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来到日本东京机场,记得去年我还很兴奋的四处观看,魏齐学长因为要照顾研婷学姐所以没办法来,这次特地派留日的台籍人员来接洽我们。

「现在发下房间锁卡,在晚饭之前回来集合就好,原地解散休息去吧。」同样跟亚婕两人房,果然看到大床浅意识告诉自己就是扑上去。

「亚婕啊,我们以後搬来日本享老年清福好了,每天远眺风景喝茶真是不错。」亚婕按下冷气开机键,凉爽的风往身上吹来。

「果然选夏天来是正确的,这次我一定要大吃日本的冰!」亚婕拍拍自己的肚皮想要征服所有冰店。

晚饭时间,接洽人员告诉我上头已经帮我的生食换成和风佳肴,即使不在同一地方,Weky哥好像又回到日本似的。

「杋宇,有吃饱吗?」他满嘴塞的都是,猛点头比赞说不出话来。

「如果翊禾学长也能来就好了。」咽下桌上的茶,杋宇如此感叹。

「他又不是社干,不要讲的一副是我盼望一样。」杋宇挑眉笑了笑,把茶杯的茶喝光。

傍晚时分,我们一行人来到神社参拜,祈求今年扶少的国际活动能顺利进行。

这次我们把服务活动移到早上,因为晚上刚好碰上夏日祭典,大家都特别兴奋。

「米乐学姐,刚刚有小女孩跌倒了,你知道医药箱放在哪吗?」子宣慌张跑来,这是她第一次到育幼院帮忙。

「你先去照顾其他小朋友,我现在就过去看她。」

绕过玩乐区就看到紮两条辫子的小妹妹因为膝盖摩破弄花了可爱的小脸。

「不要哭罗,姐姐现在帮你消毒包紮,忍一下就过去了。」她傻呼呼的点点头,虽然语言不通她仍乖巧的让我擦药。

「好了,这样就不会那麽痛了。」贴上动物图案的OK绷,小妹妹恢复朝气的露出洁白牙齿对我说,

「谢谢姐姐。」不流利的中文,念出每一个咬字都格外用心,练习很久彷佛为了我们的到来。

回想起我受伤的时候,姐姐就会立刻帮我擦药,现在的我就像姐姐一样,帮助别人抚平伤痕。

「不客气。」回到本来的地方,看到杋宇被一群孩子围住玩耍。

「杋宇哥哥很受欢迎耶。」我丢一瓶水给他,称赞他的高度人气。

「或许他们很有眼光,知道我将来一定是个大人物。」

「是啊,未来的大社长。」

跟育幼院道别之後,我们来到可以租穿浴衣的店家,各自挑选喜欢的样式,待到夜晚的祭典人潮灯笼互相辉映缤纷。

「刨冰,我来了!」亚婕一看到冰摊马上首冲,买了哈密瓜果酱的刨冰大口含下,直呼爽快。

「吃小口一点啦,小心冰到头痛。」

「没问题的,我要吃遍所有摊位!」亚婕拖着我晃了好几圈,手上买了章鱼烧、炒面和棉花糖一堆有的没的。

「砰!」绚烂的烟火绽放於黑暗,大家几乎同时仰天,停下脚步欣赏美丽的花火。

七彩光照耀我的脸庞,闪闪发亮的夜空令人看的着迷,烟火的美好在於它稍纵即逝,只有眼睛能捕捉瞬间最灿烂的画面。

「たまや!」(玉屋!)亚婕大声对空中喊叫,她跟我说这是在日本放烟火会讲的加油词。

我也大喊一声,帮未来的扶少社加油,希望能更努力去帮助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