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摸底测试??”

没有开学典礼、没有学校概况介绍,在雄英「自由奔放」的特色校风支持下,相泽消太很自由地决定了开学第一堂课的内容。

“对了,汐海时青作为学校特招的保送生,可以不用参加测试。”相泽消太淡淡地补充了一句。

在结伴去换运动服的时候,大家已经知道(打听到)了汐海时青的名字。众人对于美少女不参加测试没什么异议,漂亮的女孩子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呢:)

汐海时青从队伍里走出来,很自然地接过了相泽消太手里的记录仪和登记表,“那,我替相泽老师给大家登记吧~”

长相精致漂亮的女孩对他们微微一笑,瓷白的肌肤反射柔和的太阳光,一双盈盈的蓝眼睛有着绝美的色彩过渡,微微凹陷的眼窝和挺直的鼻梁有一种轻混血感,像是希腊神话中的阿佛洛狄忒。

HP-99999!

这谁顶得住啊!!

某几个被电晕的似乎已经灵魂出窍。

“看来你们很有精神,”相泽消太平静地道,“那么,我决定将测试成绩倒数第一的学生,视为没有希望的废物,”

男人仰起头,修长的手指将额前的碎发捋向脑后,将那恶劣的笑容毫不掩饰地暴露出来,泛着红血丝的双眼向下俯视着他的学生们,用低沉又磁性、还带着丝懒洋洋的语气道:“直接开除掉吧。”

******

“绿谷君真是厉害呢,”汐海时青与绿谷出久走在去保健室的路上,女孩柔软而带着甜的声音让绿谷本就通红的脸像是要冒气一样 ,“居然有威力这么大的个性。”

绿谷因她毫不掩饰的夸奖而害羞地捂住了脸,这还是他第一次单独和女孩子一起走,“并、并没有汐海桑说的那样厉害……我、我现在还控制不了它,刚才还因为个性测试,让手指受伤了……入学考试的时候更严重,整只手臂都失去知觉了……不过我、我会努力去掌控它的!幸好相泽老师说的开除都是假的balabala……”

汐海时青笑着听身边陷入自己思绪的少年叭叭叭的说个不停,两人身高相仿,少年一头绿色的卷毛印入蓝得深沉的眼瞳里。

“绿谷君,到了哦。”

轻柔的声音打断了少年的话,绿谷尴尬地摸了摸头,敲门以后走了进去,心里暗自后悔,呜呜呜怎么在汐海桑面前说了这么多废话,希望不要被讨厌啊QAQ

单纯的少年没听到身后的门“咔哒”一声被上了锁,也看不见漂亮的女孩诡谲的眼神。

“哎?治愈女郎出差了?”绿谷出久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小纸条,“嗯—— ‘医疗用具请随意使用,紧急情况请联系xxxxx’…… ”

绿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刚使用过smash而毫无自觉的食指,找出医疗箱准备先包扎一下。

一只雪白的小手扣住了他的手腕,绿谷红着脸惊愕地抬起头,“汐、汐海桑?!”

“这么严重的伤可不能随便包扎哦,绿谷君。”汐海时青用一双萦绕着雾气的双眸与他对视,蓝色的瞳孔比刚才暗沉了许多,她用一种柔软的、带着引诱的语气道:“绿谷君知道我的一个个性是「植物」吧?”

绿谷出久呆呆地注视她,点了点头。

红唇勾起一抹带着蛊惑的笑容,她凑近了绿谷的脸,甜美的呼吸喷洒出来,“其实我的植物也可以「治愈」哦,只要绿谷君付出一点点的代价……”

“什、什么代价?”

绿谷下意识地问道。

回答他的是一个带着草莓味的、香甜的吻。两人的近在咫尺的鼻息暧昧地交织,空气都变得粘稠起来。

绿谷出久整个人已经傻掉了,“我我我我、你……”

汐海时青轻轻地把少年推着坐在了病床上,她的笑声让绿谷整个人都恍惚起来,灵魂与躯壳都像是分离开了;接着腿上的柔软触感更是让他浑身一颤。

“汐、汐海桑,你……”

话没说完,就被接下来的吻吞没。女孩双腿分开坐在绿谷的腿上,手臂环住他的僵硬的脖子,纤细却格外有料的身体隔着衣服与少年亲密接触。

红润小巧的舌尖试探性地伸入对方的口中,发现并没有被抗拒以后,就肆无忌惮地开始掠夺对方的唾液。

“唔、汐……”

绿谷面红耳赤,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座雕像,一动也不敢动。但因为说话而使两人的舌头相碰触,女孩情不自禁地“嗯”了一声,娇媚的让人骨头都酥麻了。

绿谷的瞳孔缩了缩。

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手已经环在了汐海时青纤细的腰肢上,舌头开始笨拙地与那大胆的小舌缠绕起来。

怀里的女孩半睁着深蓝色的双眸,长而浓密的睫羽上沾染了几滴晶莹的水珠,像是被别人狠狠欺负过的模样。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令人血脉贲张的“啧啧”水声、偶尔响起的猫咪一般细细的呻吟,和压抑的喘息声。

绿谷出久双眼迷蒙,他是不是在做梦?新班级里最漂亮的女孩子,在开学第一天就和自己在保健室里接吻什么的,一定是在做梦吧?

“唔……”

汐海时青主动推开绿谷的肩膀,两人原本贴合在一起的唇瓣间拉扯出淫靡的丝线,女孩满足地舔了舔红肿的嘴唇,轻轻地喘息一口,然后将小脑袋靠在绿谷经过训练已还算厚实的肩膀上。

“多谢款待~”

柔媚带喘的声音在绿谷的耳边响起。

汐海恶劣地向那赤红的耳垂吹了一口气,满意地看到上面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莹绿色的光芒覆盖住绿谷受伤的手指,绿谷感受到手指上的一阵暖意,那黑紫色的手指便恢复如初。

“现在……”汐海的双眼变得莹蓝,含着蜜的声音诱人无比,绿谷感觉自己像是被当成了美味的食物。

一只手慢悠悠地从绿谷的肩膀滑下,抚摸过剧烈起伏的胸膛、隔着校服也能感受到的结实的小腹,然后“咔哒”一声解开了对方裤子的皮扣。

“来享用正餐吧♡”

——

先搞主角!小天使好美味呜呜呜

下一章搞事情!

那几个字我已经说累了——

收藏留言珍珠三连!!

作者都不鼓励,怎么给你们更新鸭?!叉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