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隼仁睁开了双眼,睡眼惺忪的呆望着墙上的时钟,过了一会儿,稍微清醒过来,忽然觉得奇怪,美纪怎麽没有趁自己醒来时对自己恶作剧,隼仁坐起了身子,只见美纪坐在小茶几前,笑吟吟的对着自己。

「小隼哥哥,早安!」美纪用开朗的声音向隼仁说早安。

隼仁立刻起了警觉心,直觉美纪一定别有用心,用怀疑的口气说:「你有什麽阴谋,你怎麽可能乖乖地坐在那里?」

「嗯‧‧‧?」美纪一头雾水的看着隼仁。

隼仁看着美纪的样子,认定美纪是在装傻,「说吧!你有什麽诡计,不然今天怎麽没有趁我刚醒来的时候恶作剧?」

美纪鼓起了脸颊说:「唔!小隼哥哥真是的,美纪今天不会对你恶作剧!」

「蛤!什麽!怎麽会有这种事!」隼仁很震惊的说着。

「真的啦!小隼哥哥都把人家当成坏人了!」

「是吗?那为什麽今天不想对我恶作剧?」隼仁好奇地问着。

「因为啊!小隼哥哥说今天一整天都要陪人家啊!」美纪笑吟吟地说着,看来今天她真得很开心。

「呵!是这样啊!」隼仁半信半疑的说着。

一整个上午,隼仁埋头做着自己的事,而美纪在一旁依然笑吟吟地看着隼仁。隼仁心想:「反正只说今天要陪她,也没说要干嘛,就这样整天待在家里好了!」

过中午後,美纪依然笑吟吟地看着隼仁,反而是隼仁觉得有些过意不去,隼仁开口问美纪说:「美纪你今天有想要做什麽吗?」

「我想要去外面走走!」美纪开心地回答着。

隼仁听到美纪的回答,大吃一惊说:「你不怕晒太阳吗?」

「咦?怕晒太阳?为什麽要怕晒太阳?难不成小隼哥哥怕晒太阳,怕被太阳晒黑,真没想到一大男生居然会在意这种小家子气的东西,不然等你擦完防晒乳後,我们再出门!」美纪流露出不可思议又带点轻视的表情。

「不是啦!我怎麽可能会怕晒太阳,我是说你!」

「我?!」

「对啊!不是都说幽灵晒到太阳会灰飞烟灭、魂飞魄散的吗?难道你不怕吗?」

「是这样吗?可是我之前跑出去也怎样啊!」

「咦!真的吗?」

「不信的话你看!」美纪一说完马上就飘到窗户外,外面太阳正高高挂在天空,美纪看起来一点都不受影响。

隼仁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脸就像是看到新奇事物的表情,对着美纪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快进来吧!」

美纪飘回屋子,得意地对着隼仁说:「你看吧,我就说没事!」

「好、好!我知道!你等一下有想要去哪里吗?」

「嗯‧‧‧嗯‧‧‧不知道!」美纪想了一下,想不出要去哪里,或许她对这里还不熟吧。

「那好吧!等等我去哪你就跟着,不许乱跑!」

「好!」美纪看起来开心极了。

「等我一下,我换套衣服。」

隼仁拿了套外出服走到浴室更换衣服,只听到美纪在房里大喊着:「万岁!万岁!要出门罗!」

美纪像个小孩一样,一直在隼仁的身边绕圏圈,看到任何新奇的东西都发问,隼仁也很有耐心的一一回答,只是街上的路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隼仁。

「那个年轻人是怎麽了,一直一个在自言自语?」

「是疯子吗?要不要过去关心一下!」

「还是不要好了,如果等一下攻击我们就糟了。」

「妈妈!那个人怎麽自己跟自己讲话!」

「嘘!不要乱指,我们赶快走。」

隼仁丝毫不理会路人对他的指指点点,依然带着美纪往前走,终於到了他的目的地──游戏中心。

美纪好奇地问:「这里是哪里啊?」

「游戏中心啊!」

「这里面有什麽啊?」

「电动玩具啊,还有一些好玩的游戏机枱。」

「唔‧‧‧?」美纪一脸茫然的看着隼仁,似乎无法理解隼仁所说的。

「跟我进来看你就知道了。」

美纪跟着隼仁进入游戏中心後,立刻被眼前景象吸引,眼睛像是看到新奇的东西一样──闪闪发光。游戏中心的每一样设施对美纪来说都是那麽的新鲜、新奇。

「哇!我以前都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吔!」美纪赞叹地说着。

「嗯?『你以前』‧‧‧?」隼仁察觉到美纪刚刚那句话有点怪怪地。

「美纪我问你喔!」

「要问我什麽?」美纪虽然在和隼仁说话,但是眼睛一直在游戏中心四处打转。

「你刚刚说的那一句『我以前都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是什麽意思啊?」

「就没来过的意思啊!」美纪注意力一直在游戏中心的设施上。

「我要问不是这个,我是指你为什麽会说这句话,是有什麽含意吗?」

美纪似乎弄懂了隼仁要问什麽,思考了一下说:「我不晓得吔!就直觉地说了出来!」美纪说完了以後就迳自往里面飘了进去。

隼仁心想:「这样有说跟没说还不是一样吗?算了!看她今天这麽高兴,改天再问她好了,今天就让她开心一天好了。」

「小隼哥哥、小隼哥哥!这个是什麽?」隼仁听到美纪的叫唤,快步地走了过去。

「这是“投篮机”喔!」

「那要怎麽玩,玩给我看!」

「好啊!看我的厉害!」隼仁卷起了袖子,将换来的硬币投入机器中。「看好罗!要开始罗!」隼仁信心满满地说着。

「哔‧哔。」投篮机的时间结束音响起。

「小隼哥哥玩得真差劲,投都投不进,隔壁的小学生分数都比你高!」

隼仁转头看隔壁的机枱,「让我看看隔壁是得几分,什麽‧‧‧!竟然是我的三倍!」隼仁受到严重的打击。

美纪看到隼仁沮丧的样子,有点不忍心,安慰着隼仁说:「没关系的,搞不好他只是运气好才投进的!」

「是这样吗?」隼仁抬起头说着。

隼仁再转头看看那个小学生时,发生那个小学生正用轻蔑的眼神看着自己,鼻子还发出「哼、哼!」的冷笑声。

这下隼仁受到更严重的打击,不但投篮机输给小学生,而且还被小学生给小看了。

在隼仁还没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後面传来智也的声音:「隼仁,你怎麽在这里?」隼仁听到智也的声音後,朝身後一看,发现除了智也之外,智也的身边还带着一位年约二十多歳的女性。

「你不是说今天要陪幽灵吗?」

「她现在在我旁边啊!」隼仁手指着旁边空无一物的地方。

「咦!今天外面出太阳!幽灵可以晒到太阳吗?」

「对她好像没影响,在大太阳底下一样活动自如!」

「真是个令人意外的幽灵啊。」

「我现在是叫美纪,不要幽灵幽灵的一直叫!」美纪大声地抗议着,但智也是听不到的。

「智也,她说她现在叫“美纪”,不要再叫她幽灵了!」隼仁手指着旁边。

「喔‧‧!那真是对不起!美纪小姐!」智也对着隼仁旁边的空气道歉!

美纪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开心了,真是有够蠢的,尽是在意这些小细节。」

「呵、呵!你也真是辛苦!」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这位就是你常说的有着幽灵女朋友的隼仁吗?」站在智也旁边的女生开口问着。

「才不是!我才不是他的女朋友!」美纪在旁边抗议。

隼仁笑笑的对着那个女生说:「不是女朋友喔,我只是收留了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动物而已!」

「什麽!人家才不是什麽流浪动物呐!」美纪生气地说着。而隼仁根本不想理她。

「对了!忘帮你们介绍,这位是我女朋友小惠!」

「你好!小惠小姐!」

「这个是我的好朋友白隼仁!」

「你好!隼仁!」

「对了!隼仁你刚刚说那个女孩是叫美纪吗?」小惠问着隼仁。

「对啊!」

小惠看着隼仁旁边的空气说:「哈罗!小美纪你好啊!介意我叫你“小美纪”吗?」

美纪看到小惠跟自己打招呼,先是吓了一跳,怯生生的说:「你、你好!」

「美纪也跟你打招呼,不过这家伙好像有点害羞的样子!」隼仁充当翻译者。

「真是太好了,我还怕小美纪会讨厌我呢!」小惠说着。

美纪的眼神直挺挺盯着小惠的胸部,「小隼哥哥你快看啊,她的胸部好大喔!」美纪像是看到从没看过的东西一样,觉得很新奇。

「你在看哪里啊!」隼仁尴尬地说着。

虽然小惠穿着较为宽松的便服,但仍没办法遮掩她傲人的上围。

美纪看看小惠的胸部,又看看自己的胸部,「唉!」叹了一口气。

「你们怎麽了吗?」小惠看到隼仁没有跟旁边的美纪说话,直觉他们应该有发什麽事吧!

「没什麽!这家伙看了你的身材後正在沮丧着!」隼仁直接的说明现在的状况,反而让小惠有点惊讶,同样地也是在夸赞小惠的身材好,这让小惠有点害羞。

「小美纪今年几歳啊!」

「应该跟我一样大吧!」隼仁很不确定的回答。

「十六!人家今年十六歳!」

「咦!十六歳啊!那你比我小一歳罗!」隼仁似乎有些讶异。

小惠听到隼仁的讲话内容,对着隼仁旁边的空气说:「小美纪,你才十六歳,不用担心,还有机会长大的!」

「真的吗?真的吗?」美纪的表情从哀愁变成充满希望的表情。

「这家伙开心了,一直再问你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唷!小美纪别担心了!」

「嗯!」美纪开心地的一直点头。

「隼仁趁着难得的机会,来一场久违的决斗吧!哼、哼!」

你说得是那个吧!」隼仁的手指着一款名为《街头格斗》的电玩机枱。

「没错!来一场吧!看看你有没有退步!」

「哼!看我今天怎麽痛宰你!」自信满满地的说着。

两人坐在电玩机枱前,投下了硬币,隼仁选了一只《半兽人》的角色,而智也选了一只穿着空手道服格斗家的角色。

「呼──!半兽人啊!蛮符合你这只野兽的!」长久以来智也都认为隼仁在打架时就像是一头野兽般,凶狠又残暴。其实智也会这麽想的背後,隐藏着连隼仁自己本身都不晓得的秘密。

「空手道家,自己有学空手道就选空手道家啊!你的想法跟小孩子一样简单!」隼仁嘲笑着智也。

「哼!等等你就知道了!」智也神秘兮兮的说着。

两人选定了角色後,在游戏快要开始前,智也突然提议着:「输的人请一个星期的午餐!」

「卑鄙!要开始了才讲!不过这场决斗,我还是会赢!」

这款格斗游戏是采三战两胜制,先获得两场胜利的一方为赢家,再经过一番激斗,隼仁以二胜一败的战绩,惨烈的获胜。

「呼─!差一点输给你,不过我还是赢了,下星期的午餐就靠你了。你可别赖帐啊!」

「哼!下次赢的人一定是我!放心,愿赌服输,说好了一个星期的午餐就一个星期,不会赖帐的!」

一直站在两人身後的美纪和小惠,虽然搞不懂这个游戏,但在一旁看着也觉得挺有趣,尤其是美纪,游戏中心里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未知的好玩新世界一样。

三个人加一个幽灵在游戏中心里闲晃着,看看有什麽好玩的游戏。

「小隼哥哥!这个又是什麽游戏啊!」美纪指着一枱前挂有两把枪的机枱。

「这个是射击游戏,用枪对着萤幕里的敌人射击!」

「可以玩给我看吗?」

「好啊!」隼仁找了智也一起玩这一款游戏,

游戏一开始後,美纪在隼仁背後大叫着:「这些是什麽啊!」美纪的声音有些害怕,但隼仁专注在游戏中,并没有察觉。

「这些是丧屍啊!这个游戏是打一些丧屍、鬼怪之类的敌人!」隼仁解释着。

一场游戏结束後,隼仁发现美纪蹲在地上,双手摀着眼睛,身子微微地发抖。

「美纪,你在干嘛啊!」

「那个、那个好可怕啊!」美纪的声音有些发抖。

你、你该不会是怕鬼怪、丧屍之类的东西吧!」

「嗯!」美纪缓缓地点了头,一付受到惊吓的样子。

「可是你自己就是幽灵,还会怕这个?」

「人家就是会怕啊!」

「你可能是全也界最没用的幽灵!」

「乱说!我才不是没用的幽灵呐!」美纪反驳着。

过了一会儿,智也和小惠先离开了游戏中心,隼仁和美纪继续在里面闲晃,美纪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隼仁心想:「就算她自己没办法玩,但是她看别人玩,好像也看得蛮开心似的,就多留一下吧,等等再回去!」

「哇!小隼哥哥这里好多布娃娃喔,可是‧‧为什麽它们都在玻璃箱里?」

「喔!这是夹娃娃机,要操纵这边这个夹子,把你想要的娃娃夹到洞口掉出来,这个布娃娃才是你的喔!不过不是那麽好夹就是了!」

美纪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布娃娃,看了半天,美纪指着其中一个布娃娃对着隼仁说:「小隼哥哥我想要这个!」

「咦!可是我‧‧很不擅长夹娃娃机‧‧!」

「不行‧‧吗?」美纪露出哀求的眼神。

「唉‧‧!好吧,我试试看!」

美纪看中的是一个圆圆地中等大小的布娃娃,说像史莱姆也不太像,说像馒头也不太像,唯一比较特别的是布娃娃的上面有盖着一个花朵的造型,隼仁实在搞不懂美纪为何要这个布娃娃。

夹娃娃机枱的音乐响起,隼仁小心翼翼地操纵着夹子,夹子移到目标物的上方,隼仁放下了夹子,夹子准确的夹中目标,美纪看到夹中了目标,高兴地欢呼起来,「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接下来才是考验的开始!」隼仁神情很专注的说着,美纪听到隼仁这麽说又加上看到隼仁严肃的表情,知道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夹子夹着布娃娃在移动的过程中不停地晃动,美纪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深怕布娃娃会掉下来。在一个晃动之後,布娃娃脱落了,「啊‧‧‧!」美纪的失望地叫出声来,这时候奇蹟发生了,脱落的布娃娃,上面缝着的标签勾住了夹子,一起跟着夹子到了洞口,从洞口掉了出来。

美纪开心的大叫,不停地在娃娃机枱前,上上下下的飞来飞去,隼仁蹲下来从取物口拿出了布娃娃,拿到了美纪的面前,美纪大喊着:「人家最喜欢小隼哥哥了!」

「可是你好像没办法拿着布娃娃!」

「嗯!你帮我拿!」美纪笑容灿烂地说着。

「蛤?」

「你帮我拿回去!」美纪依然笑容灿烂的再说一次。

「呃‧‧‧!」隼仁更不明白美纪为什麽要这个布娃娃了。

「美纪,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隼仁和美纪离开了游戏中心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时刻。

「呐?要去哪?」

「别问了,跟我走就好了!」

「呣‧‧!好!」

美纪一路上都笑嘻嘻的,看来她今天真得很开心,隼仁的心里这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