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淳意无辜的眼望向初妍净,还没有猜想出让她顿口的原因,弹指瞬间,却听到她呵呵地笑了出声。锺淳意拧拧眉,眉尖拧上一片莫名。

初妍净见状,连忙解释。道:

「没事、没事……只是,你还是第一次这样叫我呐,忽然觉得好不习惯,所以一时不知道该怎麽回应你……」

锺淳意醒悟。不过,其实应该不是第一次了。

「嗯……不喜欢还是不习惯?」

抿抿唇,初妍净挑瞅视着他。

「不习惯,但……喜欢。」

她的表情是开心的。锺淳意因她的开心而开心。

「我多讲几次,你多听几次,总会习惯的。」

「好──我等着你让我习惯。」

「唔,我怎麽觉得自己好像太听你的话了?」

对於锺淳意蓦然的醒悟,初妍净回以一抹足以迷惑他的甜甜笑靥。

「听话才是好孩子啊!放心啦,我不会把你吃掉啦!」

「是是,女朋友说的都是对的!」

正当两人闲话笑语之间,办公室里忽地隐隐响起一阵琴声叮铃。

初妍净愣了一愣,道:「我手机响了。」

不等锺淳意回应,她已将一双粗根高跟鞋踩得喀喀作响,赶到自己的办公桌边,拿起萤幕正在闪烁的手机。

「喂,请问……喔姐……差不多要好了……嗯嗯……」

自她断断续续的话语内容猜想,来电者应该是初妍净那个住在便利店巷内社区的姐姐打来的。

「喔,好,我知道了,我等你。好,掰,等会儿见。」

才挂下手机,初妍净连忙又跑到锺淳意身边。

「抱歉,我们可能要赶工一下了。」

「不赶,都已经好了。」锺淳意拍了拍一叠放在桌上颇见厚度的纸本。

初妍净点数过那叠已装订好的资料。

「姐姐要来接我。我忘了今天要去她那里陪她。」

「你们姐妹感情真好。」

初妍净认真点头:「其实我们不是亲生姐妹。如果以这角度来考虑,我们的感情的确不错。」

「哦?」看来其中别有一番故事罗。

锺淳意并没有直接表示出他的好奇,而初妍净亦无意隐瞒。只是……

「今天时间不够了,改次有机会再跟你说说……」

确认好资料的份数,两人依伴着走到初妍净的办公桌边,把装订成册的资料摆在桌面正中央後,初妍净将锺淳意放置在她座椅上的公事包拿给他,随後也将自己随身事物装袋进自己的黑色大背包中後转头跟他说道:

「我来关灯,你去门口外等我吧。」

听话的锺淳意点头示意,乖乖地走出翔翼的公司大门,立身在门外公司招牌之下等她出来。

「等等你怎麽回去?」关好公司门後她走到他的身边。

「回家的方法很多,你不用担心。」与她眉眼相对,锺淳意微笑。

「说说嘛,还是,要我请姐姐送你一程?」

锺淳意拿出公事包中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时间。

「现在才刚过九点半,还有公车可以坐……」

就在他说话的当口,静谧的氛围中蓦地传来一阵刺耳的煞车声,双手连忙掩在耳上的初妍净想都不需想就知道制造噪音的元凶是谁了。

「姐来了……」

「妍净……」

如惊雷破空般,乍然出现两人眼前的一台黑色轿车中,自驾驶座的窗口里探出一张风情艳丽的女子面孔。女子肩边短发因她移探身子的动作随之弹动,让她看起来更显活泼动人。

「我来了。」

「我知道。我姐……」初妍净侧过脸,表情甚为不好意思地向他介绍。

初妍净的姐姐毫无顾忌他人眼光的行为让她颇为头痛,不过此刻锺淳意眼中所看到的重点却不在此。

「好眼熟……我见过你姐吗?」

初妍净闻言愣了愣,弹指,轻声笑道:

「你当然见过。」她走向车窗,指着窗中女子的脸,道:「她是我没有血缘的姐姐,叫项语,语言的语。另外,她也是翔翼的项经理啊!你来过翔翼这麽多次,就算不曾和她说过话,也一定见过她从二楼经理办公室前的走道由上而下,观赏大家在做些什麽吧!这是项大经理闲来没事时最爱的活动呢!」

「切,什麽闲来没事,我很忙耶!」项语笑着轻斥一声,转首望眼锺淳意,「哈罗,锺帅哥!你不错喔,才刚跟我们合作不久就引起我们内部未婚女同事间的骚动。不过,你应该是我妹的囊中物吧!你们俩很登对啊!」

「姐!」

「项经理真有眼光!」

锺淳意老实不客气的笑着接受项语的夸奖,并从她的话中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能当上经理的,果真有两把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