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曼路注意到祝亦帧的时候,是她对他产生了好奇。

“陈曼路,等会来办公室一趟。”

下课铃一响,身为班主任的数学老师就喊了陈曼路。

办公室,数学老师自顾自倒了一杯水,吹了吹上头飘着的热气,眼里带着笑意看了看自己班的班长。

“祝亦帧同学在班里过得怎么样?”

陈曼路没想着班主任喊她是问这个,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脑子里开始回想祝亦帧。

从上周转学过来,他就在年级里引起了轰动。

说是去年全市联考的第一,原本在市里最差的高中,是校长亲自用重金福利挖过来的人才。

江市是A省的省会城市,毋庸置疑,江市一高是A省出了名的重点高中。

“李老师,祝亦帧同学真的有这么厉害啊?”

班主任捧着水杯“嗯”了一声,“那是校长看好的清北苗子,就你那物理,可得跟人好好学学。”

陈曼路皱着鼻子,噘着嘴。

祝亦帧从转学过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坐在班里的最后排,平常也不爱见他和别人说话。

陈曼路发作业的时候,祝亦帧倒是抬头和他对视过两次。

眸子冷冷清清的,叫人看不出来他心里在想什么。

不过他皮囊倒是极好的。

一米八五的个子,在年级里不遑多让。

少年皮肤好,陈曼路注意过他的侧脸,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阳光洒下来,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似的。

宽肩窄腰,校服穿在他身上一点也不显得松垮,倒是穿出几分随意的时尚感。

陈曼路不仅在心里“啧”了一声,难怪这周他们班的访问量是以前的好几倍。

“李老师,我看祝亦帧同学是个能够耐得住寂寞的,在哪都能适应得很好。”

办公室还有其他任课老师在,听到陈曼路的这句话都噗嗤笑出了声。

“祝亦帧,你看看班长对你评价多高?”

陈曼路心里一惊,连忙转头,恰好对上少年冷清的眼神,倒是比以往还多了份幽深。

“是吗?”他薄唇微抿,紧盯着陈曼路看了一眼,视线就移开了。

但是低哑带着缱绻的声线却是在陈曼路心里敲了下。

陈曼路低着头,朝老师道了别,低头走开了。

办公室的门有些窄,祝亦帧站在门口还没进来。

陈曼路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因着身高优势,他恰好看到那弯着的修长的脖颈,视线上移,是泛着粉红的双耳。

祝亦帧又低低笑了声,意味不明。

***

陈曼路是走读生,小区就在学校附近,晚自修结束,她收拾好书包往校门口的方向走。

因为在班里磨蹭了会儿,比平时有些晚,陈曼路打算抄近道回家。

那是一条巷子,没住什么人,但是以往她也经常走,倒是没什么害怕。

刚进巷子,她就听到一声模糊的嘤咛声。

陈曼路皱着眉往里头走,嘤咛声越来越大。

哪有少女不怀春?她也是看过小黄文的人,隐约明白是什么声音。

她咽了下口水,大着胆子往里走,有点好奇,心里又带着不屑。

什么人啊,在巷子里办事,还真不怕被人撞见?

她正腹诽着,突然听到原本哼哼唧唧的声音染上了哭腔。

“祝亦帧,奶子给你摸啊~”

陈曼路:……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往前探头出去,看到的场景让她脸红心跳。

拐角一棵老槐树下,没什么灯光,两人正侧对着陈曼路。

女孩子穿着隔壁技校的校服,跪在上半身只穿着衬衫的男孩子面前。

女生上半身几乎半裸着,她一手捏着自己的奶子,嘴巴隔着校服裤子舔上祝亦帧胯间鼓鼓的一团。

“好硬啊,亦帧。”

“唔,鸡巴好大,好想吃……”

“奶子给你摸,操我,求你了……”

陈曼路见她嘴里哭着哼着拉着祝亦帧的手就往她自己的胸上放。

从陈曼路的角度望过去,女生胸前的两颗早就挺立起来了,她难耐地挺挺腰身,奶子在祝亦帧的手心里蹭着。

小舌不停地伸进伸出,祝亦帧胯间鼓鼓的一坨,因着被那女生口水浸湿了,陈曼路甚至能隐约看出里头那根的形状。

直硬硬的一根,歪躺在内裤里。

陈曼路望着这场景,感觉下体有些湿。

“骚货。”

祝亦帧的声音依旧冷清,叫人听不出什么情绪。

他骂了一声,跪着的女生却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样,身体颤抖了一下,嘴里浪叫一声。

祝亦帧抽出被女生拉着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陈曼路就见他从校服口袋里拿出一包湿巾,皱着眉头擦了擦手。

他眉头紧拧着,一根一根地擦拭着手指,好像刚才是染上了什么细菌一样。

而后,他又拽出一张湿巾,抬头时好像漫不经心地朝着陈曼路的方向望了一眼。

叫陈曼路吓得一激灵,身子往墙壁后头藏了藏。

陈曼路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提心吊胆着,也不知道被人发现了没有……

听到祝亦帧轻笑一声,那女生嘴里的哼哼声不见了。

陈曼路终究没有抵住好奇,往外瞟了一眼。

祝亦帧眼神缥缈,不知道望向何处,手上动作却有条不紊地擦着胯间。

明明这动作如此不堪入目,偏偏在陈曼路这外人看来又不色情。

倒是……冷清的外表配上修长手指抚在胯间的动作,勾人极了。

“滚。”祝亦帧睨了还跪着的人一眼。

“不管你到底是真喜欢我,还是发骚了,都别来烦我。”

等女生走掉,祝亦帧才哼笑一声。

陈曼路看他不走,也不敢往前走。现在出去了算什么事儿?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都看到了?

多……尴尬啊。

“还没看够?等着看下一波直播呢?”

祝亦帧斜靠着大槐树,双手抱怀,目光直指陈曼路。

“过来。”

他声音低哑,带着点笑意,和平常在班里说话相比,带着暖色调。

陈曼路摸了摸鼻子,想躲是躲不过去了。

见她磨蹭着不肯走过来,祝亦帧嗤了一声。

“怎么?看湿了?小骚逼是不是流着水不敢动了?”

陈曼路感觉“轰”地一下,面红耳赤。

她……听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