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坐落在群山的脚下,清晨的古城街道充斥着吆喝声,夹杂着这个古城特有的口音:包子勒!……小贩们的摊位摆满了这个充满历史气息的街道,远远望去好似看不到尽头,白白的水蒸汽从移动的摊位里直往外冒,食物的香味闯进鼻翼,那白花花,胖乎乎的馒头,圆滚滚的包子,黄澄澄的油饼,无一不诱惑着味蕾。江陌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是要把这香味全都吸进胃里,好填充这空荡荡的胃。都记不清是有多少年了,久的好像历经了几个世纪,这熟悉的味道,亲切的哟呵,叫卖声。隐约又回到了那个激情洋溢的学生时代:校园的绿荫走廊上,一个背着画板,提着画箱子扎着马尾的女孩朝着前方挺拔的背影喊道:

“纳兰君,你要请我吃饭!!上次要不是我帮你捡到钱包你的钱包早就没了,所以你一定要请我吃饭,当作谢礼。”

前方的身影停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迈步,忽然转过身,阴沉的盯着女孩:

“我再问一遍,你确定你没见过钱包里的相片?!!”

“没…….没有!”女孩偷偷地咽了咽口水,被男孩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男孩死死的盯着女孩的眼睛,仿佛要把女孩看穿一样。

许久.“好,作为谢礼,明天晚上8:00茶餐厅见,记住,这是最后一次”.说完转身只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女孩回过神来,只见到男孩孤绝的背影。呵呵……原来那个时候他是讨厌自己的……

“姑娘,要不要来个包子,我这的包子可是出了名的好吃,馅料多不说,还有嚼劲,实在着呢!”

忽然,热情声音在旁边响起,江陌苒回过神来,只见一对中年夫妇正在摊位前忙碌,被大叔质朴的言语感染到,随即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大叔来一个你们这的招牌包子吧!”

“好嘞,老婆子,给这位姑娘打包一个香菇鸡肉包!”

“姑娘你这么漂亮肯定是一位艺术家吧!可真有气质,这是出去画画呢?!我女儿也一直嚷嚷着要学画画呢!要知道,来这里采风的人可是络绎不绝的.......”

大婶热情的看着江陌苒手里的画夹,一边打包着江陌苒的那份包子道:

“呵呵,您说笑了,今天天气不错,想到附近去走走呢,”江陌苒微微一笑接过包子,道了谢往古城街道深处走去……

古城的街道里,住着淳朴的人们,爬满青苔的青石板,远山云雾缭绕,就像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那么神秘,迷人,多像一幅唯美的油彩画。也许,只有在这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才能让人从心灵上得到安宁。

晚上的古城无疑是宁静的,就像是一个半掩纱衣的少女。

江陌苒逛了很久才回到这间很有特色的当地民宿,匆匆洗漱完后,拿起相机,整理白天拍的素材,很有特色的房间,房间里边还有一架老式留声机,民国时期的风格与现代家居风格相结合,悠扬的古典音乐伴着江陌苒,她正专心致志的在整理相片……忽然,一阵悦耳的铃声在房内响起,江陌苒不悦的皱起好看的眉毛,江陌苒很想不理踩,但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并不死心,铃声依旧执着的响着。江陌苒放下相片拿过手机,纤指滑过屏幕:“死陌苒,这么久都不接电话,我以为一回国你就被哪个帅哥给勾走了呢!……你个没良心的家伙,”“呵呵,月月,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在外面玩呢,后天就回去,回去再找你出来聚聚”,转身拿起一摞相片,走到敞开的阳台,顺势慵懒地躺进躺椅。

“苒苒,你是不是还没忘记他?所以这些年你都不和我们联系……”

“月,我已经忘记他了,从我离开的那一瞬间,我就忘记他了。”一阵沉默

“那你为什么躲着不见我们??!!”电话中的伊月突然激动道

“我从来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友谊。你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后天去B市,到时别忘记来接机。”

“好,就算下冰雹我也会去的”电话那边的人已经挂了,江陌苒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曾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踏入那个有他的地方。但有些事情终究还是避免不了的,要面对的还是得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