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娣呼吸不上来,双手挡在胸前试图推开他,“丞相,您魇着了,快醒来唔……”

芸娣话没有说完,忽然被堵住嘴,同时双手被束起来架在头顶,桓琨上身探进床帐,双手紧紧捏住她肩部,嘴唇压着她的脸肆意游移。

他温柔地亲吻但又显得笨拙,没有一点章法,像是发泄一般,他体内有一股火,这股烈火烧得他双眸发猩,失去理智。

芸娣被他堵住嘴,完全喊不出声儿,又被他亲得唔唔呜咽,身子往后倒塌下去。

桓琨压着她,亲她的脸,亲不够,那股火完全没有发泄,大舌卷入她舌中,吮得她舌根发疼,口水声滋滋作响。

屋门隔开外头的雨声,因而这声格外响亮,伴随着喘重的呼吸声,分外暧昧。

桓琨修长的手掌不满于紧箍她身子,指尖往下滑去,眼下虽失了智,动作仍敏捷精准,很快找到系结的衣袋,轻轻一扯便散了。

芸娣只觉身子一凉,紧接着,胸口的绵乳被只大手覆上,重重地揉捏起来,桓琨着她脸儿,手里握住奶子,同时胯下的巨物早已抬头,凶猛顶上花心。

“不要。”芸娣察觉到身下异样,不觉小腹收紧,被他吮吸的香舌呜呜咽咽,含混地叫出来,“不要……”

虽然不清楚,可这一声儿里深藏的无助惊恐,直破开桓琨眼前浓雾,传到心扉上去。

一瞬间,桓琨所有的动作停下来。

他直起身,离远看她,仿佛要看清她样子,黑夜里眼眸仍血红可怖,却多了一丝清醒。

便是靠一丝仅有的清醒,唤醒他内心深处的怜惜。

芸娣见他不动,不知他接下来会怎么做,正心跳如鼓,忽然桓琨从她胸口翻身仰躺在一侧,声音喑哑,“打晕我。”

桓琨前后变化太快,芸娣愣了一下,随即趁他目前还清醒,费力地用被捆住的双手举起瓷枕,小心翼翼对准他脖颈间,咬牙砸了下去。

桓琨不曾避开,一下被瓷枕砸中,接着纹丝不动。

芸娣见他昏厥,慢慢咬开帕子,之后悄然打开窗子,见阿虎靠在红柱上打瞌睡,隐隐有鼾声,便知他没有察觉屋里的动静。

趁他睡意还深,芸娣拖住桓琨的肩膀悄悄带回隔壁,又费力拖他上床盖好被子,做完这一切,后背已出了一身热汗,手心都湿湿的。

芸娣本来要走了,却听到桓琨沉重的呼吸声,一下下敲打她心头,显然中了春毒,她跪坐在床头,黑夜里看他,似乎面色泛起不正常的红润。

芸娣见不得他这样子,心里落了担忧,伸手往他额头探了一下,竟是惊人的滚烫,她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去寻阿虎,赶紧叫大夫来,可中途又顿住脚。

这里毕竟不是丞相府,丞相中春药的事一旦泄露,会有损名声。

而且细想来丞相中药时,应当察觉到体内有异,但没有叫大夫,显然有这一层考虑。

她若贸贸然惊动,只会叫丞相难堪。

而且一旦惊动阿虎,疑惑她怎么在这里,那时仍纸包不住火,她却不想让丞相知道今晚上这一出意外。

可叫不来大夫,芸娣从内心深处担忧,她是长在兰香坊,知道春药流传有多广,春药可以助兴,妓子们为了勾住恩客,有时候会多放几包,却得不偿失,曾有一回,那恩客吃多了,夜里竟死在了妓子的肚皮上。

而她侍奉的霍娘,更是善于用此物。

譬如先前那秦书生,缘何对霍娘情有独钟,不是对霍娘动了真情,而是霍娘在衣上熏了香,让秦书生嗅着又沾水,变成一个痴人。

在驿馆时,她从霍娘身上又嗅到这股熟悉奇香,便知她拿来对付丞相,当时被丞相看破,事后定然细问,而依霍娘的性子,会说一般留一半,只告诉丞相合欢香沾水会成春药,没有透露最要紧的一点。

倘若中毒男子心底无情,合欢香毫无用处,但若心底有一丝丝情,这一丝情在药物催化下暴涨成十分,一发不可收,变成世间最烈性的春药,药性越浓越是癫狂,事后不仅可能记忆错乱,变成疯子,身子也会被掏空大半。

丞相显然中了此毒,而如他这般的翩翩君子,这次动了色欲,想来心底对谁动情,不然便是如入定的菩萨,不会乱了分寸。

芸娣不禁想起丞相进屋之前,她砸在他脸上的茶盏,让他沾到了水,或许正是她的缘故。

芸娣心里怀满愧疚,跪在床头看他,直到他呼吸渐平似有好转,悄悄回屋。

此时她已是极累,带着一身湿意,很快坠入了梦乡。

然而很快的,她被重重压醒。

她睁开眼来,就见身上压着一具沉重的身躯。

竟是桓琨熬不住情欲的折磨,竟又醒过来,嗅着小娘子的香气寻摸过来。

桓琨几乎趴在她身上,胡乱亲着她身上,不知该落哪儿,似乎每处都想亲,甚至还轻轻啃了几口。

双手更没有停下,已经解开她衣带,然而这回芸娣刚察觉到一丝凉意,桓琨炙热的胸膛紧贴上来,将肚兜里的乳儿压得扁扁的,他掏出一只来揉,发泄情欲,胯下的巨物已耐不住戳她腿心。

芸娣下意识挣扎了一下,被他用手扣住双手,他胡乱地亲上来,意乱情迷地吻她的唇角,明明动作那么凶猛,却吻下来时温柔缠绵,仿佛要将一腔的爱意宣泄而出。

他亲了她半晌,阳具一直戳不准花心,有些疲累地伏在她颈窝处。

“郎君可知我是谁。”

“给我。”他声音沙哑,黑夜里,目光隐隐退去一丝猩红,亮亮的,却又有些委屈。

芸娣双手捧起他的脸,他垂眼亦望着她,眼眸猩红,呼吸喘重如烈风,再无一丝清醒可言。

这隐忍寻不到地儿的样子,又像一头寻不到家委屈巴巴的幼兽。

她心里充满了愧疚。

是她将他牵累成这样。

腿心间一直有硬物在重重地戳,寻不到花心,芸娣握住他的手摸到干涩的花心,声音怯怯的,有些羞意,“在这里,你弄弄湿,弄湿了插进去。”

桓琨下意识将手指插进去,随即被紧致的肉壁层层吸住,他感觉到快活,但同时也很难受,听了她的话,乖乖地用手指插花穴,插得湿哒哒了。

芸娣主动握住那一根形状惊人的阳具,趁他还没插进去,双腿夹住他的腰杆,声音也变得软绵绵的,“去你屋里好不好?”她已没了力气再拖他回隔壁一次,想让他乖乖回去。

“嗯。”桓琨沉着眼皮啄了啄她脸儿,胡乱亲下来钻她的颈窝,同时双手将她抱起来,面对面的姿势,腿儿勾在他臂弯里。

桓琨有些迫切,在腿心戳来戳去,芸娣握住那根炙热,烫的手心轻颤,软声道:“轻点儿,若惊动了人,就不让你插。”

桓琨脑袋在她颈窝里蹭了蹭,很亲昵的样子,脸闷着轻道了声嗯。

//////

还有一章,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