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身就处于青春期,热情又敏感。

再加上昨天晚上不小心看到那幕,让他心里冒出了很多不该有的想法。

甚至梦里迷迷糊糊都是他在干少女的模样。

他对少女的垂涎更接近一种本能。

因此丝毫不遮掩。

薛震很快注意到薛凯的变化,想起昨晚的事,他便放下手中的刀叉,然后起身上前拉住了少女纤细的手腕往外走,“走吧,今天顺路送你去学校。”

少女都有些懵。

茫然的跟着到地库,薛震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好像不怎么高兴。

她钻进副驾驶,不敢乱动,也不敢说话。

总觉得这事怪怪的。

早上的清风还带着些的氤氲的凉意。

少女的心却也是如此,凉飕飕的,又很茫然。

“很冷?”

薛震看了她一眼,关上了车窗。

陈瑶瑶抿着唇嗯了下,用手搓了搓因为吹凉风起了鸡皮疙瘩的大腿。

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

她努力看着窗外,假装很忙,因为觉得现在说什么都很尴尬。

毕竟昨天晚上发生过那种事情……

薛震单手放在方向盘,望着窗外的路况。

他侧着脸,黑眉微蹙着,看起来严肃又认真。

论样貌,他英气十足,仿佛小说中走出来的男主角一般,如果有人问什么才算霸道总裁,那么薛震一定是她心中最接近霸道总裁这词汇的人。

陈瑶瑶胡思乱想着……

终于到了校门口。

“那个……多谢你送我上学,不过其实不用的,我自己认得路!”陈瑶瑶看着熟悉的大学门匾,心地一轻松,不等他开口回应,她推开门扔下一堆话拔腿就跑。

没跑两步就因为下体疼的难以忍受,不得不一步一步慢慢的走。

她不敢回头看,因此丝毫没注意到车内男人阴沉的脸色。

薛震并未着急走,而是不慌不忙点了一根烟夹在手指间,慢条斯理的吞云卷雾,透过缭绕的烟雾,望着少女落跑的背影,脑海里放电影似的,一遍遍重复着晚上翻云覆雨那些事。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明明知道昨天太冲动了,可让他当没发生过,好像做不到。

只是回忆了下,裤裆的巨物就鼓了起来。

不能放过她啊,真做不到。

薛震皱眉,伸手摁灭了烟蒂,想起少女走路时奇怪的姿势,他唇角勾起了个小弧度,决定暂时让她休息几天吧。

……

陈瑶瑶回到明亮的教室,才觉得安下心,心里生出劫后余生的感觉。

抬眸就看到杜英朗望着她笑,一下就窝心了,委屈了,想趴在他怀里哭。

杜英朗就是她青梅竹马的前男友,他们在一起已经七年了!

他长得不算多帅,但干净端正,个子不高不矮,皮肤白净,性格温柔善良有礼貌,热心又大方,最重要的是,对她极其细心,能够照顾她每一个生活细节,她都不敢想要是有一天失去他该怎么办。

“今天是你爱吃的那家菜头香老店的粉条肉包和黑米粥,快趁热吃吧。”杜英朗温柔的笑着,一边说一边帮她剥鸡蛋。

他很清楚,薛家的人早餐都比较随意,几片面包牛奶就打发了。

陈瑶瑶还是跟喜欢吃扎扎实实的中式早餐,比起面包牛奶,更喜欢热乎乎的包子酥饼配脑花米粥之类的。

“宝宝超好。”陈瑶瑶撒娇道,坐下来就捧着包子咬了一口,粉条均匀的夹着喷香肉粒,软乎乎又扎实的口感,再喝一口甜甜软软的黑米粥。

太满足了。

杜英朗宠爱的望着旁边的少女,轻轻的拍了拍少女的头,“慢慢吃,别着急,上课还早着呢。”

求收藏,求珠珠,求留言,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