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的木木小公主。”吴豪壹脸宠溺的摸了摸木沁婉的头发,然後转身进了卧室,去取自己的手机。

景哲见两人亲昵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远房亲戚的样子,转身也跟着吴豪进了卧室。

“真的是远房亲戚吗?”景哲往床上壹躺,怀疑地口气问道。

吴豪拿起手机,温柔的笑了笑:“算是吧。”

“我只见过你对你妹妹和那个女人这样过。什麽木木公主,真是让人掉一地鸡皮疙瘩。”景哲轻笑了壹声,昨晚吴豪为什麽会喝多了,他们两个人心知肚明。

“我答应过,要好好照顾她。”吴豪眼神真诚,没有躲闪。

但是景哲却从他柔和的目光里看不到任何波澜,很是真诚。

“所以,她是真的失恋了?”景哲邪魅的笑了笑,能让吴豪这个情种答应照顾的人,壹定不是什麽简单的事情。

“不是失恋,是失去!”吴豪严肃地盯着景哲,他不喜欢景哲这种戏谑玩笑的语气来谈论木沁婉。

“抱歉!”景哲在听到吴豪的话的时候,心下壹惊,她只知道木沁婉那晶亮的眸子里有痛苦,但是却不知道是这般让人开不得玩笑的痛苦。

“以後她的事情,我想你睁壹只眼闭壹只眼,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否则我们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吴豪清秀英俊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景哲古铜色的俊脸上,腮帮被舌头顶起,他不知道吴豪这话的意思,但是有壹点他很清楚,吴豪会为这个女人做任何事情,甚至不顾他与他这麽多年的兄弟情谊。

“你这样让我很受伤。”景哲最後低头,轻声说出。

“我只是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以後你会明白我说的话的意思的。”吴豪说完拿着手机离开了卧室。

景哲看着吴豪离开的修长背影,他突然很好奇也有些吃味,壹个女人,壹个吴豪不爱的女人,他不相信吴豪真会为壹个女人断了跟自己的兄弟情谊。

所以景哲的睡意也因为刚才的对话,已经全无。

木沁婉换好衣服,吃饱喝足之後,发现自己是穿着拖鞋从冷易铭的房间里出来的,吴豪那家夥接了个电话,又将她自己仍在了夜色。

无奈的是,景哲看她的眼神也不是很友好,她只能自己去敲冷易铭的门。

在门外等了两分钟,木沁婉以为冷易铭也离开了的时候,冷易铭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冷易铭没想到木沁婉还会回来,壹开门那张美艳动人的小脸壹脸讨好的对着他笑,让冷易铭有些失神,漂亮的女人他见多了,可是不知道为什麽,看着这张美艳的小脸,却不怎麽讨厌。

“冷总,我的鞋忘在这里了。”木沁婉笑着说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心里想的是,冷易铭总不能打笑脸人吧。

冷易铭回头扫视了玄关,并没有发现女人的鞋,但是脑袋里闪过昨晚自己好像直接将她扔进了浴缸。鞋子应该还在浴室。

“自己进来找吧,我还有事。”冷易铭说完将门彻底拉开,让了个位置让木沁婉自己进去,自己则壹身高级定制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裤,走了出来。

“谢谢。”木沁婉微微点头,表示感谢後进了房间。

冷易铭给了她壹个冷冷地眼神之後,迈着大长腿离开了。

木沁婉在冷易铭的套房里找了半天,最後终於在浴室里找到了自己已经被泡过水的细跟小皮鞋。

重重的叹了口气,木沁婉还是将鞋子穿上了,可是在看看地上纵横交错在壹起的衣服,木沁婉凝眉深思,尽管她什麽也想不起来,但是隐隐的她感觉自己的衣服不是自己脱的便是冷易铭脱的。

关键是,也不知道自己酒後有没有发疯,赤身裸体的做壹些不雅的事情,木沁婉越想感觉越丢脸,暗暗发誓,以後再怎麽难过,也不能喝的断片。

并且令吴豪和景哲後来都很惊讶的事情是,冷易铭居然没有叫人去将他房间的东西该换的都坏道,而紧紧是让人去消了消毒而已。

难道重度洁癖患者的病症减轻了?

两英俊的男人,壹个内心有些担忧和忐忑,壹个内心有些意味不明。

冷易铭那天走了後便去了公司,壹向视工作如命的他在烦躁了三天之後,努力用工作和健身将自己身体那股因为木沁婉而引起的躁动强制压了下去。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壹个周後,他的特助林海居然带着这个女人出现在了自己的总裁办公室,并且林海那张阳光男孩般青涩的脸上是壹脸的得意。

“冷总,这是我从公关部的面试人员里截胡过来的,做我的秘书。木沁婉。”林海笑着说完,还小声将手放到嘴边,像是跟自己说悄悄话似的,补充了壹句:“单身。”

“冷总。”木沁婉弯腰礼貌的问候了壹声。

当时他在心里冷冷地笑了壹下,对这个没给他留下什麽好印象的女人嗤之以鼻。

不过今天她壹身正统的职业装,将长长的头发整齐的拢了起来,妆容精致,少了些妖艳,多了些成熟端庄的韵味。只是那双晶亮的美眸,却让冷易铭感觉会时不时的对着自己流转放电般。

“你知道秘书室的用人标准,女的必须是已婚。”冷易铭坐在自己老板椅上,身子往後壹仰,冷冷地开口,并且给木沁婉的视线也是冷冽的。

“所以说是我的秘书,不是你的秘书,我研究过了,符合规程。”林海仍然笑得很得意,壹副小人得逞了的样子。

冷易铭冷冷地扫视了壹眼林海,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最好别给我出什麽乱子。”

“我的人,我会盯紧的。”林海已经知道冷易铭这是勉强同意了的意思。

冷易铭将那天将木沁婉留下的原因归结为是那天他心情好,况且林海跟了他那麽多年,如果木沁婉只是个花瓶的话,她也不可能进L设计集团,如果进了L设计集团,能力不足的话,她也呆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