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间也坐不住,杨桑干脆翻出来之前给爹爹做的香囊,还差一个编线坠子。

当初两人定情之后做的,可表明了心意之后,便是天天厮磨胡混,但是把这事给忘了。

杨桑好不容易集中精神,仔仔细细地用红线缠绕,打结,一排又一排,像是一条灵蛇绕着坚硬的柱子一样。

明明一炷香就能编织好的坠子,她硬是编了大半个钟头。

握着精致的玉竹香囊,杨桑不禁又想起爹爹,如果真的要打仗,爹爹就要去带兵了,这样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会不会受伤...

或者死亡。

最后这种可能性刚一出现,就迅速被她拂在了脑后,她不愿意去猜想那种情况的发生。

“秋霜,你说,爹爹会去打仗吗?”想也想不出个头绪,杨桑喃喃地问秋霜,可谁知道那丫头也魂不守舍,过了几息才反应过来。

“啊?小姐,你叫我啊?”稍微集中了些精神,秋霜反问道,她还沉浸于将军和小姐的私情带来的震惊中。

“这房间里还是其他人吗?”杨桑幽幽地斜睨了秋霜一眼,要是往常,她俩就要玩闹起来了。

“打不打仗啊…秋霜也不知道呢,只希望将军平安无事,国泰民安吧。”

“嗯…希望无事,等爹爹回来再看吧。”

说完这句,杨桑看向窗外,树枝上歇着的两只鸟儿,颜色鲜艳的那只正在给娇小一些的那只梳理羽毛,蹦蹦跳跳的,看着活泼又温馨。

而她自然也不知道,秋霜看着她的眼神,是那样的欲言又止而复杂。

然而杨雄这一去并未等太久便回来了,去也匆匆,回也匆匆。

已确定要打仗,军情紧急,陛下命他明日一早便出发,前往边关,给那些得寸进尺,气焰嚣张的柔夷人一个狠狠的教训。

一到府里,杨雄便吩咐杨一开始整理行装,又仔细嘱咐管家,接下来他不在的日子里要看顾好府上,照顾好小姐的吃穿用度,另外还增派了护院的人手,毕竟他就要离开了,得保护好他的桑儿。

吩咐完这些,杨雄便转头大步走向女儿的闺房,他不知道桑儿听到这个消息,会是怎样的反应。

一向果断的他,此时却有些不忍对女儿说出口。

不过,他不得不说,并且,还要温柔坚定地说。

可谁料到,他刚转过走廊的拐角,便看到他的宝贝桑儿正快步地朝他走过来。

原是杨桑在卧房里,听到前厅的喧哗声,猜到可能是爹爹回来了,便想着急忙去前厅询问爹爹具体的情况。

看着爹爹的神色,杨桑便大概猜到了些什么。

“爹爹……”

“桑儿。”

两人执着对方的手,杨雄似有千言万语,但嘴巴却哽住了一般,说不出口。

而杨桑是怕自己一开口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徒惹爹爹心里挂记。

两人目光珍重又爱恋地巡视着对方的每一寸肌肤,杨雄爱地不得了地伸手,细细抚摸着女儿的脸颊,还有那泛红的眸子。

杨桑抬头望着爹爹仿佛带着烫人热度的黑眼睛,再也忍不住,扑过去抱住了爹爹宽厚的肩膀,泪珠儿细细地往下掉,染湿了杨雄胸口的一小块布料。

杨雄拍着女儿的后背,低头一遍又一遍地吻着女儿的头发,耐心温柔地安抚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