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夜音回家後,我让她睡在我房间。

我走到洗手间,满脑子都是夜音的身影,我只可以想着她边自慰。

当我在出去後,夜音起来了,她看着我,目光下视。

我说:「你看什麽?」

她说:「大源看来精神很好呢!」原来我的裤档鼓起来,我很尴尬,她说:「你看来很辛苦啊!」

夜音娇笑:「其实你很想要我吧?」

我说:「你别这样,我们不是情人。」

夜音在我面前解下衣服,让我观看她的身体。我马上闭上眼睛,幻想着她,夜音的皮肤细滑柔软,白得像纸。

听见夜音的嗓音说:「我不能够生孩子,所以不会怀孕。因此你放心吧!」我张开眼睛,推着她说:「你在胡说什麽!快睡!」

夜音一脸不满地瞪着我。她根本不明白我有多担心她。

「阿源,你真的不要我?还是你不敢?」

「程夜音你当我是什麽?」我很生气,她以为我胆小?我用力把她抵在身下,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对她说:「如果我要你,我也可以要你要得很疯狂很彻底,但是我不会,因为我不是那些人,我跟在你身边的男人不一样。」

夜音冷冷地笑,伸出手抚摸我的脸说:「阿源啊,你不过是我身边的棋子,别妄想可以得到我。」

我只是棋子吗?我气得说不出话:「夜音!你!」

「像你这样的人,总是假装对我好。」夜音痛苦地说:「到头来都是在伤害我而已。」

是什麽意思?夜音知道!她知道其实我对她?

「夜音。」我说:「你要我怎麽说你才明白?你这样做,男人不会珍惜你的。」

「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夜音说。「没有钱的话,我什麽都做不了,总之现在那男人开始介绍其他朋友给我认识,我一定要出席他的聚会。」

我说:「夜音你别这样,要钱的我可以借给你。」

夜音说:「借?你有多少钱可以借给我?那男人给我的钱可是非常多哦。你看他还给我附属卡呢。」

我很惊讶,我问:「夜音,你不会是去当别人的情妇吧?」

夜音自满地笑笑:「没有啊。只是他很喜欢我,这是他给我的奖励而已哦!」

「那你的生活费呢?还有做兼职吗?」

「有啊,不然我怎麽生活啊?我和男友分手後,就从跟男友同居的房子搬走了。我跟家人关系不好,他们只是紧张我的学业,我真的不想回去啊!只可以自己生活。当然那些人说如果关系好会给我住个不错的屋子。那我就没那麽辛苦了。」

「这样可不行呢。」

夜音说:「为什麽?」

「不能是长期的关系啊,他们没有心。」

夜音说:「但我真的很想变得有钱。有钱的话什麽也行。」

我难受地抓着夜音的手腕,微微发红。「他们会离你而去的,对他们而言,你有的不过是年轻啊。」

夜音说:「我明白啊!不行的话我就马上离开他。阿源,前天他才给了我一百万。」

「一百万?你家人知道吗?」「呐,我才不告诉他们啊!阿源,你说要怎麽花才好?」

我放开她,半坐在床头说:「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理会。」

这个地方,楼买不起,东西又贵,食物又贵,坐车又贵,我真不知道我们怎麽能够生存下来。如果有方法的话,我也想搬走。我原打算毕业後到外国进修,但,这里是夜音在的地方。我又不想离开。

「阿源,这样不是很好吗?」夜音说。「我的生活跟以前一样,而且有爱啊。」

「不。如果我是个陌生人听见你说的话,老早鄙视你。」

「他们有他们的想法。他们怎麽想也管不了我。」

「夜音,你不能再任性了。」

「阿源你好烦耶!像个老太婆般一直对我唠唠叨叨。」

我说:「没有,我只是有点看不过眼。」

夜音轻轻笑:「谢谢你,阿源,我幸好有你这个好朋友。」

我在她心里根本一点地位都没有吧?

夜音拍拍我的肩膀。「不用担心我。嗯?」我苦笑,怎麽能不担心?你是最让我心疼的好朋友。

夜音靠着我睡。她从我的背後抱着我。

我感觉到她的气息,就觉得安心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