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奈很快就出院了,腿上还绑着石膏,肋骨骨折后需要的修养和复建甚至还没开始,情况还不太稳定的情况下,雪奈坚持出院。

帮她办理出院的是神宫寺先生、莲的大哥。

“你确定现在要出院?”神宫寺推着雪奈的轮椅,看着她呆滞空洞的样子,拧着眉担心起来,“要不然你先到我们——”

雪奈此时已经剪了短发,戴着口罩抬头看了一眼神宫寺,声音很小而且沙哑:“我没关系的,神宫寺大哥,我要回家。”

“妈妈给我报名的、小提琴演奏大赛还要再准备准备。”

“我要拿冠军,我要拿冠军才可以。妈妈希望我拿冠军——我必须拿冠军才可以。”

她话说到后面已经变得呆板了起来,比起正常的交流反而像是机械性的无意义重复。神宫寺抿唇,绕到雪奈的面前,蹲下:“雪奈,到我家住吧,莲也很想见到你。”

“不!”雪奈湖蓝的眼睛里突然爆射出亮光,情绪有些激动,然后因为扯动了胸口的伤惨白了脸咳嗽起来,“我不想……咳咳、我不想见到……莲。”

“我要回家准备比赛要用的曲目。”

网络上全国小提琴大赛的参赛名单已经出炉,针对名单上极其显眼的“小鸟游雪奈”,网友们之中出现了完全不同的声音。

“她居然还要参加比赛吗?明明都死了爹妈了。”、“我还以为她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好歹会消失一下意思意思,结果她连意思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吗?”、“她会不会太急迫了点啊?特殊时期少了一个荣誉又不会少块肉。”

“哇,她可以吗?得不了冠军的话会很麻烦的吧。风评已经出问题了,如果冒险参加比赛结果却没拿冠军呢的话会被嘲死的吧?”、“评审团会不会看她可怜给她同情分啊?”、“没有办法暗箱操作了,我看她怎么死!”

“……啊,好担心……但是我们雪奈是实力派选手,她肯定可以夺冠的!”、“我相信我们的雪奈可以挺过去的!黑粉们你们等着瞧!”

雪奈握琴的手颤抖着,脸上挂满了汗水,一呼一吸都是剧痛。

她的脑内似乎每一根血管都在一跳一跳得疼着,耳朵嗡嗡作响,眼前模糊一片。

网络上的谩骂声、期待、冷嘲热讽似乎每一个字都刻入了她的脑子里。她不想理会,她奋力地试图钻心拉琴,可是就是没把法摒弃那些冰冷的言语。

崩。

琴弦突然在雪奈的指头下崩断,在她的指腹留下一道深刻的血痕。雪奈甚至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她只是扭头看了看自己的琴,然后张开嘴大口吸着气。

汗水打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预选赛,雪奈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换上简单的裙装,用化妆品掩盖住她苍白无血色的脸和嘴唇,混合着热水吞下了足够掩盖疼痛的药片,然后膝头放着木纹的小提琴一点一点把自己送上舞台。

雪奈看着舞台上过于耀眼灼热的聚光灯,呼吸有些急促。

“我们的雪奈天生就是站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料。”

雪奈的手在颤抖,她紧紧抓住琴头,架好姿势。

“雪奈啊,你知道吗?我们的天赋和音乐息息相关。音符就在我们的一呼一吸之间,就是那么自然的流淌出来了而已。”

可是妈妈、我现在、无法呼吸啊……

最后一个音符带着一丝丝破碎,雪奈颓败地垂下手,然后奋力朝着台下的观众和评委微笑——她汗水打湿了她的额发,脸上是化妆品都无法掩盖的苍白病态。

工作人员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下把眼前一片花白的雪奈推回后台。

“小鸟游最后一个音都跑掉了,居然可以晋级的吗?!”、“果然还是给了同情分吧!”、“她把全国级的比赛当成什么了啊!”

雪奈晋级了复赛、32进16、16进8……

她在8进4比赛前整夜没睡,干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全身紧绷。比赛开始前她在后台经历了整整5分钟的耳鸣,眼前一片花白,胸骨剧烈疼痛、痛到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但是她就是顶着谩骂和压力进到了决赛,因为她反复地提醒自己了。

“我必须夺冠、必须拿到冠军。”

“妈妈这样要求我了。”

“不管怎么样、我要拿到冠军。”

决赛。

雪奈在后台做准备的时候,一个小男孩拿着一瓶水过来,怯怯的:“姐姐、你是不舒服吗?”

“姐姐加油哦。”

嗯,我要加油——

吸气、呼气……

雪奈架起琴,等着钢琴师的琴音。

台下开始窃窃私语。

为什么还不给我基准音?

雪奈的手在颤抖。

台下的一个评委站起身,嘴巴一张一合。

雪奈有些无措地扭头去看钢琴师——他皱着眉侧过身看她。

怎么回事——

评委拿着麦克风似乎在说什么、台下有观众站起身、朝着舞台丢水瓶。

为什么我听不见声音了?!!!

雪奈的耳朵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满满的都是蜂鸣声。她捂着耳朵张开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尖叫——头疼成这样,她应该是尖叫了吧……

一个装满水的矿泉水瓶突然近距离地打到了雪奈的膝盖。

雪奈躬着身,奋力地吸气,肺却好像坏掉的风箱一样没有丝毫的用处。

她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仿佛坏掉的电视一样,只有一片滋滋啦啦的雪花。

她滚下了轮椅。

对不起妈妈、我拿不了冠军了……

折断的琴弓成了她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样东西——那么清晰。

—————————————

雪奈的问题大概就是身体虚弱加上压力过大,以及车祸后脑内血管的确出现了些问题,综合引发的短暂失聪眩晕和昏迷。类似霹雳MIT里007得的美尼尔氏综合症吧大概(没错我还记得这么古早的台剧因为炎亚纶帅啊)。

两年前的事故其实还挺……而且最后的这个舞台事故其实是有那么一二三个图鉴人物在的——比如月宫林檎。

回忆剧情先这样啦!下一章大概就又到搓搓小手的时候了……吧。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打滚求留言求珍珠呀~~~~嘻嘻比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