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非军训了一趟回来,吴心语下了早班,正在他的房间里看韩剧。

他走近了发现吴心语露出来的胳膊比他还黑,又去看了看她那张本来气色就不好的脸,现在看起来好像更惨淡了点,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惊讶,“你怎么晒成这样了?”

她起身走到厨房从冰箱拿出两罐可乐,丢给他一个,拉开拉环,喝了一大口,享受气泡在喉咙里欢快的跳动,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我本来就长得黑嘛,上下班走去走回,这边太阳又毒,那条路上也没什么树荫。”

徐非之前买过防晒霜,用完了,准备去一趟专柜。他盯着那些精美包装的礼盒,想着吴心语应该需要。导购问他买给谁,他也不太懂,要一套洗脸擦脸的自己用,另一套就只说味道不要太香,按导购推荐买了女士美白的,最后又买了两只防晒。

他把给吴心语的那套放在洗手间,清了清嗓子,故作不经意地说,“学校还有一套,你可以用我的,免得放过期了。”

吴心语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晚上洗澡后才注意到这些放在洗手台上的瓶瓶罐罐。以前没用过,觉得新奇,打开盖子嗅了嗅还挺好闻,用了几天洗面奶,没几次又开始犯懒每天用清水抹把脸了事。

在菠萝可可打工的大多是大学生兼职,再就是住在着附近的对工作没太高要求的人。

吴心语不属于任何一种,在不熟的人面前慢热,和他们又没什么共同话题可以聊,再加上她的“土穷丑”的形象,尽管她没什么存在感,还是成为了一个不讨人喜欢的人。

在一次上级检查中,被发现一张过期的时间标签,这是很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导致店长这个月的奖金大打折扣,他收到通告的邮件时脸色非常不好,质问是谁负责。

吴心语就这样被推出去,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迎来劈头盖脸一顿骂,其他人都在旁边看热闹,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她嘴笨,被连珠炮一样的语句堵得说不出话,只会低着头攥着衣角,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裴娜是唯一站出来替她说话的人,她的声音很甜,却有令人信服的力量,“这个标签写的明明是早上的时间,吴心语是晚班,怎么会是她写的呢?”

虽然吴心语就这样白白被骂,没得到任何道歉,真正做错事的人也没被揪出来,这件事就被其他员工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裴娜向她递来纸巾的那一瞬间,毫不夸张的说,吴心语觉得自己会记一辈子。

吴心语跟她抱怨了一句这边吃饭太贵了,裴娜就拉着她走到商场后面的一条热闹的小巷,原来这附近有一个中学,所以门口聚集了不少便宜的小吃店,街坊邻居常来光顾,自然味道也不会差。

她只用了一半的钱,就买到一碗水饺一个锅盔,真叫人开心。

吴心语先吃完,等裴娜,手肘撑在有些油腻的木桌上,翻了几页小说,看到反派把女主虐得死去又活来还不被发现的章节,想钻进屏幕摇醒男主,有些心烦,还是把手机放下了。

眼神四处乱瞟着,情不自禁多看了几眼裴娜赏心悦目的侧脸,又觉得自己不太礼貌就收回目光,“娜娜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呢。”

裴娜吃完最后一颗水饺,擦好嘴,大方地把脸往吴心语面前凑,“我化了妆的,眼线,睫毛膏,bb霜我也涂了。”

吴心语仔细找了半天,只发现了她眼睛后面的小尾巴,“这就是化妆吗?我之前怎么都没看出来?”

(写这段的时候我总想到微博上领卷的小广告orz,但好像我和现实朋友就是这样互相安利的哈哈哈。)

休息的时间只有四十五分钟,她们按时回到店里。下午三四点没什么客流,之前没有生意的时候,吴心语要么做清洁,要么就站着发呆,现在可以和裴娜一起摸鱼。

裴娜人很漂亮,性格也好,吴心语觉得她是仙女,可是她无论说话做事总是很接地气,所以她们才能有话聊。

她跟全店的人关系都很好,连带着他们看吴心语也开始感觉没那么糟心,可能这就是爱屋及乌。吴心语倒是懒得体味别人态度上的变化,她只觉得能交上裴娜这个朋友实在是太好了。

吴心语不能理解同事间的小团体,以为是职场剧才有的情景,毕竟电视剧的男女主角要拼升迁搏未来,如果不是钱很多哪里有必要拉拢或贬低。

可人的喜好其实从来就有,就像读书的时候谁会和谁扎堆,谁在谁背后讲他的坏话。只是换了个环境,不一样也一样。

虽然他们很闲,但是谁都没有耐心去探究一个人的内在,外貌就成为衡量她是否能成为自己朋友一员的唯一标准。外在如果没有优点,其他方面再优秀也是难以被发现的。

主动或是被动,人和人之前就是这样被分隔开,很现实,很残酷,很直接。

特别是他们这样普通的工作环境里,拉小团体也会变成无聊生活中的调剂。能闹出多大事呢?被针对不要紧,被误会也不要紧,因为其他人都不会在意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大家都是戏精,程度不同而已,戏散了,人也散了,才不会有那个自觉,无聊能害人。

倒霉蛋不能抱怨,那会变成玻璃心,等风水轮流,那也得打碎牙齿和血吞,谁都是这样过来的,不是吗。

吴心语打着电筒沿着小路,走回到家里,在沙发上瘫了一会儿,捶了捶因为久站而酸胀的小腿,又去洗澡。

她用了洗面奶,看了看后面的使用说明,擦了面霜,胳膊腿也抹好在超市买的身体乳,特别香又有点黏,不是很舒服。第二天她出门前记得涂防晒,穿了长裤,还不怕麻烦地打了伞。

做完这些吴心语长舒一口气,真是既累又废时间,难度系数甚至高于新饮品的配方。

但她觉得自己该坚持下去,裴娜说得对,“你要可爱一点,这个世界才会对你好一点。”

她照着镜子,想象着裴娜那张明媚的脸,不用比较,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希望,自己离可爱还真是差得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