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辰翰脸上看来很惊讶,但我知道,他不会拒绝我,这个机会是他一直渴望的,而现在我渴望的却是忘了另一个人,我们可以满足彼此的需求,何乐而不为。

但是,我似乎真的是个胆小的人,刚才一副恨不得出轨的人,结果,在吕辰翰带着我一块回到他家里,那大概是我们两人都有喝点小酒的关系,待在那麽狭小空间里,我们没有说一句话,我坐在沙发上思考了几秒,最後还是决定投降是好的法子,刚起身说要回去,吕辰翰一个力道将我给跩了过去,他高大身躯压在我面前,这回,我真的清醒了一半,只是他这一手压在沙发上,搞得我困在这中间,毫无出路。

我推了他一把,不为所动是正常,索性对他说:「我不玩了,走开。」

「小悠,今天是我生日,你不能陪陪我吗?」

我愣地抬头一看,「吕辰翰,你是喝醉了。」

我没看过他喝醉的时候,可是我此时却想到他生病的神智不清的喊着妈妈,他的脸慢慢凑到我面前,我紧闭着眼睛,他忽然停在面前轻声对我说:「我爱你,小悠。」

我张开眼睛直视着这双沉着通彻的眼睛,那句话在黑夜里轻轻的於耳畔飘过,像是呢喃。屋内很安静,微弱的灯光照在我们之中,但透着他的眼珠里却不再有任何压迫感,彷佛就算他没开口,我也能感受到那一次又一次渗透人心的感动。

一瞬间我眩晕了,我发现自己居然主动吻着他,就在此时吕辰翰的舌头乘势探入我双唇间,我反射性的想退缩,未料吕辰翰又将我拥得更紧了些,让我无从反抗,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吹在我的颈项,忽然,他一手揽紧我的腰,在我措手不及时又一次给了我比上回更激烈的舌吻,我被这一吻搞得神魂颠倒,我的心脏剧烈跳动着,只觉得身体一阵酥麻,莫名其妙的就上瘾了这种感觉,从被动转为主动,陌生而霸道的吻彻底侵占了我最後底线,两人气息交融再一起,忘了不久前还难受的心情,直到两人都筋疲力尽的倒下去,我靠在他的胳膊上,迷迷糊糊的就这麽闭上眼睛,直到那一声巨响震得我从床上跳了起来。

我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走到发出声音的地方,蒙蒙中看到了那个笨拙的身影正抓着刚撞到的脚疼的坐在沙发上,我凑过去,询问道:「怎麽回事?」

他惊愕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小悠,你怎麽醒了?」

原本我并没有觉得哪里怪,直到发现他的手上拿着我的手机,我犹豫其中才开口询问他,「你……为什麽拿我的手机。」

「你的手机响了。」他含糊地说了一句,可是手机却迟迟不还给我。

我轻轻叹了一声,以前我知道吕辰翰是喜欢我,但我可不知道他的占有慾这麽夸张,何况我也没有决定要跟他接下来的发展,他倒开始未雨绸缪起来。

不行,现在我可还没有想过要接受他。

我伸出手,认真地对他说:「我不喜欢有人碰我的东西,如果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人─」

没等我说完,吕辰翰就将手机递到我手里,忽然他轻轻带过一句话,「沈子枫出了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