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到处何所似,恰似飞鸿踏雪泥。

屋外的梅花开了,淡淡的花香萦绕在空气中,时间过的真快啊,快到苏梨以为可以这样天长地久……

苏梨被放在了窗边小书桌上,双手后伸撑起自己的身体,饱满的乳尖来回晃动。人偶师站在苏梨腿间,双手勾着苏梨无力的双腿,在她体内肆意进出。

硬物已经完全勃起了,比之前的更为粗壮,人偶师已经学会了很多,知道哪里会让苏梨欲仙欲死,人偶师弯腰吻上乳尖。苏梨的双腿被拉的更开,人偶师也进入的更深。

“太深了~啊~”

人偶师感觉到了硬物受到的持续不断的紧缩感,突然抽离…湿哒哒的带出了不少水液,顺着脉络往下流,人偶师盯着自己昂扬的硬物,“都是你的水。”

人偶师用力扯开瓣肉,一些微小刺激都让苏梨颤栗不已,“不要这样~”穴肉一收一放,人偶师伸入一根手指,太滑腻了,很轻松就进入了,苏梨刚刚被巨大贯穿,纤细的手指哪里能满足,“不要手指~不要~”扭动着身体表达着自己的拒绝。

“现在的你比外面的梅花还好看,这里也比花看。”人偶师抽出自己湿哒哒的手指说道。

“你~你可真是越来越像~人了,哄人开心的话都会说了~你放了什么进去啊~”

桌面上有几多被风吹进来的几朵落梅,人偶师

一朵接着一朵塞入了小穴,柔软的花瓣,微硬的花萼,还有花萼后小小的残枝,无不刺激着敏感的小穴,然后是硬物的猛然撞击,梅花被挤到了深处。苏梨一下子就泄了身子…

快速抽插间有梅花被带出,又被人偶师塞了回去,还极其恶劣把手指硬生生塞入没有一丝缝隙的交合处,穴口已经撑大到薄薄一层了。

“我感受到了梅花的形状了,不过已经被你挤的变形了。”人偶师的触觉很敏感。

“胡说!明明~是你~”苏梨感觉梅花似乎正好卡在了另一张小口,不停的摩擦着周围的软肉。

就着插入的动作,人偶师把苏梨快速转了个身子,又是一阵激烈的快感,苏梨控制不住的手在空中抓住了什么,是一小节伸进窗内的梅枝,大抵落梅也是这根枝上的。

靠在窗边长的一棵梅树,一根细嫩的枝桠上缀着几白梅,摇摇晃晃的被苏梨伸出窗外的手紧紧抓住,身体的晃动控制不住的带动了手上的梅枝,两三朵白梅摇摇欲坠,苏梨盯着梅花像是失了神一般。

身后传来一记重顶,“你不专心,需要惩罚。”

人偶师不知又从哪里拿了一朵梅花,手指划过湿淋淋的交合处,沾了一指的黏腻湿滑的春水,拈花在穴口上方的褶皱摸索着。

苏梨感知到了他的意图,不自觉的收缩了下后面,“不行,哪里别~”

人偶师只是在外围细细的打着圈,“可是你有感觉啊,你身体都紧了呢。”

说话间,人偶师就带着话没入了一指,“真的好紧,连手指都很费力呢。”抽出很苦恼的又从穴口摸了一把水液,润滑着手指,再次塞入。

苏梨前后都被刺激着控制不住再次泄了身,体内的东西依旧挺硬。

“你这次很快哦,是因为这里吗?”说着用力戳了几下,人偶师并没有离开苏梨的小穴,挺硬的深嵌在里面,感受着苏梨高潮时的紧缩。苏梨已经无暇理会他的话了,高潮的小穴剧烈收缩想把硬物挤出体外,可硬物丝毫不为所动,小穴一缩一放似还把硬物又深入了 ,苏梨无力的趴伏在桌面上,娇吟轻喘。手里还握着高潮时拽下的一截梅枝。

人偶师停止了动作,把手里的梅花扔出了窗外,声音轻柔道,“梅花在体内很不舒服吧。”仿佛塞进去的不是他一般。

苏梨任由他又将自己翻了个面,将苏梨的双膝屈起,足部压在桌面上,笑着看着苏梨说道,“可以自己来吗?”

苏梨扭过头,带着情潮后的脆弱,“我不要~”

“可我想看呢~”缠绵悱恻的声音,人偶师两指轻轻捻起乳尖,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人偶师已经无耻到可以撒娇了,苏梨想到。两人僵持了很久,人偶师的裹满水液下体还挺立着呢,一点都没有软的迹象。

苏梨低声问道,“你不难受吗?”

人偶师思考了一会苏梨的话,然后抖了抖下体,“你说这里吗?”似要给苏梨看看。

流氓,苏梨羞的撇过头去,不知想到了什么,嗡着声音问道,“你塞了几朵梅花进去?”

人偶师想了想,之间还若有似无的轻点着乳尖,“大概……五朵吧。”

苏梨的手来到腿间,拨开湿淋淋半开半闭的花瓣,人偶师好心的说道,“要我帮你掰吗?”

苏梨没好气的回道,“不需要!”

手指小心翼翼的进去,刚刚没入就摸到了一片花瓣,被挤压的褪去了白色,再往里又是一朵,然后苏梨就够不到了,太深了,花瓣在小穴里出不来了……

苏梨求救似的看向人偶师,“出不来了~”人偶师紧盯着被小手侵犯的的穴口,听到苏梨软糯慌张的声音,粲然一笑,“还是你更好看啊。”

苏梨全部的心神都在体内梅花上了,没在意人偶师的这段话,人偶师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朵湿透了的梅花,“这里还有一朵!”

苏梨这时很自觉的自己掰开了瓣肉,让他的手指更好的进入。这样的姿态还真是淫荡啊,人偶师手指深了进去抠挖,“你也要用力啊,真的有点深呢。”话毕,果然手指传来的阵阵挤压感,人偶师把用硬物不断蹭着苏梨白嫩腿根的肌肤,苏梨自然美也感受到了,“你正经点~啊。”

人偶师又深入了一指,两指夹着一朵梅花出来了,苏梨已经快要受不住了,再次被贯穿,苏梨急急出声,“还有一朵呢~”

“不找了,你等下高潮就出来了。”比以往都要猛烈的抽插,苏梨的呻吟就没有停下过,抱着人偶师的腰,“慢一点,还不好~”

“不好,你受的住的。”

苏梨莫名觉得体内的硬物发烫,可人偶师没有温度的。

“很抱歉,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一点都没有抱歉的动作,不断的用力进入,带出翻红的穴肉,鼻尖的梅香似乎更浓了。

人偶说谎了哦。

夜间的风还很凉,苏梨靠在人偶师肩头伸手接过一朵被风吹落的梅,在手心里恶劣的挤压,毁了一朵花。人偶师在苏梨随意的扔掉梅花后,拿过苏梨的手,用衣袖轻轻的给苏梨擦净手指。

苏梨看着离得很近很近的人偶师,突然吻了上去,很轻很轻人偶师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了。人偶师愣了一会靠近,“你亲我了,我也要亲你。”话毕就要吻上红唇。

苏梨伸出一根食指挡在了两人唇瓣之间,微微远离,“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的故事。”苏梨突然伸出双臂抱着人偶师,“你不是人真好。”并不是开心的语气。

“你伤心了。”

胸口传来苏梨的声音,“对不起,想活着是没错的。”陡然转冷的嗓音,人偶师不会痛,但胸口传来冰凉尖锐的感觉他还是知道的。

月光下,锋利的匕首泛着银光插入人偶师的心脏,人偶师依旧没有推开怀中的苏梨,倒是苏梨推开了已经不能动的人偶师,声音犹如寒冬,比初见的人偶师还无情,“匕首上的是尸毒,对付你这种人骨头造出来的人偶,再好不过了。”

人偶师倒下的瞬间,从竹屋四周涌出了大批黑衣人,为首的人玉冠锦衣骑于马上,肆意狂妄的笑声,“哈哈哈哈,不愧是苏儿啊,哈哈哈。”

苏梨看也没看倒下的人偶师,步履干练的走向狂笑的人,然后跪下,恭敬的如同木偶,“主人,是否现在就剜心。”

“好,哲雾的心脏啊,那可是令人长生不老的心脏啊!哈哈哈哈!”下马走到人偶师身边,蹲下身子,嫌弃道,“还真和祖皇帝像的很哪。”

“哲雾?是主人的名字啊。”人偶师想道。

哲雾是神秘古老的巫族圣女,与祖皇帝相爱,帮祖皇帝打下了如今的江山,却不知祖皇帝早已有心爱之人,接近哲雾只是为了那颗可以挽救心爱之人性命的心脏。哲雾杀了那个女人,逼着祖皇帝和自己在一起,甚至愿意和他共享这永恒的生命。不得不说祖皇帝是个痴情之人,誓要杀了哲雾为爱人报仇。

最终哲雾爱而不得,创造了一个和祖皇帝一模一样的人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