啊?"

"算不清...永远都算不清,他要敢这样欠着,我一定跟他没完,他去哪我一定追到哪!"

南姐咬牙切齿的说

"南姐..."雪茵知道她是为了安慰她,故意这麽说的,南姐拍拍她的肩,给了她一个放心的微笑

"我先送三位小姐回去吧!你们可以好好聊"天肃笑着提议

"麻烦你了,谢谢"南姐看了天肃一眼,颇有赞许的眼光

*****************************

"佩,你在想什麽?"天纬倒了杯水给她

"没事..."筱佩笑了笑,没有多说

"我知道你对韩子霖那件事还是不能释怀,但那真的是意外!"天纬解释

其实会场里筱佩的发火,会场外的车祸,都是天纬的安排...只是他原本的对象是雪茵!

他原先怀疑雪茵应该就是子霖身後的神秘人,在听了针对这次竞赛,雪茵所设计的蛋糕後,

更加深他的确定...但他的原意是想让雪茵受伤,替筱佩出气,也让韩子霖失去这有力的後盾,

分身乏术之际让他有机会掀起翻天巨浪,夺下糖朝,没想到他安排的车子还没到就出事了,

更没想到韩子霖竟然这样奋不顾身去保护雪茵,以至於身受重伤!!

这样更好...天纬不是看不出筱佩喜欢他,只是他没说

筱佩当场吓傻了!她差一点也要去救韩子霖,如果不是天纬将她拉走,她一定会去救他!!

她的情绪一直无法平复,天纬将她带回台湾,回到她熟悉的地方

待她冷静下来,她却开始疯狂的嫉妒!她嫉妒雪茵拥有子霖的奋不顾身,她嫉妒雪茵竟是子霖

身後的神秘人,也难怪他说整个糖朝送她都没有关系!这些年不能过关的蛋糕,想必也是雪茵

的意思!

凭什麽她可以拥有那麽多?据天纬所说,她还拥有"绝对味蕾"!!

於是她听从天纬的建议,要帮着他,拿下糖朝一起经营!她要证明,她比她更有能力经营糖朝!

妒意是一个女人最可怕的武器,可是想起无辜的子霖,她的心还是很痛,尤其知道他目前仍

在医院昏迷不醒....她很想去看他,天纬也是怕她见了心软,急急的带她回台

"你确定那些股东都会支持你吗?"筱佩不安心的问,自他们回台,便开始部署这一切

"我几乎都掌握的差不多了,只差一个SherryWu,这人很难找,一直联络不上"

天纬老实回答

"SherryWu?我怎麽没听过?"筱佩狐疑

"韩子霖的持股还没有这个SherryWu多,往年开会她也不出面,都是将委托书给韩子霖,

所以韩子霖才能一直稳坐董事长这个位置"天纬解释

"那杨雪茵没有持股?"筱佩很纳闷

"有....但很少,不足为惧"天纬看了看她"你真不知这个SherryWu是谁?"

"不知道,我连听都没听过"筱佩摇头

"我听其中一个股东说,这女人大约三四十歳,比韩子霖还大,当年糖朝发生危机时她曾经

帮过韩子霖,所以他才给她这麽重的持股,她也因为信任,所以从不出面,也就没人看过她,

但这一次韩子霖重伤,她应该不得不现身"天纬回想他打听来的消息

见筱佩若有所思,天纬笑了笑,握住她的手

"别担心,我会找到她,而且说服这个人站在我们这边的"天纬向她承诺

筱佩也笑...天纬至今的表现都跟以往不同了,只是不知道爲什麽,她还是有点莫名的不安?

SherryWu到底是谁?居然会比杨雪茵持股还重?怎麽都没听韩子霖提起过?

筱佩真的很纳闷....

**************************************

"SherryWu?"雪茵和翠萱面面相觑,摇头

"你们都不知道?丫头,竟连你也不知?"南姐很讶异,她的表情更是震惊

"她是公司持股最重的股东,足以左右公司董事会,你们竟然不知道?"

"我没听老板说过,但每次开会都会收到这人的委托书,南姐,雪茵不知道也正常,老板根本

就不想让雪茵插手,雪茵也从不过问这些事啊!"翠萱解释,雪茵在一旁猛点头

"这个家伙!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南姐咬牙切齿

"南姐,除了找到她之外就没有其他方法吗?"雪茵看着南姐

"没有!除非你们想直接放弃糖朝...."南姐看着雪茵,语重心长

"高天纬来势汹汹,他以他的专业背景说服了其他股东,何况他的背後还有和风集团撑腰,

雪茵,这场仗我们不好打"

雪茵看着南姐,皱了眉头

"要不,找天肃帮忙吧!以他的背景...."南姐还没说完,雪茵就摇头阻止

"不行!那是他大哥,虽然他们不合,但毕竟是一家人,我不想他为难,更不想让这整件事更

复杂"雪茵斩钉截铁的说

"那我们能怎麽办?就这样看老板被换下来吗?"翠萱很着急

场面静默..........

南姐默默的从带来的包包里拿出一个袋子,交给雪茵

"南姐这是?"雪茵很疑惑

南姐深吸了口气,微笑看着雪茵

"这是小冬交给我的,他说,他怕哪天他真的比你先离开,要我将这个袋子交给你"

"我不要!他又没走!"雪茵震惊,拒绝收下,眼角已含泪

"乖啦"南姐柔声劝她"我也知道他没走,把这拿来是因为我猜这里面或许有那个

SherryWu的消息或资料,对了,这里还有一把银行保险箱的钥匙,他要我一起交给你"

雪茵呆呆的接了过来,看着钥匙发愣

"雪茵,你一定要看,都这时候了,难道你要放弃糖朝吗?"翠萱也劝着她

"是啊!箱子在台湾,还要开董事会,你势必要跟我回去一趟,现在,先打开袋子好不好?"

南姐又劝她

雪茵为难的打开袋子,里面的文件一一被拿了出来

那是子霖的遗嘱....遗嘱上注明,他身後,名下所有的财产,全给了雪茵,甚至,他还将自己的

身後事一一打点好...雪茵边看边掉泪

"雪茵....."翠萱扶住雪茵不停颤抖的肩,轻声安慰

"这些都是他前些时候要我做的"南姐并不惊讶,一边收拾一边检查,深怕漏掉其中任何的讯息

但是当她看到其中一张文件时,脸色一变

翠萱跟着一看,才知道缘由

那张文件上面载明,每年都从财产中拨出款项付给Nancy,让她继续担任雪茵跟糖朝的法律

顾问....哪里还欠她律师费呢?子霖连这个都安排好了

"韩...小...冬...."南姐气得咬牙,却又心痛"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发我吗?"

"小冬出事前我们通过电话,他说你心里有人了,声音听起来既高兴又无奈...我知道他等了你

很久,但我问过他,即使这样,你还要把这些都留给丫头吗?他豪不犹豫的说当然,他在你爸妈

坟前答应要好好照顾你,就不会在乎这些,他只怕他没有办法守护你一辈子...所以要我在他先

你而去时把这些财产都留给你,即使日後你身边的那个人对你不好,也能靠着这些好好过你的

下半辈子...."南姐认真的说着

雪茵早已说不出话,泪眼模糊

"老板对你真的是没话说"翠萱也很感动

"他是我见过最笨的人,我Nancy这辈子没钦佩过任何人,他是第一个...我最钦佩的笨蛋!"

南姐也开始哽咽

雪茵早已忍不住,上前抱住南姐

"他还交待我要好好照顾你,他说你心太软,太容易相信别人,怕你被人骗,所以要我在万一他

不在的时候,好好的替你把关...我说,你都不在谁付我钱照顾你?当时我只是开玩笑,没想到他

真的听进去了,竟然每年付这一笔钱给我"南姐不见欣喜,反而悲伤

"我哪看得上这些钱啊!凭我跟丫头这麽投缘,不要钱我也一定会照顾你...这家伙,竟然把我想

得这麽市侩"南姐一抹泪,又恢复原来的样子

"你放心,等这事结束,我一定每天在他耳边碎碎念,念到他受不了爬起来要我闭嘴为止"

南姐握拳,好像真的要跟他拼命一样

"南姐,你跟小冬哥真是一对欢喜冤家"雪茵破涕为笑松开了她,翠萱也抹泪微笑

雪茵将那些文件再度快速浏览一遍後,跟南姐说

"南姐,这些文件里还是没有那个SherryWu的资料,怎麽办?"

"那就只能回去看保险箱了"南姐说"小冬对这人真是保密到家,瞒我就算了,竟连丫头都瞒!"

"也许是那个SherryWu本人的意思也说不定"翠萱说

"不管!反正我们得比高天纬先找到她,丫头..这两天把公司的事交代一下,我们赶紧回去一趟"

南姐握着她手,坚定的看着她

"那我呢?"翠萱急急的问

"小冬还在医院....这里也需要人打理,你和杨琛留下来"南姐看着翠萱

翠萱虽然有点失望,但仍是坚定的点点头

雪茵之前虽然也想过回家看看,但是没有想到,却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回去的....想到子霖的伤,

她的心情反而没有要回家的喜悦,只有喘不过气的沉重

***********************************

雪茵和翠萱将公司的事情处理到一个段落,雪茵到医院找宇文杰,他们一起去看韩子霖

"杰医师,我明天会回去台湾一趟...能不能...."雪茵想到又要麻烦他,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

"明天?怎麽这麽急?"宇文杰一惊,转而一想"是不是公司有事?"

"对,不过你放心,我有一个律师朋友会协助我,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只有...."

雪茵还没说完,宇文杰便打断她

"你担心韩董是吗?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倒是你比较让人担心"宇文杰笑了笑

"我?"雪茵无奈的笑了笑"总是要学着长大,一直让你们担心我怎麽好呢?"

宇文杰拍拍她的肩,隔着玻璃陪她看着病房中的韩子霖

"他....会醒来的吧?"雪茵笑问了他这一句,眼里水润清亮

"会的,他会爲了你醒来的"宇文杰不加思索,立刻回了她这句

雪茵甜甜的笑了.......

"小冬哥....你爲我做了那麽多事,现在是我爲你做事的时候了!你好好休息,等我回来,

我要听见你爲我喝采...好吗?"雪茵在心里对着子霖喊话

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依旧沉静的睡着

**********************************

即将回台,雪茵忙着打包行李,天肃在一旁陪她

他原本打算陪她一起回去的,但雪茵不肯,他的身分太敏感,她不想让他夹在她跟天纬

之间难做人

他有点郁闷....想到会有一段时间看不见她,他就心慌

雪茵才将行李拉上拉链,天肃就走近她的身边

他从背後抱住她,头放在她的肩,叹了口气

"怎麽啦?"雪茵柔声问他

他有点无奈的回答"怎麽办?你还没离开我就已经开始在想念了..."

雪茵笑了笑,抱着他环在腰上的手,笑嗔:"又不是不回来了,小冬哥还在医院呢!"

天肃收紧了他的力道,继续埋怨:

"不让我陪你回去就算了,连送你去机场都不让,你这小蚂蚁真狠心"

雪茵笑了出来,转过身定定的看着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当然不让你去,你去了,换我舍不得走了....可是你知道我非走不可...."

她笑得很甜,他却感受到一丝微微的苦意

他将她拥紧...不再多说......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小冬哥,他有什麽状况一定要告诉我,好吗?"她叮咛着

他点头,松开了她"我知道他对你很重要,我会照顾好他的,你放心"

雪茵对他笑了笑"谢谢~"

"谢什麽?我才要谢谢你"天肃拉着她坐下

"爲什麽要谢我?"雪茵很好奇

"谢谢你选择我...韩董对你好到我都有点自惭形秽了,我在想,连我都被他感动,

不要说其他女人了"天肃说这话倒是很真诚

"吃醋了?"雪茵调皮的看着他

天肃点点头"有那麽一点...我嫉妒他比我早认识你,可以付出的比我多"

雪茵笑了笑"你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好好表现"

余音未落,她的唇已被他吻上....温柔亲昵,似是要和她纠缠不清

"说好了,一辈子?"唇微微分开,鼻尖抵着鼻尖,他柔声问,语气尽是兴奋

"我考虑考虑"她微微皱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天肃咬牙,拧了拧她的鼻子,却也舍不得责备她,将她拉进怀

"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给我一辈子,等着!"天肃好像发了决心,语气坚定

雪茵笑了笑,偎在他温暖的怀里,享受此时的亲昵,暂时忘记即将到来的别离

明天,依旧要继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