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际篮球赛的总决赛订在运动会这天。

中午因为猜拳输了,我只好悲愤的去跑腿买午餐,还被阎子昱无理的要求,要替他抢热腾腾刚出炉的便当,否则下午总决赛会没力气。

经过一番像是难民营的厮杀後,我狼狈的抱着战利品从福利社走出来。忽然,一双大手接过我手上的食物,我惊讶的抬头。

李桀闳冲着我一笑,「我帮你拿一点。」

我一惊,对於有些时日未见的他,感到一阵尴尬,连忙摇头护住食物,「不用了,我可以。」

他假装没有听见,带着笑脸,硬是分担我手上的重量。我不知所措的看向他,李桀闳却笑了笑没说什麽。

回教室的路上,我们都没说话。自从拒绝他的告白後,李桀闳就再也没找过我,本来以为会就此不联络。

我用余光看了一眼李桀闳,隐约觉得他的脸色凝重,正当我想开口询问时,转角处过度亲密的身影,跳进我的视线。

两人亮眼的外表,让路过的学生不禁多看几眼。

那人态度慵懒傲然,女生甚至旁若无人的伸出纤长的手,亲昵的抚上男生俊逸的轮廓,鲜红色的指甲,艳丽且刺眼。

唐娜的姿态妩媚撩人,霍闵宇则一派冷静自若,似笑非笑的模样,看上去并不排斥。

我忍不住嗤之以鼻,旧情复燃难道是多了不起的事?值得大肆宣扬?

我不打算多停留,倒是前方的李桀闳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一动也不动的看着这一幕。

原来李桀闳是这麽八卦的人啊。

我不打算打扰他的兴致。「我的教室快到了,你就送我到这吧,谢谢……」我欲接过他手上的食物,微微朝他弯身。

瞬然,李桀闳旋身,高大的身躯毫无预警的朝我压来,我来不及反应,呆若木鸡的被他抱住。

下一秒我的下巴抵在他的肩头,李桀闳低垂着头,热气洒在我裸露的肩颈,我一阵鸡皮疙瘩,手上的东西登时散落一地。

突如的声响成功引起角落两人的注意,而我的视线不偏不倚的对上不远处的霍闵宇。

他的唇抿成一条线,眸色深沉暗涌,隐约带着一丁点笑意,莫名让人心里发麻。

我像是被他逮住小尾巴似的别过头,仓促的压低嗓音。「你、你在干麽?快放开我。」

他不答,拉开与我的距离,我愣了愣,接着看着他直直朝我俯下身,冰冷的视线落在我的唇上,我睁大眼失去闪躲的力气,甚至愚蠢的闭上眼。

忽然,手肘被人往後拉去,我踉跄後退几步。

「学长请适可而止。」

我微张开眼,任迅阳逆着光,单薄高挑的身影,遮挡在我和李桀闳之间,光晕开了他的背影,滚出一圈洁净美好的光。

我看闪了神。

李桀闳微顿,随後无谓的笑了笑。「一个吻没什麽大不了吧。」露出我从未见过的轻浮笑容。

如果刚刚任迅阳没有即时出现,他真的会亲过来吧。

「我介意。」

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冰冷,铿锵的字句敲进我的心底,泛起一波波涟漪。

我呆呆的看着他弯腰捡起一地的食物,转而搭上我的肩,将我带入楼梯的内侧,他走在外侧,像是保护着易碎物品,要我向前走。

我傻愣的被他带回教室。

来不及厘清所有事发经过,教室里的田雅梨和阎子昱,就像是看到母鸟回来的小鸟,狂风般的扫过我怀中的食物,嘴里还念着,当初怎麽会派腿最短的去买东西。

下午,班际篮球总决赛正式开打。

场边的草地挤满了人,人声鼎沸,喧腾的欢乐气氛染上每个人青春的脸孔。

倏地,场边响起了异常热烈的欢呼声,各班的选手自篮球场的一侧进场,红白颜色整齐入列,齐齐站在彼此的对面。

阎子昱穿着红色的队服,露出一口白牙,兴高采烈的招手大叫,「霍!」

霍闵宇微笑,随性的举起手。

「高手们果然要在场上碰面才帅气。」阎子昱感叹的说道,「我们上次还没分出胜负。」

听到这句话,我羞愧的低下头。上次什麽也没说就把霍闵宇带离场,听说当时现场一片混乱与茫然。

虽然没有过分夸张的言论,但只要跟霍闵宇扯上关系,无中生有这句话就会被运用得淋漓尽致。

我下意识的朝霍闵宇一瞥,要是这辈子都要跟他这麽不清不白下去,我为何不乾脆直接缠上他算了。

当这想法一涌而上,我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而内心始终对他的抵触像是退了潮的浪,既赤裸又显得自己矫情。

是不是我对他的所有讨厌,根本就是……

来不及细想,下一秒,一抹墨黑直勾勾的与我相看,我内心的声音嘎然静止,惊愕使得我瞠大了双眼,来不及遮掩的情绪与他四目交接。

我的脸颊瞬间像是被点燃的火花,泛起了热红,喉咙一阵口乾舌燥,我下意识的拧眉,眼眸湿润。

霍闵宇的瞳仁霎时凝滞。

我一愣,连忙转开视线,内心惴惴不安。

不会又被他看出什麽了吧?我随即摇头,就算他再怎麽了解我,也不会有读心术。

於是,我鼓起勇气再次看向他,然而他已将目光放在另一端的唐娜身上,而唐娜因为他这个举动,笑得花枝乱颤。

我抿了抿乾涩的唇,替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可笑,转过头时,却发现任迅阳似乎看着我有一段时间了。发现我的目光,他噙着温暖的笑脸,笑得温润,如此不经意的安慰举动,让我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别因为是我就放水啊。」阎子昱见到霍闵宇虽难改忠犬性格,但说到最重视的篮球,还是激起了胜负欲。

「我不喜欢输。」唇畔带笑,他直白的话,简洁明了的道出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阎子昱爽朗大笑,「果然是霍!」

哨音响起,篮球砸向地板发出碰碰的声响,球鞋摩擦地板激起点点灰。我和田雅梨聚精会神的盯着一来一往的球员。

阎子昱轻轻跃起,唰一声,篮球俐落的擦过篮板,直直落进球框,我和田雅梨相互尖叫。

紧接着进攻的是任迅阳,虽身形看起来单薄纤弱,但身手却意外的俐落矫健,他飞快的穿过敌队的防守,射篮!

哔──

「得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