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烜琛顿时愣了几下,「好,你下次不要受伤了。」霍烜琛实在不懂江腾灏在想什麽。

「那有什麽方法是我不受伤,你可以照顾我的方式吗?」江腾灏直接了当的问了。

霍烜琛想了想,「那就和你结婚就好了。」霍烜琛果真笑了笑。

他就是喜欢当初被捉弄会害羞的江腾灏。

原本霍烜琛只是想看江腾灏露出害羞的样子,却没想到江腾灏站了起来,往霍烜琛的方向靠近,「你……你干嘛啊?」霍烜琛果真吓到了。

「不是说结婚就好了吗?我娶你。」江腾灏突然发起了攻势。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江腾灏吗?」霍烜琛实在不知道面前的江腾灏到底是不是原本认识的那个。

江腾灏把手撑在霍烜琛身後的治疗床上,「我受不了你和其他人太靠近,我太执着於你了。」江腾灏摸了摸霍烜琛的脸。

霍烜琛往右闪了一下挣脱了江腾灏的攻势,「很抱歉我说出让你误会的话,我跟你之间不会有结果,我有喜欢的人了。」霍烜琛必须告诉江腾灏事实。

「你还喜欢你口中的那个骗子?」江腾灏真的不知道霍烜琛为什麽那麽执着於小时候。

甚至小时候的他带给霍烜琛的都是霍烜琛认为的骗事。

说不定长大後的江腾灏才会给霍烜琛带来好印象,不会再只是个骗子了。

「我想给他解释的机会,我不相信他会骗我,虽然已经成了事实,那麽多年了,我还是想找到当年的答案。」霍烜琛沮丧的说着。

原本江腾灏准备说出自己就是小时候霍烜琛的玩伴,要说出口时却被打断了,「江先生,可以出来等了。」护理师开了门喊着。

「好。」霍烜琛略过了江腾灏走出了诊疗室。

霍烜琛觉得现在这个情况还是和江腾灏拉出距离比较好。

「如何?」魏廷玮看霍烜琛匆忙的走了出来。

「多擦药就好,我们出去等吧。」霍烜琛走在了最前面。

江腾灏缓缓的走了出来,魏廷玮疑惑的看着江腾灏也跟着霍烜琛走了出去。

霍烜琛带着两个人回到了家,「今天小小不在家吗?」霍烜琛看江腾灏都没有离开自己的家门口,问了一下。

「小小假日会回去外婆家。」江腾灏站在霍烜琛家门口都没有要主动进去的意思。

「让江学弟也进来坐吧。」魏廷玮倒了一杯水喝,像极了这间房子的女主人一样。

「喔好,腾灏你进来坐吧。」霍烜琛让出了一条路给江腾灏。

魏廷玮看着江腾灏走了进来,「看来今天床上会多一个人了。」魏廷玮嘴角上扬了几度。

「没关系,我可以睡沙发。」霍烜琛根本不介意。

反正明天是礼拜日。

「明天晚上我要去接小小,早上我要先整理家。」江腾灏说出了自己明天的行程。

「那我帮忙你打扫吧,虽然我真的不太习惯整理东西,但简单打扫我还是会的。」霍烜琛自告奋勇地说。

虽然霍烜琛的脏乱是朱凌海亲自认证过的,没有朱凌海就没有现在的乾净家了。

「那就今天到我家睡吧,这样早起方便。」江腾灏想出了更好的办法。

「但我不能留学长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面。」霍烜琛还是有自己的考量。

「那就一起到我家住。」江腾灏不介意家里多一个人,反正也不会有交集。

「学长你可以吗?」霍烜琛赶紧问了身後的魏廷玮。

「可以呀,反正只是借住而已。」魏廷玮也不可能自己留在家里面。

霍烜琛赶紧把东西收一收就到了江腾灏的家里面,「琛,你今晚要睡哪?你睡哪我睡哪里。」魏廷玮跟在霍烜琛的身後。

「喔好,腾灏我睡哪里?」霍烜琛看了一下江腾灏。

江腾灏开了一间房间,「不用麻烦了,我替魏学长准备了一间自己的房间,有需要可以叫我。」江腾灏把魏廷玮安排在厕所旁边。

「我跟琛睡觉就可以了。」魏廷玮巴不得和霍烜琛腻在一起。

「不用麻烦,进去吧。」江腾灏把魏廷玮轻推了进去,并关上了门。

「那我睡哪?」霍烜琛把自己的东西放到了厨房的桌上。

「这间吧。」江腾灏随便选了一间乾净的房间。

江腾灏虽然跟霍烜琛住在同一栋,但江腾灏的房间明显被改造过。

因为光是一个家就有四间房间,两间浴室,格局完全和霍烜琛就有了差别。

晚上江腾灏从床上离开了,默默跑到了有霍烜琛的房间,「今晚还是决定来陪你。」江腾灏知道霍烜琛喜欢抱着人睡。

果真江腾灏才刚躺下去,霍烜琛就抱了过来,还乔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小城,我好想你。」江腾灏把下巴靠在了霍烜琛的头上。

「小宇。」霍烜琛也叫了心中那个沉睡已久的名字。

「小城,对不起,我无能为力造就了现在我不敢说。」江腾灏珍惜的摸了摸霍烜琛的头发。

江腾灏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只要没有想到最完美的方式,江腾灏就不会和霍烜琛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