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座之后,宋攸宁的耳朵立得简直比警惕时的猫咪还要直。

可没等她听出什么来,隔壁就已经吃完起身走了,急得宋攸宁直跺脚。

这一跺倒是把人家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了,明萧看到她俩停住了脚步,朝她们招了招手。

又回头朝和他一起吃饭的女生说:“陆同学失陪,我遇到几个朋友,你先回吧。”

那位陆同学也转过身来,笑道:“那也带我认识一下吧,这才刚转来,我还不认识什么人呢。”

明萧倒也没有犹豫,十分大方地带着陆同学坐在了她们旁边,反倒是陆同学突然有些不自在。

“小学妹,你长得真美。”宋攸宁一开口就是没头没脑的夸赞。

这个小学妹也的确是模样漂亮明艳,一看就是被夸奖着长大的。

“还没就聊上了?那要我有何用?”明萧也是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同班同学陆琴张。”

“‘林风纤月落,衣露静琴张’,果然很美。”辛念难得插了句话。

但陆琴张却一下就变了脸色,看向辛念的眼神有些难以捉摸。

明萧看了眼陆琴张,继续介绍:“这两位是高三的学姐,夸你美的是宋攸宁,杜甫人型复读机是辛念。”

“哈哈哈复读机真相了,她就是那种没有感情的读诗机器。”宋攸宁笑着接梗。

辛念察觉陆琴张的异样,秉着礼仪还是说了一句:“是我瞎猜的,如果说的不对的话,还请学妹不要放在心上。”

“对又怎样,不对又怎样,我的名字想叫什么就叫什么。”陆琴张话里的敌意直冲辛念而来。

宋攸宁心想:我去这是什么变脸妖怪,娇蛮千金的人设。

“哎哟小学妹,人长得这么漂亮,说话也多说些漂亮话吧。火气这么大,容易长痘噢。”宋攸宁说完就埋头吃了口饭,错过了陆琴张气愤的表情。

“那也比某些人成天只会卖弄诗词,矫情做作得强。”陆琴张越说越奇怪。

在辛念还疑惑于她为什么会和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这么针锋相对时,宋攸宁就摔了筷子。

“您哪位啊?认识多久了就说别人成天只会干嘛,不认识就别说话。”说完就拉着辛念走了,也没管当场愣住的明萧。

还一边走一边气冲冲地挽着辛念:“念念你也不知道回两句,露水喝这么多嗓子还没润好呐?”

辛念哭笑不得,因为宋攸宁每次减肥的时候总说辛念是来凡间历劫的仙女,每天喝露水果腹。

辛念能怎么回答,谁让宋攸宁竟然歪打正着说对了呢。

“唉,我就知道是不能指望你的,我们念念是神女,站在那里就是仙风道骨、遗世独立,将来可怎么办呐,真是让人操心。”

宋攸宁只差一句崽崽快来妈妈怀里了。

辛念问号脸,感情宋攸宁是把她当女鹅养了吗?!

她正要反驳时,宋攸宁忽然停住脚步:“不对!还有一件事!”

“还有纪野!”一边说一边抓住辛念的手,防止她羞遁,“刚才还问你来着,居然被美色诱惑让你逃过了,现在如实招来!”

辛念当下脸就红了,发现这个情况的宋攸宁激动的不得了。还是辛念拉住了她,她才没在校道上手舞足蹈。

两个人一路说着悄悄话,回到了教室。

辛念这时还没意识到,她在纪野和宋攸宁面前,早就和那个九天之上薄情寡性的神女辛念大有不同。

她现在还真有点像个俗世里平凡的人,会和闺蜜打闹,也会少女怀春。

----------------------------

阿千:阿千我也把念念当女鹅养,所以...女鹅你什么时候才能吃上真肉啊(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