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了麦就该催缴公粮了。收公粮是村里最重要也是最难干的工作,现在麦子不值钱各种收费又多,种地就赚不了几个钱,村里的贫苦户、无赖户都不愿意缴粮,都想要村里给减免点。“刘明是个教书匠,才当上村长没什么经验,这事肯定弄不好!”最近民生弟兄四处鼓动了一般亲友,让他们拖着、抗着,让刘明这个活王八熬煎。

刘明现在很头疼。收公粮了,可村里有将近四分之一的村民拖着不肯交,弄得刘明没办法。镇里对交公粮是有限期的,刘明急的带着两委会成员挨家挨户的催粮,可眼看期限要到了还有那么多村民不肯交粮,刘明急的一筹莫展:“哎,这可咋办呢?”“都是民生民权这两个狗日的捣的鬼!”牛娃气乎乎地大骂。最近为了催粮牛娃几乎天天和人吵,憋了一肚子的闷气。“村长,这事其实也好办,你把这事情全交给我,按我的法子弄,你别参合,保证一周之内让这伙贼熊都乖乖的听话!”胡子拍着胸脯大包大揽。“胡子,你…你可不要弄出什么事情来?”对胡子刘明可是不太放心。“刘明啊,这事我看就让胡子弄吧,人善有人欺马善有人骑啊,不用点手段是不行的!”祥叔叹息着说。“就是,不能太软弱了,对那故意不缴粮的就是要强硬起来!不过,也不能一刀切,对那些贫困户和确实缴粮有困难的,咱村里该补贴还是要补贴的!”土娃说。“嗯,这样吧,咱开个会,把两委会成员和村民理财小组、村务公开监督小组的成员也都叫上,把该补贴粮税的困难户的名单给定一下,咱尽量做到公平公正!”刘明说。

娟子早晨从新城酒店出来便给胡子和两个娃儿买了些早点,骑着踏板摩托就直接回家了。推车刚进院子娟子就惊呆了:自行车、洗衣机、电视机、架子车……院子里乱七八糟地堆满了东西,甚至还有三只羊一头牛……娟子看得头多大,赶紧提着早点走进屋子。“胡子,院子里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堆了那么多东西啊!”娟子见胡子还赖在被窝里,气得她拧着胡子的耳朵就把他提了起来。“哎呦…哎呦!娟子你轻点啊!”胡子捂着耳朵坐了起来。“外面乱糟糟的怎么回事啊?”娟子气乎乎地问。“嘿嘿,那些啊,是咱的政绩呢!”胡子得意地笑了起来。“什么政绩啊?”娟子好奇起来。“前向刘明收公粮不是收不上来吗,就交给我了,嘿嘿,昨个我带着伙计到那些不肯缴粮的混球家见啥搬啥,你不是不肯交粮吗?哼,我就用东西顶替,明天这伙子人要是还不给我回话,我就带人把这些东西都拉到县城里卖了,看谁能弄过谁!”胡子一边说一边穿上衣裳。“胡子,你真行!院子里这些东西至少能卖几万块。”娟子笑着说。

“胡子哥,胡子哥在家吗?”娟子和胡子正吃早点呢,就听见外面有人喊叫。“谁啊?”胡子手里拿着半根油条走了出来。“宝山、癞子,你俩咋来了?”“胡子哥,我来要…我的牛……”癞子结结巴巴地看着胡子说。“要东西能行,去到村委会把该交的粮税给咱一交,拿着条子过来领东西!”胡子粗声粗气地说。“胡子哥,不是咱故意跟村委会作对,娃病了,家里钱紧,真的,能不能……”宝山看着胡子可怜兮兮地说。“滚你妈的!哭个屁穷,明个不给老子把条子拿过来,我就把这些破烂全弄到县城卖了当税款,哼,老子肯定还能有赚头呢!”胡子冲着宝山大骂。“胡子哥,你…你看……”癞子张口结舌的还想说点什么,但却被胡子给喝住了:“滚,滚蛋,粘呼个屁,快滚去交粮去!”宝山和癞子无奈地拉着脸走了出去。“哎,小子,来领东西的时候记得买烟!”胡子冲着宝山和癞子的脊梁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