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曼拿着手电筒抵在下巴,一张脸在昏暗中被照得发亮,嘴边还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嘿嘿……欢迎光临,小姐要买电脑吗?」

蒋妮对这样的情况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再加上她现在非常焦急,实在没有时间陪夏曼玩人吓人的游戏。她激动得一把抢过夏曼手上的手电筒,手里的电脑萤幕也迅速地塞到夏曼的怀里。

就怕夏曼拿不稳电脑萤幕,会把它摔在地上,蒋妮一手抵着辅助,一手把手电筒的光源照向夏曼的脸,还迈着脚步一步步逼近,像是在审问犯人那样,「你是老板对吧?你是夏曼对吧?你帮我修好它好不好,拜托你!一定要帮我修好它!」

「呃、呃……等、等等……」一双眼睛被手电筒照得睁不开的夏曼,只能频频眨眼转头回避,除此之外还得要留意手上的电脑萤幕,和带着压迫感一直靠近他的蒋妮。

为了摆脱这样的窘境,夏曼赶紧向着墙边挪动脚步,伸长手到处寻找电灯的开关,在一番挣扎过後,店里的灯终於被打开了。电灯一亮,从手电筒发出的光源就不那麽刺眼了,他在看清楚蒋妮的位置之後,就立刻抢回手电筒关掉。

夏曼抱着怀里的电脑萤幕,有些惊吓过度地说:「小、小姐,你、你是想要修萤幕……吗?」

确定夏曼有好好地抱着电脑萤幕,蒋妮这才松开手,「对!这台萤幕是我两年前在你这里买的,我希望你能帮我修好它。价钱的部分,就算超过一台全新的萤幕也没有关系,反正我只要修好它就好!」

把电脑萤幕放到工作台上,夏曼接上主机和插头进行测试。几分钟後,他又往脸上堆起了奇怪的笑,「这台萤幕不能修了喔,小姐你要不要再买一台?如果你不在乎价钱的话,我这里有很多萤幕可以卖你喔,呵呵……」

无视夏曼的推销,蒋妮急着追问:「为什麽不能修了?」她突然想起刚刚那场大雷,惊呼着:「啊!是因为打雷的关系,被雷打坏了吗?那、那是什麽零件坏掉了吗?你看看是要换、要修,还是要等工厂再生产,只要能修好它,我都可以等啊!」

夏曼轻佻地摇着手指说:「啧啧……不是这个问题。每个东西都有它的使用寿命,而且小姐你刚刚说这台萤幕是你两年前在我这里买的,我稍微看了一下,以它当时出售的价格和老旧的程度,用个两年也差不多了啊。不然你以为……嘿嘿……它怎麽可能卖得这麽便宜呢?」

蒋妮板着脸,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夏曼,阴沉地说:「既然这样,你当初为什麽要把它卖给我……」她忽地伸手,激动得揪住了夏曼的衣领,大声地咆哮着:「你说话啊!既然你没有办法修好它,当初为什麽要拿出来卖?现在用个两年就坏掉了,而且还没有办法修,你要我怎麽办,你要我怎麽办啊——」

说完,她就崩溃得放声大哭。

第一次遇到这种客人,让夏曼有些措手不及,他小心翼翼地推开蒋妮揪在他衣领上的手,然後一边看着蒋妮的脸色,一边试探性地安抚:「那、那、那不然……我、我再换一台萤幕给你,你觉得这样……好吗?」

一听,蒋妮哭得更大声了,「我不要啊——谁要你给我换萤幕,我就要这台!我就要你帮我修好这台!」

「不、不、不然……我找一台型号一模一样的给你。」夏曼在乱七八糟的电脑堆中翻来翻去,手动得勤劳,嘴巴也不忘拼命强调:「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的喔!」

「我不要!我说了我不要别台萤幕,我就要这一台!我只要你帮我修好这一台——」蒋妮一个迈步又抓住了夏曼的衣领,不停地前後摇晃,不但把他整个人都晃晕了,就连他的领口也开始松弛,甚至还有点被撕裂的倾向。

哗啦啦的雨声听起来很急促,雨势和刚刚相比,似乎又更大一些了。

因为蒋妮这也不要、那也不要,再加上找不到任何可以让她冷静下来的方法,在无可奈何之下,夏曼只好把电脑萤幕送回到蒋妮的手中,表示不想做她的生意,并用力地把她推出了门外,要她离开。

可是蒋妮怎麽样也不肯走,哭着闹着就是硬要往店里面挤,於是就跟夏曼发生了推挤,没想到这个推挤却因为两个人的力道都没有控制好,不小心变成了扭打事件。只见两个人在满是灰尘和二手电脑的店里撞来撞去、打来打去,到最後不但撞得一鼻子灰,就连全身上下也都破烂不堪。

所以现在,蒋妮正一脸肮脏,衣服沾满了灰尘、布满了破洞,顶着一头乱发坐在驾驶座上,一旁的副驾驶座则是放着就算坏了也不能丢掉的电脑萤幕,就这样一人一萤幕正在沿海公路上奔驰着,往回家的路前进。

嘟噜噜噜——

彷佛全世界都要跟蒋妮作对一样,一路都开得好好的车子,居然在这时候突然熄火了,她连忙操控着方向盘,用仅剩的动力让车子移动到路肩。接着她转动着钥匙,想要重新发动车子,但不管试了几次引擎都发不动,直到她把视线放到仪表板上,愣愣地看了好一会儿之後,才惊觉车子熄火的原因是因为油箱已经见底了。

连车子快要没油了都不知道,而且还是开到一滴油都不剩的时候才发现,这种心系电脑萤幕的程度,让蒋妮也觉得有些荒唐了。她无奈地乾笑了几声,第一个想法不是先打电话请谁来帮忙,而是把副驾驶座的电脑萤幕牢牢地抱在怀里,然後下车,打算用走的回家。

几近暴雨的雨势,一下子就把蒋妮整个人淋得一蹋糊涂,看看她一身狼狈的模样,简直和上次在雨中狂奔的时候不相上下,但尽管是这样,她还是紧紧地抱着电脑萤幕,一刻也没有松手。

车子熄火的地方距离蒋妮家大概还有两、三公里,因为失去了急迫性,所以蒋妮也没有走得很快,或者是奔跑起来,她只是一步一步走得缓慢,看起来就像是在散步一样,但事实上,她也没有什麽散步的心情,反而一颗心是郁闷得就快要爆炸了。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蒋妮终於到家了,她打开了门口的三道锁,踏进了玄关,才刚把大门稍稍掩上就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抱着电脑萤幕大哭了起来。拥有热度的眼泪滑过了她冰冷的脸颊,但她却感觉不到一点温暖,「怎麽办……真的都修不好了,要怎麽办?」

哭到用尽了力气,蒋妮晃着身体就直接平躺在玄关,她忽然想起了蓝天阔消失的那个早晨。原来那时候,蓝天阔根本就不是因为无聊,自己一个人偷跑出去,而是因为电脑萤幕接触不良、发生故障,所以才不见了。

蒋妮一脸无奈,为了没有早点发现这件事感到苦恼,接着又用力地抱紧电脑萤幕,就像平常抱着蓝天阔那样,喃喃着:「天阔,我很累,想睡一下。如果你回来了,记得要叫我,要马上叫我喔。就像上次那样,像上次那样……你会回来的,你会回来的,对吧……」

呢喃之间,她的头越来越重,意识也越来越不清楚,只好由着呼吸引导,昏昏沉沉地陷进了睡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