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锺情、他第一眼爱上的,就是锺晴。

把她的名字挪进告白里,这种杀伤力破表的事情可能也只有韩烨一个人能办到了。

「你、你──」就算是历经了片场各种大风大浪的她遇到直球式告白也慌了手脚,因为职场上都知道王承何大导演正在努力追回她,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简单又直白的对她说喜欢了。

更何况现在她面对的是一个帅气又闪亮的小鲜肉。

喜欢她?一眼锺情?如果她还是个高中生,或许就会因为一时的心动想也不想地栽进爱情里吧?但现在她是锺晴,一个对爱情了解很深的......成熟的女人。

她不会承认自己老了。

「我从不相信一眼锺情这件事。」她深吸口气,让发热的大脑降温,「因为外表也好、猜想也罢,你喜欢的不是我这个人,只是表面上你以为是锺晴的一面。」

韩烨笑了,耸耸肩,身为一个理科生,他对这件听起来疯狂无比的事也曾经不以为然。

在遇见她以前。

「我大概是一年半前看见你的,在咖啡厅,那个我们看似第一次相见的咖啡厅。」他稍稍眯起眼,像是在回想些甚麽。

「那天你哭得很伤心,桌上就只放着一杯拿铁,寒冷的冬天里白雾升起,把你勾勒的很模糊。」锺晴愣了下,那次是和王承何分手吧?她只记得......她哭的时候很丑,非常非常丑,望着她一脸生无可恋,韩烨勾了勾唇,继续说道:「我只觉得她哭得时候特别可爱,也特别让人心疼,我没见过一个女孩子可以在公众场合哭得那麽坦率,所以我对你很好奇──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那是心动的感觉──於是开始看着你,无论春夏秋冬还是阴晴圆缺,只要来到咖啡厅就会开始在那个位置寻找你的身影,久而久之成为了习惯,久而久之......成为了我继续努力下去的动力。」

韩烨也是第一次这样面对面和一个喜欢的人告白,耳朵红通通的,嘴唇也紧紧抿着,「知道吗,在我发现以前,我就对你一眼锺情了。你不会知道那天装作不经意的搭讪让我苦恼了多久,还和一群对恋爱一窍不通的损友讨论该怎麽开口,结果还是用了很芭乐的开场白。」

他虽然羞窘,目光却还是柔和,直勾勾的望进她眼里。

「但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喜欢喝拿铁的女生,恰巧,我也喜欢你。」

他说完喘了口气,紧张的看着她,甚麽结果都好,只要她不要讨厌这样的他。

只不过谁也没想到,锺晴面无表情地听完了他的独白,然後转身,跑了。

甚麽拒绝啊回应啊接下来的行程啊都被抛诸脑後,她只想赶快离开这个让她心神动摇的男人,不对,是比她还要小的男孩。

韩烨没有追上来,他知道他必须给她一些时间与空间思考,不过那个女人害羞的样子果然很蠢很可爱,在心底笑了一下,他将手枕在脑後,望向蓝天。

至少,他已经为她勇敢过。

一路狂奔的锺晴开始碎碎念,现在的小孩子太超过了,连告个白都从偶像剧里抄袭。

虽然,她明白那都是来自韩烨心底的话。

正是因为他诚恳地说,她才更羞窘,那些都是甚麽啊?明明是个二类组的笨木头不是吗!为甚麽春夏秋冬阴晴圆缺这些词可以这麽信手拈来?

到了捷运站,她分不清左胸口那颗疯狂跳动的心是因为剧烈运动还是因为他,或许,是她不想承认罢了。

都是那个该死的小鬼,她以後都不要理他了!

回到家,她拿起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小月几乎是马上接听,懒懒的声音响起。

「你终於想起我了喔?我还以为哪天我老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

「你家那个成成勒?拜托,你还有他欸,应该是我才会发生这种事吧?」锺晴翻了翻白眼,「我有正事要和你说。」

「那家伙还在美国受训啊,我告诉他如果没拿到我男神的签名就不准回来,哈哈。」小月笑了几声,却带上几抹苦涩,「但他始终爱着别人,我能怎样,只不过是个哥儿们,打打球还行。」

转了个话题,她疑惑道:「啥正事?你也有正事可以说,我怕。」

「......我原谅你的白目。」锺晴快抓狂了,为甚麽她只有一个可以聊心事的闺密?这个损到不行的损友不亏她一下感觉世界会崩坏一样,「我今天被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天菜告白了,我该如何是好?二十点,急,在线等。」

「卧槽,锺晴不是滞销货了!」小月夸张的惊呼传来,锺晴死鱼眼,「当然是看你对他有没有好感啊,弟弟耶!还说是天菜?有照片否?」

「我从来就不是滞、销、货!」她愤恨的捶了一下桌子,「我只是高冷!高冷你懂不懂!那种女王般的气势啊,一般的男人──」

「闭嘴,照片传来。」

闻色忘友。锺晴磨牙,传了几张在看展览时偷偷拍下的珍贵画面,韩烨的侧脸、韩烨的背影、韩烨的专注、韩烨的笑容,每张都闪亮亮的,她觉得每张都能拿来做成海报当见面会宣传照,简直就是个专业的演员。

「......你上辈子到底烧了多少香?差五岁的话还在高中吧?读哪啊?有兴趣和我们公司签约吗?模特儿界欢迎他,下次帮我转告一下。」颜悦月啧了几声,那是赞叹,锺晴的前男友就已经够帅够体贴,现在又杀出一个程咬金,桃花虽少,质量却高。

「呃,建中二类,据说在民吉社很有名,IG粉丝快破万了,看看我一个编剧也才一千追,为甚麽那麽可悲?喔还有,我不接业配也不会再见他,你下次自己和他说。」

「喔,建中......蛤!?你说的是那个第一志愿吗?」她差点把手机给摔了,这样的人她不要?人人都觊觎的天菜,锺晴要把他当隔夜菜倒掉?

「小月,我知道他很好,确实很好。」锺晴叹了口气,声音变的迷惘而无措,「但是你知道吗,好得太过了。」

尽管韩烨亲口说了喜欢,但像她一样、甚至比她更好的女人多的是,为甚麽是她?

实际上的锺晴很缺乏安全感,她也懦弱、也想要被疼爱,就像是大多数的女人一样,等着一个能为她奋不顾身跳进爱里的对方,对她说喜欢。

她的那个他会是韩烨吗?她不知道。

颜悦月沉默几分钟,坚定地对她说:「知道吗,为了李阿成,我花了大学四年的青春岁月只爱他一个,事到如今我也倦了,我告诉自己,颜悦月,如果你二十五岁还等不到他就放弃吧,老大不小了,我们这些出了社会的人是没有资格任性的。」

「时间在走,我们不能停留在原地不敢向前,也许你一生最爱的人不能陪自己走到最後,但疯狂过了、努力的付出过也爱过了,也就没什麽好遗憾的了。」她轻轻地笑,锺晴知道这刻的她肯定因为爱情而美丽无比,「锺晴,放手一搏没有不好,错了就错了吧,知道错了才能走向对的,既然能够相遇已经很不容易,那为甚麽要选择错过?」

「好好想想吧,他是怎样的人我不知道,但如果你明明白白心里就住着他,就勇敢一些,抓住一个爱你的人并不难,要承受放开的痛苦才不简单。」

锺晴没有再说话,只和她道了声再见就挂断电话。

是你吗,韩烨?

那个让我不愿意放手的人,会是你吗?

那天过後,锺晴开始合理的怀疑她国中时背过的地理了。

她印象中的台北虽然不大,但也不至於小到闲暇无事出个们,随随便便都能碰到那个大言不惭的小屁孩吧?

有天想去市场买食材,看见穿着吊嘎晨跑的韩烨,他倒是没发现她,戴着耳机一脸认真地从她对面的马路掠过,因和微微湿润的脖颈在朝阳下更显可口,还没吃早餐的锺晴咽了咽口水,这个祸水!

还有某次被小月拉着去台北车站的百货公司血拚一堆,正要搭捷运回大安就看见他穿着制服和一群建中同学打闹,也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他带着浅笑朝她望过来,心口似乎被撞击了一下,她撇开头,莫名害臊的拉着小月直奔站台。

於是她发起了「逃离韩烨大作战」,这是她一个人的抗战活动,她也曾试图为自己新增盟友,拉拢小月入教,结果那女人丝毫没有辜负地表最佳损友这个头衔,很果断地拒绝了。

「韩小弟多帅啊,天知道你这蠢货是哪点被他看上了。」小月鄙视的打量了锺晴几眼,「身高普通,身材一般再好一点而已,唯独那个和心智年龄一样的脸蛋会让人想多看几眼,你喔,有人要就不错了。」

「你──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女人!」锺晴委屈巴巴的喊,她的玻璃心都碎满地了,这人的嘴还能再毒一点吗!

「彼此彼此,见色忘友这事你干得没比我少。」

「呃。」她被堵得无话可说,摸摸鼻子,她哼了一声,不加就不加,她一个人也可以很坚强!

下定决心後她又变回那个活蹦乱跳的吃货锺阿晴了,每天过得愉快又自在。

韩烨不是没发现她都刻意躲着他,只不过他没听她说过讨厌,而且偶尔不小心碰见他时所表现出的样子与其说是讨厌,更像是不知所措的羞窘。

手机通讯软体内写着锺晴的那一栏,无论他发甚麽讯息过去都显示着已读,很多次他读书读累了,滑开她和他的对话介面都会发现她也在同个视窗里,视讯的图样不停闪烁,她反覆敲敲打打却又删除,最终还是下线,熄了的小绿灯总让他无奈低叹,疲惫的关掉手机,全黑的镜面反射出他自嘲的笑。

明明知道不该期待的,却忍不下心中那抹小小的盼望,然後,愈陷愈深。

他只是想她了,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