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川君是不是你男朋友啊?”高杉琴子的眼睛里满是期待。惠梨香急忙摇头否认:“不是不是!”手指在唇边比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教室后排趴在桌上的流川枫,做出“别乱说”的口型。

琴子不依不饶地纠缠:“我看他挺喜欢你的,没准告个白就到手了呢!”

“瞎说!”惠梨香白了她一眼:“那家伙除了睡觉就是篮球,对女生啊,”她用食指和拇指比出一厘米的距离,“连这点兴趣都没有。”

“切,死鸭子嘴硬。”琴子不屑地撇撇嘴,话锋一转,坏笑着问道:“那惠梨香酱……你有没有幻想过流川君啊?”

“喂!干嘛问这么羞耻的问题啦……”惠梨香瞬间脸红心跳,试图转移话题。琴子哈哈大笑:“不要不承认嘛,有的对不对?”

“对啊对啊,我天天都想,看到他就忍不住呢!”惠梨香干脆顺着她的话回答,还夸张地捧着脸做出一副花痴样。

幻想过……

所以那天,流川君,全都听到了?!惠梨香不敢细想。

“这个时候还在想别的事情,”流川枫看着身下走神的女孩,有些恼怒:“看来我是对你太好了。”“流川君……啊!”惠梨香回过神来,还来不及辩解,就被胸口的一阵剧痛刺得闭上眼:流川枫一口咬上她的左胸,鲜红的齿痕瞬间印在那团软肉上。

这还没完,紧接着,他的双手覆上惠梨香的乳房,不知轻重地揉捏起来。惠梨香一脸痛苦:“啊!轻一点流川君……”

看着她眼角的泪水,流川枫瞬间心软,放轻了手上的动作:也许这么惩罚她是有些过分了。他的语气缓和了些:“看着我。”惠梨香只得睁开紧闭的双眼,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流川枫的眼神有些闪烁,与她对视了几秒后,垂下眼,左手滑到她的腰上,右掌来回摩挲着她的阴户和臀部,声音有些沙哑:“你这里,有没有被别的男人进去过?”

“没……”惠梨香一怔,懵懂地摇摇头。“那你的身子,有没有被别的男人看过?”

“……”惠梨香紧咬嘴唇,脸更红了,这都是什么羞死人的问题啦!她不想回答。

流川枫的语气变得有些阴沉:“别不说话。”“没有别人……”惠梨香有些害怕,只好忍住内心的羞愤,糯糯地说:“流川君,是第一个……”

流川枫本来以为,敢这么勾引自己的家伙,肯定经历过不少男人,他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去接受另一个答案的,结果却是意外之喜。他停下手上的动作,俯身慢慢凑近女孩的脸庞,看着她的瞳孔因为害怕而震动:“那,我可以进去吗?”

女孩惊愕地看着他,愣了几秒,嘴唇颤抖:“不、不行,再怎么说,这种事还是只能和男朋友……”

他挑眉:“我也可以是。”

什么?什么叫我也可以是?惠梨香偏过头想要逃避,不料却被他勾住下巴,生生地纠了回来。“不可以吗?”他语气中透露出些微焦虑。

惠梨香垂下眼,委屈地抱怨:“哪有这样把人家绑起来逼问的呀!”

何止是绑起来,隐隐作痛的左胸和异常灼热的下身都在提醒她,刚才被玩弄的有多彻底。她抬起泪汪汪的双眼与他对视。

流川枫叹了口气,凝视着女孩绯红的小脸。这家伙简直是长在自己的心尖上,想稍微对她强硬一点都会于心不忍。他默默地直起身,解开了惠梨香手腕上的领带。红色的勒痕和发紫的指甲有些触目惊心。

自己的确太疯了点。

他将惠梨香软绵绵的身子抱入怀中,本想好好地安抚,但刚一低头嗅到她的体香,残存的理智便荡然无存。

他换做平躺的姿势,强迫性地抱起女孩,让她趴在自己身上,紧紧箍住她的腰,抬起她无力的左腿,然后用自己挺翘的巨物抵住她的下体,猛烈撞击。

想这样插进去。

太羞耻了!惠梨香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无法反抗的性爱玩具,任他予取予求。更要命的是,脑海里竟然在想象着被他插入,内裤里的黏液也慢慢的多了起来。

她小嘴微张,呼吸有些急促,双手不自觉地搭住流川枫的脖子。

原来她也有反应了。

流川枫故意停下,右手抬起她的下巴。

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好难受,还想他那样对待自己。“流川君……”惠梨香眉头一皱,眼里水雾迷蒙。

流川枫看着她欲求不满的样子,顿生邪念,右手伸进惠梨香的底裤一探,里面早已湿滑一片。他顺着那道小缝摸了一遭。

“嗯…”她的私密处从未被他人触碰,敏感的很。惠梨香浑身颤抖了一下。

流川枫试探着将食指插进缝里,才入一个指节,就触到一层阻碍。

她没有考虑过我。

他喉结动了动。还是,算了。

“快、快进来…帮我…”谁能想到她却先抛弃了底线。

原来是骗我的吗。

“色女!”流川枫咬咬牙,抽回右手,双手拎着她的腰迫使她跪坐在床,故意让女孩的下体坐上他的龟头。

他那里好烫,触碰的一瞬间,惠梨香的小穴又吐出一包蜜液,难受得前后磨蹭。突然,她耳边传来急促的喘息:“先帮我…”

她愣住了:“嗯?帮什么?”“帮我弄出来,我再插你…”流川枫含住她的耳朵。

好。

惠梨香乖乖地解开他的裤拉链,手伸进内裤开口一拨,一根粗长的肉棒弹了出来。被她一碰,流川枫的声音莫名沙哑了些:“抓住。”

惠梨香无措地握住他的男根,满脸通红。

流川枫握住她的手:“抓住…摸摸它…”“好…”她顺从地点点头,右手沿着茎身上下抚摸。不到一分钟,她感到有什么热热的液体喷洒到她手上,胸上。

手中的硬物半软了下来。

所以要先弄出来才行,感觉太强可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面前的的身子娇小,还没发育完全,但隐隐有了起伏的曲线。眼看着精液顺着她的幼乳慢慢滑向腹部,流川枫又有了反应。

他扯下枕套,胡乱擦去她身上的白浊。过分淫靡的东西,还是少看些好。

“流川君……”惠梨香惊讶地发现手中的家伙再次硬了起来,有些慌乱,一抬头,正好撞上流川枫炽热的眼神。

“换我了。”他翻身把惠梨香压在身下,右手拨开她的内裤,发现她的小穴比刚才湿得更加过分。

原来光是把我弄射,就这么兴奋么。他冷笑一声,霸道地咬住惠梨香的双唇。

快、快要窒息了。惠梨香双手胡乱拍打着他的背部,但他却不管不顾,舌头像故意使坏似的,越来越激烈地侵略她的口腔。趁着他被吻得晕头转向,流川枫的手指又一次滑入了那道湿淋淋的窄缝,浅浅地进出,挑逗。

“嗯…”“想要了?”

惠梨香羞涩地点点头。不要折磨我了。“流川君,给我好不好…”她乞怜地望着他。

但流川枫并没有动作。惠梨香迷惑了:流川君,到底想听到什么?

“再怎么说也只能和男朋友…”是这个吗?

她咬咬牙,闭上双眼:“人家…人家真的好想要,老公快进来…”

老公?

“呃!”话音刚落,下体突然被贯穿的疼痛令她全身颤抖:“疼!”

原来饥渴了就会随便叫老公吗?流川枫既兴奋又生气,心想着今晚一定要好好惩罚一下这个小欲女,于是将食指用力地捅进小穴,不管不顾地大肆抽动。可是一看到女孩流下痛苦的眼泪,瞬间就心疼了:毕竟是第一次,这样未免太残暴了。

但是与此同时,另一个念头在他心里滋长。狠狠地弄她,弄到她不敢再去勾引男人,不敢再喊别人“老公”。

“嗯……老公……好疼啊轻点……”惠梨香娇软的抱怨让他的理智再次被邪念击倒。他加大了抽送的幅度,把中指也挤了进去。

“放松点。”他一边抽动,一边勾起手指挤压她凸起的g点,惹得她断断续续地呻吟:“嗯、嗯不要,不要了…停下来嘛…”

停下来?说谎。

流川枫反而更加快速地抽插,手指被夹得越来越紧。“快憋不住了……”惠梨香带着哭腔哀求,下体好像满到溢出的蓄水池,濒临崩溃:“不行…啊!—”

她全身紧绷,脚趾蜷缩,脸色潮红,十指死死地掐进流川枫的背部。热流顺着流川枫的手指汩汩流出,滴在床单上。这是…他感觉到了惠梨香的异样,急忙用力抽出手指,一股清澈的液体喷薄而出,弄得她粉嫩的私处水光一片。

“还好吗?”流川枫躬下身子,担心地询问,生怕她真的被自己弄坏了。

下手太重了吗……

惠梨香睫毛翕动,缓缓睁开双眼,看样子,她才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一想到自己刚破身就被手指弄到喷水,她难为情地把头埋进枕头里。

“老公…弄得人家、好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