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周】2我的胸可以证明我是个熟女(摄影师K的计划)

找到摄影师K说的地址正午还没过,小熙平时不太注重打扮,上学也必须穿校服,以前的衣服随着发育都不合身了,于是她就穿着校服出门了。K打开门的时候看到门口站着的漂亮小朋友一阵无语,他在圈子里曾提到过他要拍一个很工口的册子。以他的影响力以及话题度他以爲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应征这个册子的模特至少是个沙场老将。怎麽都没想到千挑万选的女主角竟然是个面无表情的学生妹。也不好一直把人家晾在门口,他只好请对方进门。

“K先生你好,我是小熙,今天入圈,希望你可以把我拍的漂亮一点。”

还没等K说话,小熙已经自顾自放下了书包脱掉了鞋子光着脚进了屋。

“K先生我要小便请问卫生间怎麽走? ”K给她指了卫生间的方向,看着她光裸的脚丫和修长的小腿,在想着什麽。

他的房子地段不错,房价寸土寸金所以面积不大。他听到有轻微的水声从卫生间传来,小女孩儿去卫生间只是虚掩上了门,可能是太急了并没有锁门。从他的观察看,女孩子对他虽然客气却不热情应该不是圈内人,并且也没有什麽男女之防,大概很多事都未开窍。但她的条件的确很好。素顔的照片已经胜过许多带妆照,身材又好,非常符合他这个主题……会想到她嫩白的脚趾。他承认,这个小姑娘也很吊他的胃口。

“K先生,可以给我倒点水麽,我好渴?”K发愣的功夫,小熙已经方便完出来了,边走边撸高了袖子,露出了白嫩的手臂。“您家有点热,如果拍摄的衣服薄一点我可不可以先把它换上?”

K一边从冰箱拿出一瓶饮料递给她一边问,“你叫小熙是吧?”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低沈又圆润,没有沧桑感很帅气的感觉。

“对,我是。”小熙趁跟他说话顺势打量他。

K很高很瘦,鹅蛋脸长得秀气,长发松松挽在脑後,脸上有几缕碎发慵懒垂下垂下,带着几分慵懒,如果不是因爲前一天他告诉过小熙称呼他K先生,小熙大概会以爲他是个有气质的女人。

“你今年多大了?”

“我以爲资料里写了, 15岁。”小熙之前怕因爲自己年龄小被拒绝所以填了虚岁。虽然她平时一贯扑克脸,心理素质也不错,但难免有一点心虚。K抓住了她一闪而过的小表情。

“虚岁?”K挑眉反问。

“虚岁。”

“所以你现在多大?”

“13岁。”发觉自己骗不了对方,小熙干脆实话实说。K听到这个年龄觉得有点可惜,毕竟年龄太小。他不是什麽专业摄影师职业操守满电,更不是柳下惠能坐怀不乱。他随不是色中饿狼但圈子里约定俗成,遇到合眼缘的妹子如果私房气氛好保不齐拍着拍着就滚到一起了。以前来拍私房照的妹子多少也是觊觎他的,但这小丫头根本就是个无意撞进来的圈外人。他倒是没什麽节操观念,男欢女爱嘛~只是她这个年龄,即使她主动的…如果东窗事发那他可要被强行定罪…不管这个麻烦能否解决掉,他还是不喜欢招惹麻烦。

小熙倒不知K心里百转千回,她就是想拍照顺便看看能不能赚零花钱罢了,自然不希望因爲自己的年龄被拒之门外,赶快追加了一句“不过,我下个月就14岁了,半个月都不到。”语毕仰头盯住K的眼睛以示自己的可信度。

“既然如此……”你没有抓住我要放过你这个机会…“今天主要试一下妆,再培训你一下吧,看你是个新人,一下子估计也拍不出我要的效果。”

“听你这样说…是会拍很多次吗?”小熙有点高兴。如果以後能有一个长期合作的摄影师对她来说肯定方便很多。虽然在某些方面小熙几乎没有常识但整体来说她还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要看你定妆和试拍的效果。”

“所以说如果我拍不好还是会换人的是麽?”

“也可以这麽说吧。”K觉得自己内心的恶趣味正在渐渐觉醒,看着这个女孩子懵懂却又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他就很想蒙骗她。然後挑逗她,诱奸她。想看她一本正经的做着那些女孩儿会害羞的事情,听她直白的描述自己身体的感觉变化,毫不掩饰的发出快乐的声音,拜托他帮她解决心中的困惑身体的迷茫。哈哈要骗她说小妹妹,帮叔叔舔棒棒糖麽…他竟然不知道自己也有做怪蜀黍的潜质。

“嗯,虽然我学东西挺快的,但是我是一个新人,你要多给我几次机会。”她讨价还价。

“好的,我会耐心教你的。不过…”

“不过什麽?”

“你要懂得,我们在做的也是一门行爲艺术,你要全身心的投身于艺术。”他开始洗脑。

“听起来有点深奥诶,我不太看艺术展,不是很懂…你要我怎麽投身,不就是乖乖不动让你拍麽?”

“当然不是乖乖不动,你要有想法。傻愣愣的我能拍出什麽?你不知道很多好的照片都是抓拍出来的麽,就是当你在认真想一件事或做一件事的时候,我抓拍出你某个瞬间的动作表情。懂麽?”

“大概…有点懂吧…总之K先生你看起来很有经验的样子,你教我,我回去多练练就好了!”

“你有爲此现身的决心?”他偷换概念道。

“有。”

“不过,我不轻易教人,你没有宗教信仰吧?”他记得有些宗教是有规律的,他还是要先问清楚。

“没有,怎麽了,这有什麽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爲如果你想让我教你就要信我,遵从我的规律。”他开始鬼扯。

“这有什麽难的?”

“当然不难,心诚就不难。”

“说的好像邪教一样。”

“你这样说也没错,怎麽你怕了?”他吓唬她,再给她一次反悔的机会,

“当然不怕,你会黑魔法麽?需要魔法阵麽?”小熙突然很有兴致。

“不会黑魔法也没有魔法阵,不过有神奇的修行。”

“什麽神奇的修行?”

“别着急这个要慢慢来,往後你就懂了”

“好,那我们先做什麽?”

“首先要记住我跟你说的一切都是秘密,不许让任何人知道,嗯?”

“讲了会怎样?”

“讲了说明你不信我。”

“你怎麽知道我讲了没?”小熙突然有点小得意的问。

“我自然有我知道的方法,这也是一种对你的考验罢了。但是我知道现在你是相信我的,并且希望我教你。”毕竟他比她虚长了许多岁,要是这都看不出来就别混了。

“我就先信你好了!”

“乖。”说着他摸了摸她的头。

她把K的手从头上举起来,不满道“你不要把我当个小孩子!”

“你哪里不是个小孩子了?”

她挺起胸脯,“你看我胸前不是平的!”

“你这衣服我也看不出什麽…不过不是平的就是大人了?”

“当然了,我已经是个熟女了!”

“熟女?你懂的还挺多的。”他忍笑。

“那当然了!”

她顺势把他的手,拍在了自己的胸前,真的是很不温柔的拍上去的。“看不到摸总能摸出来吧!我妈说了,不能让她以外的人摸我的胸和屁股。”说着拿着他的手在她胸前挪动了几下,又转过身把他的手带向自己的屁股揉了两下。“现在我给你摸了表示我很信任你!”这种摸法虽不至于让K有什麽太美好的观感,但也让他对小熙的手感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好了,你的诚意我感受到了,既然你认爲自己是个'熟女'我就用不用对待小孩子的方式与你交流了,需要你做什麽我就交代给你,如果你不懂再问我。ok?”

“嗯哼。”

“你过去坐一会儿,我去给你找教学视频来。”他要去看看什麽程度的“教育片”给她看比较合适,他不想一下子吓到她。

“好的。”他刚转过身去她又开口道“竟然您做我的老师了,我还应该继续称呼您K先生麽?”小熙的问题其实是很简单的,在K这里却又萌生出了些不纯洁的画面,当她在自己身下之际喊自己什麽才显得撩人呢?不能太俗气也不能太露骨…但最好有能有一点背德的快感…K活了二十几年从来不知道自己竟如此猥琐…“就叫先生吧。”不论是对陌生人的泛称还是对主人的尊称…都好极了!

“sensai那个先生麽?不错”说着她鞠了一躬,“先生请多多指教!”对了…还有对师长的尊称…这个词真的很不错。

-------------------------------------------

谢谢昵昵和苍穹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