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君堂回到了家,发现萧如妙正在做晚饭,看着小小的女孩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哼着轻快的小曲儿,心中一动,走到女孩的身后环抱住这个又软又香甜的小东西。

沉浸在自己烹饪世界的萧如妙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奈何苏君堂把自己抱的很紧也是没有跳起来,有些结巴的哄着他放开自己,饭马上做好。

哪知苏君堂不仅不放开,还把头凑到她的耳边咬着耳朵低沉的说

“我从后面干你好不好?”

萧如妙后背抵着苏君堂的胸口,他说话时候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胸腔的振动,再加上耳朵上敏感的热气,苏君堂无疑就是她的催情剂,让她立刻红了脸,湿了穴。

“太犯规了…你快放开我,锅要糊啦!”短暂的失神后萧如妙终于想起自己还在做饭,挥着铲子挣扎了起来。

苏君堂也不恼,正好自己也饿了,坏笑着放开了她,跑去客厅乖乖等开饭。

——

吃完饭后萧如妙收拾起碗筷,看着吃的精光的饭菜,突然就成就感爆棚。

洗好了碗出来,听到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应该是苏君堂在洗澡了,萧如妙坐在沙发上随便打开电视浏览着打发着时间,等苏君堂出来她再去洗。

过了一会儿,苏君堂从浴室只简单的围了一条浴巾在腰间就大摇大摆的出来了。

被水打湿的头发半遮住少年的视线,发梢上的水珠顺着少年英俊的脸滴落在胸膛,又一路滑到腹部清晰的腹肌线上,萧如妙直接看呆了,遥控器从手上掉了下来。

听到声响少年嘴角勾起,像一只大型犬一样扑了过去。

“喂苏君堂,等下啊!还没有洗澡……”被扑了个满怀,少年身上干净的味道让自己感觉自己有些脏兮兮的。哪知少年不仅不起来,还开始对她上下其手。

“白天在学校厕所自慰还高潮的小荡妇,骚逼还来不及洗就开始勾引我了呢。”

“我我我我才没有,你放开我,我这就去洗啦!”被他说出来的窘迫,萧如妙恨不得现在就钻进沙发缝儿里。

“就着你今天白天的淫水捅进去不是更爽?”蹭着萧如妙的耳边说完又张口含住了她的耳垂,细细的吻舔着。

“唔啊……”耳朵上敏感的刺激让萧如妙媚叫出声。

“鸡巴硬了一天了,就等着回家操你呢”隔着衣服揉着萧如妙的奶子,看她舒服的仰头呻吟接着问“被揉的这么舒服?怎么自己还挺着奶子拼命往我手里送呢?”

“唔唔,就是好舒服啊……”

“还想让我怎么揉呢?今天教你了很多,我现在要检查你有没有好好听主人的话呢”

萧如妙双眼迷离的回想着今天在学校卫生间被苏君堂命令的细节,然后稍微脱离了他的魔爪,把自己的衣服连带着内衣一起推高,露出了两只白嫩嫩的乳房“要,要掀起来衣服方便主人揉…”

苏君堂看着两只跳跃的小白兔,压着欲火没有一把抓住“继续说,想主人怎么对你。”

“…主人,揉…揉揉人家的胸”嘟着嘴巴欲求不满的晃动着身体让小白兔欢快的动了起来。

“什么胸?教你多少次了,给我说下流些,重新说!”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苏君堂恶狠狠的说道。

“是…是奶子,想被主人揉奶子,奶子好骚,好痒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