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玳瑁这晚是彻底放纵了,积攒了多年的精力全挥洒到了春娘的身上。

直到两人疲惫得睡着了,还紧紧地交缠在一起,李玳瑁的阴茎也埋在春娘的体内。

第二日李玳瑁没能按时起床晨练,整个主院伺候的人也被关田赶得远远的,那些安排好的暗卫全变成了守门犬,躲在暗处呆呆地抬头望天。

罗迎秋早上起来边被众人围着梳妆,边听紫鹃与她闲聊,其实就是变相地汇报府里各个院子里的情况。

听到紫鹃说李玳瑁没早上起来晨练时,她神情微动,等下人们退下后,她似无意间问了问迎嫣阁。

紫鹃微蹙眉头,“那位这几日倒是挺安稳的,一直都没怎么出门。”

罗迎秋微微点头,不过还是交代,“要盯紧点!”

李玳瑁和春娘一直到了快中午才醒过来,春娘的行踪向来没人在意,加上她有时候爱睡懒觉,整天窝在屋子不出去的情况也时常是有的,所以没人察觉。

李玳瑁作为一家之主,院子里的管理向来严格,也轻易不敢有人涉足。

还是春娘先醒过来的,她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是被男人紧紧地从背后抱着的,身下像夹了个楔子一样动弹不得。

她慢慢地醒过神来,手脚僵硬了半天,然后伸小手摸到了自己的腿间,在男人插在自己体内的地方摸索了一会儿。

最后把摸到的一手滑腻举到眼前看了看,春娘看着顿时眼前一亮,这不是那“杏仁露”吗?

她低头塞进嘴巴里砸吧砸吧,微皱起眉头,喃喃道:“味道怎么这么怪呀?”

然后她一边皱眉一边伸手去两人交合的地方把那些白浊白浆什么的用小手捞起来往嘴里送,还挺忙活地。

等李玳瑁醒来,大脑也是有点昏昏沉沉,想翻个身的时候才发现现在的情况。

昨晚的狂浪瞬间像喷泉一样涌出来,他心里一惊,顿时清醒过来,自然也发现了背对着他的春娘。

当时春娘还像个偷油的小耗子一样在吃李玳瑁昨晚射出来的精液。

等李玳瑁把她翻过来,她呆呆愣愣又有几分胆怯地看向李玳瑁,白色的精液还糊在她偷吃的嘴角。

李玳瑁一看见春娘的面孔,瞳孔骤缩,捏着春娘肩膀的双臂也肌肉皱缩,完全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

春娘被他抓得皮肤生疼,“不要捏我……好疼啊!”

她这么一喊,李玳瑁惊醒般立马将她松开,然后猛地一个跃起,抓住床上乱糟糟的衣服飞身下床。

春娘在他消失不见后,眼珠子转了一圈,也缓缓起身,低下头打量自己现在光溜溜的模样,重点看了看刚才男人抽身离开时像捅了个洞的下体。

发现那里也往外流白浆后,惊喜地大叫:“哇~”然后用手指挖着往自己嘴里送。

李玳瑁穿好衣服后,站在穿衣镜前冷冷地看着里面的自己,实则大脑一片空白,心底装满了对自己的厌恶。

事情要怎么处理?他真的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是一件会让自己与家人蒙羞的事。

来到床前,李玳瑁狠狠地闭上眼睛,然后猛地掀开床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