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琛被送往待霜阁的时候已然忘了许多事。那时他恰好七岁,干瘦如一个幼童,走路更是三步两摔笨得让人心疼。他不知自己的师尊是怀着怎样的耐心将他从一个面黄肌瘦的叫花子一口一口喂养成了一头狼。他并非温良恭俭的乖学生,他时常闯祸,闯完了祸又被待霜阁长老追着漫山遍野地打。

在许许多多的不眠之夜里,他对待霜阁,对他的家国与他自己都心怀着一股滔天的恨意。而恨与欲在许多时候十分难以分割。

大德四十五年,梁国帝君曾派人来试探他。当朝皇后怕极了那已逝太子、傅琛的父亲的余威,试图派出死士先行下手,欲将他除之而后快。

那时傅琛已非什么都不懂的三尺幼童,他已经渐渐能够理解血和生命的重量。

那是一个裹着风雪的长夜,十二个死士破门而入,他在柴房之中闪转腾挪,险些以为自己活不过这一夜的雪。而后的记忆便破碎了许多,傅琛只记得他的师尊带着巡查弟子破门而入,那些人一个都没能活下来。

混在雪地里的鲜血蜿蜒而明艳,明溦死死护在他的跟前,怀抱着他,温柔地对他说:“没事,有为师在,不怕。”

那是傅琛仅存的一片事关明溦的温软的记忆,她的其余的部分太冷,太过尖锐与硬质,仿佛一道树立在他跟前的无形的墙。她冷言冷语,脾气太差,一言不合就将傅琛丢到柴房里思过,将自己闷在雪谷之中闭关。

倘若没有今日的一场艳光逼人的偶遇,傅琛断然不会想到自己的师尊竟也有这般柔软的时刻。至为放浪而肮脏,仿佛一具艳丽的尸体。

冷泉中的谢行微抬起眼,冷冷瞥了傅琛一眼却又视他于无物。明溦背朝冷泉入口,一时未曾留意来路动向,而与她行欢的谢行却仿佛尤为刻意一般重重一顶。傅琛听到她的师尊哭了出来。

“轻、轻些……求你……”

分明凄凄惨惨得不行,却又孟浪得令人发指。她的后背上七零八落尽是欢爱的痕迹,她的手臂牢牢地圈在谢行的身上。若非水波晃动的弧度太大,傅琛不用想都知道他二人在水下交欢的身躯该有如何荒谬。

谢行的一只手紧紧扣着明溦的腰,另一只手温柔的覆盖在她的眼睫上。

他俯下身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明溦温言,浑身巨震,当即就要转过身。

“嘘。别动。”谢行狠狠捏了一把她的腰。他有意无意扫了呆立的傅琛一眼,咬着明溦的耳垂细细地舔。而他不可一世的师尊在眼前这人又是轻柔抚慰又是粗暴抽插的动作之中缓缓放松了身躯,果真不再试图转过身。

傅琛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但因着他的师尊当着他的面正被人往死里操,更因着他当时当下的反应。他颇想操起墙角石砖将那二人就地正法。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等他出手,他那强悍无匹的师尊便能一鞭子将他抽到八百里外的山谷中去。

以她的敏锐定然能感知到身后有人。但她既选择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继续同眼前之人交欢,那便说明——她是故意的。

她故意将自己雪一样的后颈与肩,她肩上的牙印,她蝴蝶骨上的红痕与她的叫声抖落给他看,给他听。明溦在谢行的攻势里曲起身子,她的喘息成了他的魔音穿脑,而她的头发成了他噩梦的源泉。

既是噩梦,也是将山河拉入沟渠的美梦。傅琛由惊怒中回过神的第一反应是——他硬了。而这个事实更让他尴尬到无以复加。

谢行将明溦的一条腿放了下来。还未等她回过神,谢行托着她的后腰将她整个人都举了起来。

“哈……别……”

明溦的双腿死死夹着他的腰,二人的交合之处还未来得及分开。而过深的力道让她浑身紧绷,一时连自己身后之人都已忘却。她的内里死死拧绞着他的灼热,吞吐与湿润夹得谢行险些缴械。

“有人看着更刺激?”

谢行将她往上托了托,她的乳房浮出水面。明溦死死闭着眼,一面承受他的剧烈挺动,她的背上又红了一片。明溦算不上瘦弱,她的手臂与肩膀极有力道,待霜阁素有文武双修的传统,明溦既坐上了这个位置,骑射之法倒也还算精通。而她此时的叫声仿佛像是在求援。

“想不想知道你身后的人是谁?”

而不得不承认,谢行既非少年,他的克制力实在令人惊叹。即便在她不要命的拧绞之中,他依然在计算着还需多久才能让她崩溃。待霜阁云君太过悍然,舌灿莲花,思维缜密,太过端庄也太过清冷。越是如此,他越是恨不能将她拆皮剥骨地干哭出来。在她的闭关之所,在她徒弟的面前。

而若非一些太过偶然的契机,谢行也断然不会探知云君的另一面——那不属于雪衣烨然的、不属于她在朝堂上驳斥当朝权贵的一身清贵与疏冷的另一面。他知道她的一个秘密。

***

大德三十六年,帝君势弱,皇后容氏背靠母家扶摇直上,太子因一桩巫蛊案下狱,朝中人心惶惶。那一年的水旱天灾太多,史书上密密麻麻全是灾民的记载,远在金陵富庶之地的天家之人依旧沉醉在他们的温柔乡里。也正是在那一年,待霜阁不忍民生凋敝,特派了两个使者往朝中面见当朝圣上,其中的同行之人里便有明溦。

没有人知道当时已名满天下的谢行为何在京师接见了使臣,也没有人知道几十年不受朝中待见的待霜阁怎样谋得了一个面圣的机会。世人只知这一场会谈之后,一贯不理朝政的梁国帝君在百官面前露了脸,岌岌可危的大梁朝堂这才又挽回了些许颓唐的局势。

而明溦同谢行的相识也并不十分浪漫。那场合太过冠冕堂皇,众人都身着笔挺的衣衫,实在太过让人了无生趣。明溦身着广袖长衫在皇家中秋夜宴上淡淡饮酒,她的眼波有些飘,璀璨的灯色距她十分远。身着朱衣的谢行远远地看着,恍惚有一刹那的失神。

皇家的中秋夜宴自是秩序井然,后宫与前朝隔着一道帘子各自安乐,而明溦作为前朝宴席之中为数不多的女子,可谓如坐针毡。

旁边一个谋士不知同她说了句什么,明溦端庄地低头笑了笑。她并非二八少女,常年与经书文韬相伴的人也不大看得出年纪,而她浅笑时唇边的皮肤纹路和眉梢眼角的舒展落在他的眼中却莫名成了……风情。

这个词可以出现在京师烟花巷的老妓身上,最不该出现在她的身上。

明溦手支着下巴淡淡抿了一口酒。酒液将她的唇色沾得更是风情万种,想来她也是无聊狠了。她右手一抖,透明的酒水顺着她的下巴滴落到了石青色的衣襟上。她反手擦了一把,而后,大庭广众,满城灯色,她将手指放入口中舔了一口。

这个稍纵即逝的小动作让璀璨的灯色再无法落入谢行的眼中。

每个人都有那么些说不出口的秘密。谢行在人前也甚是龙章凤姿,甚是举止清贵,而他的秘密却在京师的烟花巷里。那夜的灯色同中秋夜宴时尤为相似。他回绝了一群狐朋狗友,微醺着往偏巷穿行而过时,依稀看到了衣衫不整的明溦。

那时候他还未认得明溦,明溦也并未认出巷口一闪而过的清正之士。二人的交集仿佛一场早有预谋的不合时宜,明溦的前襟大敞,露出大半边胳膊与大半截的胸,她的双腿夹着一个男人的腰,呻吟之声细碎却又浪得令人发指。

而她的一双眼睛太过漂亮,与这烟花之地太过格格不入。偏巷,汗水,甜得发腻的脂粉气,肮脏,下作,难登大雅之堂。谢行已然忘了与她行欢的那个仁兄长什么样子,但他唯独记下了这一双眼睛。

乃至于当他在中秋夜宴时看了她,他目瞪口呆。谢行自幼便有过目不忘之能,当他看到那日烟花巷里叫得销魂蚀骨的女子身着石青色青衫,头发以一支玉簪松松挽着,款款往人群而过时,他有一瞬间的怔忪。而若非那待霜阁长老的身份太过令他惊悚,他权以为自己在烟花巷里所见之人是一个廉价的妓。

高贵与肮脏,端庄而放荡。

谢行发现了她的秘密。大庭广众,冠冕堂皇,酒酣耳热,他觉得自己的一腔肮脏实在压抑不住。

席间觥筹交错,座中左右皆是衣冠楚楚之人。谢行恬然宴饮,八面玲珑,脑中却肖想着一个充满了烟火气的菜市口,一辆马车,一张薄薄的帘子与车里的熏香。他想将她压在身下,捂着她的嘴,如那烟花巷里的仁兄一般,压迫她,毫不怜悯,逼她浪叫出来。

她实在太过于适合用来承载他的不端。太过艳丽,太过疏冷,他越是如此,他便仿佛烧涨了的沸水一样。他觉得自己几十年的清正严明如同喂了狗。

而后之事便恍惚如一场幻梦,她借故醉酒,起身离席,一袭青衫在灯色里翩然出尘。谢行也借故离开了片刻,他专程向座中同僚阐明了自己因何醉酒,为何感怀,一番寒暄之后,他二人在御花园的墙根下偶遇。

说是偶遇也不尽然,谢行刚离席的时候恰好天寒,远离宴席的清冷与承平湖上吹来一阵风。

他早已过了色迷心窍的少年时段。照着墙根下的暗影与冷风一吹,他清醒大半,甚至恨不能抽自己两巴掌。人家待霜阁再同朝中两厢嫌弃,他肖想人家的长老算是怎么回事?

也正是这时,他的身后传来轻笑之声。

明溦借着酒劲,毫无形象地斜靠在承平湖边的白玉栏杆上,对他扬了扬下巴,道:“那日怀月楼匆匆一见,谢大人倒是近看比远看更为龙章凤姿。”

他看着她松松挽着的发髻与一袭青衫,喉咙有些发紧。

“云君说笑,如您这般清贵之人,怎会到怀月楼那种地方?”

明溦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她既然什么都认了,又仿佛什么都没认,既像是欲言又止又好像根本不欲理他。她的眼波如水,表情疏冷,倘若能将这张面具剥落下来,倘若能令她露出如怀月楼城门楼下的表情,又该是多么有意思的事。

“如此,只当谢某人眼拙,一时……竟没有认出来。”

不得不说,在御花园的墙根下行此大逆不道之事算不上浪漫。帝都的中秋实在太冷,但他却记得二人衣冠笔挺,冠冕堂皇,他撩开她的裙摆,他甚至连外袍都未曾来得及脱。

他用食指撬开她的嘴唇,他让明溦如吞吐她的硬热一样吮吸他的食指。如此一来,她便不得不将自己的叫声吞咽下去。他的食指与中指有意无意地搅动着她舌尖,她越是躲,他身下的动作便越狠。

“……喜欢这样?大庭广众被操?”

他将她逼仄到了冰冷的城墙根下,除了身后火热的谢行的身体,其余之物都冷得让她轻颤。

那一夜便成了他二人交欢的起点。谢行说不清自己是如何在乌泱泱的人群里一眼寻到了她,他也实在不知道端坐右侧正席的自己为何偏生瞥见了这样的一幕。或许是更早之前,他在怀月楼与二人会面之时。

他觉得他们是一种人,衣冠楚楚,不温不火,两幅面孔。

“怎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大汗淋漓的情事过后,明溦皱着眉推了推他的肩膀。待霜阁的冬天太冷,冷泉里的水暖不料她的身体,她将他推离开,冷着脸揉了揉手腕。她的手腕上还有一个他留下来的牙印。

“京师一别也有四五年了罢?可有想我?”

明溦懒得理他,而她淡漠的态度实在刺得谢行有些钝痛。若说二人在京师时的抵死缠绵还颇有些香艳,这久别重逢的一场欢爱对她来说倒更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例行满足。这让谢行颇有些不爽。

“怎么了?”

明溦冷冷拍开他禁锢在她后腰的手臂,谢行哑然失笑,道:“就因为刚才?你徒弟?”

“你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他不料她事后竟说翻脸就翻脸,一时也有些面子上挂不住。

“帝君念及待霜阁忠心耿耿,特派我带来了圣上的赏赐……”

“你是来找傅琛的,”明溦冷笑一声,单刀直入,道:“朝局有变。你来迎他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