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章猫族的聚会

小黑猫听见四周喧哗的猫声,但左顾右盼,自己竟什麽也看不见!小猫和成猫的差距有那麽大?不可能,牠剩几个月就是成猫,眼力不应该如此──自己可不是刚出生又盲又聋的幼幼猫。

「丽莎,猫族的着陆声太大了。」

「那才不是我呢。」

前方不远处传来猫族说话声,听见熟悉的猫语使小猫稍微冷静,牠缓缓站起,眼前一片黑令牠战战兢兢,吸进一口沁凉的夜息後,牠甩甩头。

看得见了。小黑猫适应一下此处的微光,接着低头,地面躺着几片树叶,显然就是使自己盲目的罪魁祸首。从鼻中吐出安心的气息,牠终於能够窥视会议现场。

空旷的场地,但遍布各种植栽,虽然猫族不吃它们,但此处无疑是个适合玩躲猫猫的地方。小黑猫落地的位置,正处一个大灌木盆栽之後,与前方的猫群之间恰巧形成良好庇护。

透过树叶间隙看出去,零零散散的遍布许多成猫,但仅有距离较近的白猫丽莎是小黑猫认识的。以前从未处於那麽多的大猫之中,小猫不禁感到有些紧张,像初次狩猎的感觉,浑身紧绷。

「再晚就迟了,」小猫听见有猫正同丽莎说话,但牠看不见说话的猫,该处灌木丛特别茂密,正好遮住牠的视线。「又在整理你的围巾?」

「是啊。」丽莎点头,低头舔了舔胸口。「这里的清洁尤其重要。」

小黑猫听得懂这段对话。丽莎并非纯白猫,有着少许的黑斑纹,几乎全白的她,黑斑刚好位於胸口处,形成一块近似倒三角的色块,远远看来,就像系着一条黑色的围巾。丽莎经常清洁围巾部位,深色体毛容易滋生脏污,牠总是要求一身黑的小黑猫勤清洁。

小黑猫很羡慕丽莎的体毛,事实上,其他毛色的猫族也十分令牠向往,只要别是黑的,就能像丽莎一样,成为拥有主人的家猫,至少机会大多了。

猫族的爱乾净习性,小猫也低首清理起身体,边等待猫族长老的出现。

身体清完,小猫百般无聊地,开始拍打溜走於盆栽旁的虫子。不仅牠,前方那些大猫亦有些不耐烦,愈加喧哗地喵喵讨论,甚至有的小寝起来。

「喵呜──」一声特别响亮的猫叫,盖过猫咪们的喧闹。

「喵呜──」、「喵呜──」像是应和一般,众猫陆续仰头长啸,刚才的骚动顿时消失,每只猫儿的表情甚是平静,把这和声当作重要任务似的。

受到气氛感染,闯入的小猫很想跟着齐呼,然而牠晓得自己不该出声。好不容易,牠未被丽莎甩掉抵达这里,非得见到传说中的长老不可。

「欢迎长老!」丽莎起身,清亮的呼喊过後略低颚,其他猫也相同动作,静静等待。

唯躲在灌木後的小猫未动作,牠眼睛睁得大大,万分期待地看着众猫面朝的方向。那里有个斑驳的小木箱,上头附着威严的猫气味,小猫之所以闻得到,正因该箱子距牠不很远。

静待片刻,木箱後头,一颗猫头悄悄探出来,是只咖啡色的虎斑猫,牠轻手轻脚踏上木箱,一如猫族的优雅。小黑猫奇怪地盯着对方瞧,那模样不像丽莎口中述说的长老,虎斑猫虽为成猫,但太年轻。

木箱台下,众猫也察觉气味有异,纷纷抬头,顿时猫声四起。

「长老呢?」大半声音,是不好气的质问。台上的猫虽微带恐惧,但仍直直扫过猫群,以歉意的语气开口。

「不好意思,爷爷不舒服,要我替他主持。」

此语一出,抗议声更剧。

「开什麽玩笑,我们才不服从小鬼头!」

暗处藏身的小黑猫,深深觉得这虎斑猫相当有肚量:对於愈加激动的不满猫群,牠低头,看似鞠躬,但见牠衔起一条小皮带,清脆的叮当声伴随着响起。

「爷爷把长老的信物交给我,这是证明。我,长老爷爷的猫孙强尼,被授权代理今夜聚会的主席。」

小猫闻得出来众猫有些惊讶,然而对於眼前这位「替代长老」,多数猫仍抱持着不满的神情,毕竟全场之中,猫龄能媲美长老的,许多别的猫更有资格。

最後,一只大花猫率先动作,牠引领着一小群队伍,走近台前,这猫之雄壮,甚至能平视站在台上的虎斑猫。

「信物又如何?我们只跟随长老一个。」也不等强尼反应,大猫酷酷地回头就走,牠身後那群猫(恰巧皆为黑白混杂同色系花猫)静静跟随着。

有猫起头,剩下的猫群亦更加骚动,纷纷起身,但也有的猫茫然无从,呆坐原地不知该往哪去,丽莎就是其中之一。至於被遗忘在台的虎斑强尼,慌忙四盼,似乎想从其他猫获得些许支援,但没猫理会牠,目前的情况显然已是这只年轻猫无法掌握的了。

眼看众猫逐渐散去,小黑猫更着急,见不到猫长老,也无法偷听猫族聚会,那牠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有什麽意义?牠不晓得聚会多久一次,但真的,想立刻解决自己的疑惑,不能等了……

蓦地,一阵熟悉又陌生、和强尼有些神似的气味,轻轻飘来,顿时冻住众猫的行动。小猫想了想,那正是该木箱沾染的、属於猫族长老的气味!

「长老──?」众猫嗅着,开始踱回会议场地。

「爷爷。」强尼的声音忽起,充满小心翼翼与敬畏。

小猫突然觉得身体怪怪的,空气中彷佛有股无形的压力,凝结着。此时虽无下雨前的潮湿,整场氛围却忽地严肃起来,令牠喘不过气。

木箱台上,多了只猫,已是老猫的牠步伐迟缓,但眼神体态威风凛凛,每向前一步,便使全场肃穆三分。终於,牠抵达强尼身边,居高临下,傲然俯视猫群。

「会议开始。」苍老的猫声,却十足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