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李怀璟刚过了大年初三就该收拾行装到镇上去了,二月初九的会试近在眼前,稍作休整后便该进京了。

这几天黎秋总是恹恹地提不起精神,李意期做错了事儿,哪里还敢主动碰她,只能小心翼翼地照顾着,连小姑娘皱个眉头都心疼,可女孩儿自始至终没领男人的情。这会儿李怀璟要走了,两人倒是难得的现在一块儿送他。

“好了,做什么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若是会试未过,阳春三月便回来了。即便侥幸进了殿试,五月间也可归家,我自会照顾好自己……”李怀璟无奈地看着满眼不舍的两人,故作从容,“倒是你们,真不是让我省心的样子。大哥,若我高中回来,可是要秋儿揣着小娃娃来迎我的……”

听着他这样的打趣,李意期和黎秋双双红了耳根子,一时倒也没了分别的愁绪。

黎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从怀里掏出一块晶莹温润的玉佩子来,犹豫了片刻,还是交到了李怀璟手中,“如今的世道,不打通关节都是难为京官的。”

女孩儿压低了声音,颇为认真地看着他,“你的文章我也瞧过几篇,也信你定是栋梁之才。若是进了殿试,拿着此物去尚书府上,寻了新任礼部尚书戴大人,他与家父素来交好,想来能够帮衬一二。只是你需行动谨慎些,被人瞧见,落了口实到底不好。”

李怀璟深深地看着女孩儿水润的眸子,心中泛起惊涛骇浪,本朝设丞相一人,六部尚书各一人,位同副相,而眼前这个姑娘,竟与礼部尚书有所交集,可见其父亦是……

李意期虽不懂这些,但还是意识到小姑娘的不简单,同样惊诧地看向她。

“你们不必猜,等你高中归来我自会把底细交代清楚。父亲虽遭不测,但这位戴大人原是信得过的,不会连累了你去。”

“不不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李怀璟连忙接过了玉佩,小心地藏进怀里,读书人空有傲气清高无用,必要之时还需借外力,方可上青天,“你的话我都记住了,定然不负所望。”

黎秋对着他笑了笑,其实自己也不是没有私心,或许父亲的仇,还要倚仗眼前的男儿方能尽快得以昭雪。但这些话,现在说还是早了些。

……

黎秋目送着李怀璟消失在白茫茫的雪地中,又去逗了会儿白鹿,才缓步进屋。

而李意期一直注视着女孩儿的一举一动,就这么沉默地站在一旁看她。

“还不进屋,在外头很凉快吗?”黎秋走到一半,回过头来没好气道,“真是个呆子……”

男人黝黑的眸子听了女孩儿的话霎时亮了起来,这是三日来弟妹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怎么能不让他欢欣雀跃!呆子也好,傻子也罢,只要她肯理会自己就行!

“弟妹,等等我……”李意期难掩嘴角的笑意,急忙跟了上去。

男人有些情怯地勾住女孩儿软乎乎的小手,再把它整个儿圈在温热的掌心里头,一边小心地打量着小姑娘的神色,见她只是红了红脸,没挣扎也没生气,才偷偷松了口气,这模样倒真像是初尝情爱的毛头小子。

黎秋任他这样拉了一会儿,才羞赧地抽了回来,轻声道:“该去做饭了,你过来帮我……”

说完,女孩儿就一阵风似的逃走了。

李意期攥了攥手,里头还残余着小姑娘的温度,不由傻笑出声,也随着她进了灶房。

一进屋,男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女孩儿俯身时棉裤包裹的小屁股上,挺翘滚圆,还有前面那一对儿玉兔,沉甸甸地被衣裳兜住。

李意期只觉得脑袋里的一根弦“嘎嘣”一声断了个彻底,三日不曾近女孩儿身的躯体飞快地热了起来。双眸沉沉地盯着女孩儿的背影,上前紧紧拥住了她,叹道:“弟妹……大哥好想你……”

黎秋早就觉察到身后的男人,便也没被吓到,无奈地笑道:“不是天天在你面前吗,有什么可想的?快松开我,该做饭了……”

李意期大狗似的在女孩儿颈项嗅着,一股股热气喷得她直痒痒,“弟妹……咱们不吃饭了好不好……”

说着,男人暗示性地拿早已昂首挺立的大肉棒子在小姑娘的臀上顶弄了一番。

“别……”黎秋霎时就软了腿儿,嗓音里似是沾了水。男人作怪的大手已经覆在了胸前的绵软上,隔着衣裳上下揉搓,“大哥……不吃饭不行的……”

“没事的……大哥给你吃别的好不好……”男人的声音喑哑而低沉,说着就拉着女孩儿坐在了灶前的杌子上。

男人身形魁梧,这么一张小木凳,他一个人坐都嫌不够,更别说两个人了,黎秋就惊呼一声,被拉扯着坐到了男人壮实的大腿上。

李意期岔开了腿,一手麻利地解开了裤腰带,那雄壮无比的大龟头已经不甘寂寞地钻出了亵裤,黑红硕大地呈现在女孩儿眼前。黎秋何曾在大白天见过这东西,不由看楞了神。

男人让女孩儿分开了腿儿坐着,粗实坚硬的大腿不着痕迹地在她腿心磨蹭着,一面拉过小姑娘的手放在自己吐出一股淫液的大龟头上,嘴里蛊惑道:“弟妹,喜欢吗?喜欢大哥的肉棒吗?”

黎秋讷讷无语,驼红着脸任男人拉着手攥下了亵裤,整支青筋环绕的粗黑肉棒就这样直挺挺地耸立在李意期胯间。

男人张大了腿,似是要让小姑娘看得更清楚些,那乌黑的大囊袋就这么垂在杌子上,衬得上方粗长硕大的长枪好不威风。

李意期想过了,要想小姑娘不排斥两人的房事,首先要让她喜欢上自己这根阳具,只有中意了自己这大宝贝,方能每日离不开它,那时琴瑟和鸣便不在话下了……而他对这个可有十足的信心,天下哪里还能找到比他生得更好的命根子呢。

“弟妹,告诉大哥,喜不喜欢大哥的大肉棒,嗯?”男人握着女孩儿的手套弄着茎干,故意挺跨,让她将自己圆润又泛着光泽的龟头看了个仔细,“弟妹,二弟的话你忘记了吗?二弟让你揣着小娃娃去迎他呢……要生小娃娃,大哥就要把阳精射到你的小子宫里头去,瞧……弟妹,就是这儿,看到大哥龟头上的这个眼儿了吗,精液就是从这里射出来的……”

黎秋难以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受,虽然羞人紧张得很,还是看着男人粗黑的肉棒移不开眼。她虽见过几副春宫图,但到底是画的,再精致也没有实物好,况且……这个男人的阳具生得真真是诱人挺硕得很……

李意期见小丫头看呆了,眼里满是湿漉漉的水光,便知她定是欢喜得很,再添了一把火,“好弟妹,你不是饿了吗……大哥喂你吃大肉棒好不好?”

(本文独家首发自POPO原创市集http://www.popo.tw/books/610675)

————————————————————

灶房play,GET!

咱们开篇黎大人被抄满门的仇还没有昭雪,你们是不是只顾着大哥吃肉早就忘记了( ˃᷄˶˶̫˶˂᷅ )过了这部分剧情,再吃个肉,这个故事也就差不多要完结啦~

看到大家群里和评论说起上榜的事情,我自己是这么想的,因为本来在这里写文就是写着玩,既然是写着玩,当然大家高兴就好啊,所以才会你们想看什么我就写什么,不然我这种有点操守(并没有)的作者还是很任性的(///ω///)

因此呢,上榜啥的你们的作者不是很在意,有现在这些读者的支持就很好啦,谢谢大家哦(๑• . •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