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段恒……已经上课了,你先回去吧。”

宁婵转身看着他,这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手足无措地站在冬天的阳光里,一低头又马上把脸撇向一边,急得耳朵和脸都红了。

宁婵笑了笑,这个无措的模样,像极了她第一次喜欢人的笨拙。

想到这里,她低头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

段志恒抬起头看着宁婵,鼓足勇气说道:“我叫段志恒,学姐可别记错了。”

宁婵看他傻得格外认真,点点头,承诺道:“好的,我记住了,你赶快回去吧!”

这节课是体育课,想到体育老师那张可怕的马脸,段志恒这才不情不愿地先下了楼。

见他走了,宁婵才慢吞吞地回了教室。

推开门,众人将目光放在了宁婵身上,数学老师放下手中的课本,严厉地冲她说道:“上课多长时间了?!你现在都高三了,还这么不知所谓!仗着有个有钱的妈妈了不起啊!”

白芳芳靠着窗,快慰地笑了笑,自顾自地低声说道:“有什么钱啊,陪老男人睡觉的卖身钱噻!”

今早宁婵这个绿茶婊卖弄卖弄脸蛋就抢了她的举牌手,白芳芳心里一直记着,现在看她被数学老头骂,莫名其妙就以为全世界都在帮她了。

一时口快得意,说话声也不由大了,吐槽宁婵妈妈的话被全班都听见了。

几个和白芳芳关系好的女生也跟着笑了,还互相看看,挤眉弄眼。

宁婵垂下头去,眼睛红了红,两相对比下,白芳芳那群女生的态度就显得格外恶毒和猥琐了。

连数学老头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把手中的粉笔扔在白芳芳头上,训斥道:“没家教!”

然后又看着宁婵,指指她的座位:“快回去坐好!以后不许迟到了,高三的人了,要合理规划时间,争分夺秒,懂了吗?”

宁婵点点头:“懂了,谢谢老师。”

回到座位上,数学老师又转身继续写着板书,前面的男生悄悄转头,把一份新的笔记递给宁婵:“别谢我。”

宁婵拿面巾纸擦擦眼,虽然压根儿没有眼泪,但做做样子比较好。

“谢谢你,李建国。”

“别和哥客气!我就爱做笔记!给谁抄不是抄啊!”

李建国一见宁婵乌溜溜的大眼睛,恨不得把语文地理化学物理的笔记都给她承包了。

宁婵低下头,抿嘴笑笑,她身后的男生拍了拍她的肩膀,递给她一盒新的湿巾:“日本代购的!不伤皮肤,你拿去用。”

宁婵说了声谢谢,接过放在桌上,伸手去桌肚里拿练习本的时候,又掏出两三份不同种类的早餐,三明治和牛奶,豆浆配包子,还有一份辣条。

她隔壁桌是个胖胖的女生,羡慕的不得了,戳戳宁婵的手:“爹,我饿了。”

这个胖胖的圆乎乎的女生叫李美丽,因为太胖,家境不好,也是从进学校那天起就被歧视到现在的。

龙城第十高级中学招收的都是本市顶尖的尖子生,如果成绩不好,比如宁婵之流的,家里特有钱,捐座楼,或者设立个助学基金,学校也会破例接收。

这些助学基金专项针对那些家庭贫困的优等生,算是互惠互利了。

李美丽就在领着助学基金,高二分班时她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宁婵,她家里穷,但是从小奶奶教她“知恩图报”“饮水思源”,所以她对宁婵格外的有好感。

虽然周围的女生看起来似乎对她不是那么友好。

高二开始,班上的女生就不愿意和宁婵同桌,即便强行同桌,下了课就去找班主任哭诉,要么说宁婵不好好学习勾引男生,要么说宁婵当场炫富欺负人……

投诉多了班主任也头大,还好李美丽主动去找班主任,自愿做她的同桌,顺便先进带后进,帮她辅导功课。

宁婵不解地问过李美丽:“你不讨厌我吗?”

李美丽憨憨地笑了:“我不讨厌你妈啊,没有你妈我都上不了学,吃不起肉。”

宁婵被她给逗乐了,同桌一年多,李美丽算是见识了宁婵的魅力,因为太过拜服,私下喊她爹,尤其肚子饿求投喂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