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完成了!」

我虚脱的趴在办公桌上,而萝丝激动的像是要直接把我的电脑拿起来砸人似的说:「写完赶快传给编辑部的人!等等还有很多事要忙!薇薇安,你实在休假够久了,我一定要操死你!」

每次工作一忙起来,萝丝就会疯狂到好像嗑药一样。我连忙点点头,接着发送邮件到善美小姐那里。在离开佛罗里达後,我几乎是无缝接轨的投入工作,入冬的季节开始降临华盛顿,最近起床都有种不想离开被窝的错觉,而更糟的是我的牛仔裤都穿不下了,所以最近几天我都只能忍受寒风灌进我的长裙里。

美术部的部长阿伦进来了,他找上凯西,问她有没有办法再删减一些内容,说他们决定要让杂志再开辟一些更华丽的装饰,这我是不懂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专栏作家。

「薇薇安!明天要加班还记得吧?」丹也跟着一起进来了,他的头发现在将浏海绑了起来,而耳洞依旧钉上了钢片,一如往常的杀马特潮男。

「记得啦!」我想对他比个中指。

万圣节过後不久,十一月份的杂志已经在准备了,而圣诞节的特别企划更是即将要来临的重头戏,据说我们的老板一直在思考要送什麽赠品,说真的,如果可以送什麽叶酸产品,我一定买个十本。在我休息以及忙着赶专栏稿子的期间,善美小姐带领的圣诞节团队已经,大致上访问了一部分的圣诞节故事可以用上,可是我看过草稿,大部分的人对於圣诞节的平凡故事都是一些很鸡巴的回忆:譬如想要电玩结果收到脚踏车;宠物把圣诞树弄倒电线出问题引发断电;试着做圣诞大餐,结果房子大爆炸。

这下子我们要转型成为搞笑杂志了吗?

我喝了一口牛奶,这是这几个礼拜以来唯一能够入口的食物,但如果加上一点咖啡应该会更好。

「嘿,薇薇!」满脸疲倦的凯西坐到我旁边,她看起来忙得不可开交:「可以问问你已经知道宝宝的性别了吗?我想要买礼物。」

「咦?」我赶忙挥挥手:「不要啦,凯西,这样让你破费很不好意思,而且我今天才要去检查——」

「怎麽会麻烦,」凯西一边说一边啃着饼乾,她打开电脑,然後以极快的速度和身旁的实习生交代完事情後,又转过头跟我说:「你刚进公司的时候,不是常常请教我问题吗,现在你比我早结婚,也要比我早生小孩了,所以就让我来帮忙吧,就是前辈这样子!这样等我自己来到这些人生阶段的时候,你就能够帮我了啊,更别提还欠我明年的一整年早餐呢。」

我吞了口口水,似乎曾听人说怀孕会变得更加敏感,我不太想承认之前和马杜尔在看电影的时候连看到有宠物都会想哭,重点是宠物都还没死掉,等悲伤情节出现我大概会哭到断气。像现在这样凯西的暖心谈话也让我想哭,我移动椅子,然後去抱住她:「凯西,真对不起之前我冷落你。」

「哈哈,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啊。」凯西拍了拍我:「薇薇安小姐就是勇往直前,追寻想要的这点最讨喜了啊!」

这天因为大部分的工作都提早弄完,善美小姐和凯西都帮了我很多,总觉得胸口好像充填着温暖。我向萝丝说了声之後就提早下班,而出到外头,逐渐冷去的寒风也一如往常的吹拂过来。马杜尔站在街道旁等着我,他今天没有骑摩托车来:「你不会冷吗?」

「公司挺温暖的。」

在我回答的同时,对方的飞行员夹克便披到我身上,接着牵起我的手:「那我们走吧。」

我冲着他微笑:「今天我终於把专栏赶完了。」

「那今晚要去吃个饭吗?庆祝一下我们伟大的作家。」马杜尔说。

我的脑海里浮现帐本上面的数字,我还没跟他说这个月的水电费是我又拿存在银行帐户里的钱去缴的。到现在马杜尔大概都以为我是拿每个月的薪水来缴的,而他的部分则是用来作为生活费。我吞了口口水,然後用力地握了握对方:「比起吃饭,我比较想跟你一起待在家里颓废。」

欣赏对方明白之後害羞的表情也是我所剩不多的乐趣之一。我们一起徒步走到之前看的那间诊所,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几个礼拜前那个害怕又不知所措的自己了。即使还有更多需要烦恼的事情,但是为了其他人我要坚强起来。

——「嗨,薇薇安小姐。」

为我看诊的那位干练女医生叫做卡特,她身上散发着一种强烈的亲和力,似乎好像不管我回答什麽,她都可以随时变出糖果给我一样。

「不请你丈夫一起陪着进来吗?」卡特医生一边整理仪器,一边牵着我来到旁边的小床上。

「⋯⋯有点害羞。」我低声地说。

「这样啊,那我们问些问题後再请对方过来看看超音波吧。」卡特医生微笑着说,接着还真的拿出了棒棒糖递给我:「现在已经大约十三⋯⋯十四周了吧,孕吐有稍微好一点吗?」

我舔着棒棒糖,一边按照卡特医生的指示开始喝水,等等才比较方便照超音波,她说这个时间来看诊的人比较少,所以我们可以聊久一点。

「上一次见到薇薇安小姐我整个人都有点害怕呢。」卡特医生说:「你的表情看起来很恐怖,不过现在我倒是放心不少,你看起来好多了。」

「啊⋯⋯上次是因为,刚知道这个事实,所以会觉得有点慌张⋯⋯」我有点结巴的说,并且心虚的撇开视线。

「哈哈,没关系,这很正常。」她拍拍我的手臂:「就慢慢来,毕竟怀孕不是一个人的事,每一个孩子都是饱受大家的祝福前来的。」

糟糕,卡特医生人怎麽这麽好。我吸了吸鼻子,即便内心还是有点抗拒这种说法,一部分的我对於之前那些糟糕的想法感到抱歉。虽然现在的我和马杜尔并不是什麽最佳状态有了小孩,但起码不是什麽办法都没有。

我朝外面呼喊了一声,然後马杜尔异常小心翼翼的走进来,这个画面让我有点想笑。

卡特医生嘘寒问暖几句,接着温柔的把我的上衣掀开来,我平躺着,看着她将透明的怪异凝胶涂抹在我那已经有明显弧度的小腹,我吞了口口水。忍受一股冰凉袭来。

马杜尔站在床脚,他的眼神看起来好认真。我决定放任我的少女心在这里奔驰。

「对了,你们有需要知道性别吗?还是要办揭晓派对?」卡特医生在显示超音波照的萤幕前开心的说着。

马杜尔和我对看一眼(这有点艰难,我还必须在躺着的情况下把头整个抬起来),他思索一会儿,有点抱歉地说:「直接告诉我们吧。」

「是女孩子喔!」卡特医生看起来比我们还高兴:「现在十四周又两天,身体数值一切正常,不过薇薇安小姐你要开始多吃一点了,我怕接下来会营养不良。」

我的医生开始碎碎念一些维他命的重要,一边指着超音波上的诡异黑白块状,老实说这种画面我真的看不出来哪边是手哪边是头。背景音乐是快速的心跳声,我一直觉得这种声音很像有人在用力的打鼓,有种她在告诉我们她很努力的活着一样。

就像我告诉瑞米要活着一样。

检查结束後,我打了电话告诉瑞米是女孩这个消息。

她说她想好教名了。

「叫——黛比吧。」她轻声的说,背景有轻柔的音乐在回响:「我喜欢这种勇往直前的感觉,既然是你的孩子,那肯定能好好活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