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物都在旁边换衣间。」

这男人明明全裸却能笑得很绅士,微微弯腰询问着:「需要我扶你过去吗?来干我小姐。」

……太羞耻了!可以别再这样喊我了吗!梦梦真不知道为什麽原主要取这麽丢脸的名字,听的她都要……湿上加湿了。

梦梦赶紧摇头请他们离开,面前的男人却没有照做,反而缓缓蹲下身靠的更近,由於她是坐在按摩塌沿,两腿夹紧,脚掌几乎着地的姿势,男人靠近可以轻易让鼻息轻拂过她光裸的大腿,他微微仰头,呼吸略微粗重的问:「真的不用吗?来干我小姐看起来很需要帮忙啊。」这刚完事带点鼻音的嗓音魅惑的几乎让她耳朵怀孕,她心神一晃就要点头说好,但是这称呼让她立刻清醒过来,她坚定的拒绝了。

男人一脸黯然,双手轻触着摸上她的大腿,她浑身一颤,手捂着的私密深处里,被填满的余韵更加叫嚣着:进来,快插进来!噢,好、好像又想做了啊!

男人轻抚着她的大腿,一边慢慢的起身,那还没全硬、呈现45度的阴茎随着男人起身,沿着小腿缝间慢慢的研磨上来,她不禁脚趾蜷曲,咬牙忍住呻吟,啊、啊啊,快受不了了——

在看不到的黑暗,她捂着的其中一根手指忍不住的,探向阴蒂处——

大腿被男人轻轻扳开了一点。

又,再被扳开了一点。

於此同时,她摸上了阴蒂,忍不住的,加大力道按压,甚至无法控制的前後滑动起来,她不禁紧闭着眼,绷紧身体的想,如果再来一根肉棒进来……男人的腰身挤进了她用力夹的腿间,微微弯腰曲膝,在她睁开眼时将肉棒对准她的小腹。

她顺着肉棒往下看着私处,捂住的中指明显的在动作着,她瞬间停手,低垂的脸整个烧红:她刚竟然在自慰!?还做的这麽明显,一定是被看到了!

啊啊好丢脸!

再怎麽舒服,此刻她瞬间冷掉一半,有点做不下去了。

不过,私处还有点在抽蓄着,如果他什麽都不说,装做没看到的直接插进来……

「来干我小姐……」

好了,她完全清醒了,绷着脸,很严肃的请他们离开。

两个裸男一身坦荡的空手出门,门刚关上,一直没动作的男人呛他:「啊不是说很会做?做到被赶出来?」

鲜艳华丽的走廊回荡着男人的愤怒,被呛的男人抿紧嘴一言不发,只是一手前後撸着自己的屌,男人气的踹他屁股:「做做做,就只会做不会哄,刚刚就不会多哄一下吗?你知道你这种的已经退流行了吗?」

「我哄了啊,这次我没有忠实自我了。」

男人骂了一声靠,双腿开开滑坐在地,低下头,用摸过屌的双手插进自己的发隙:「跟你一组超衰,每次都只能做一次。」

一个艳丽的女子哼着歌走来,经过时脚也不停的侧头打量他们,还吹起了口哨:身材不错唷。

坐着的男人眼睛一亮:「小姐来一发?两个人一起服务喔。」

女子停下脚步,笑了:「我知道你们,这间按摩馆有名的只来一次组,」她一边摇头一边从包包里拿出墨水瓶和两张签名板:「我比较想维持你们的只做一次纪录,可以用你们的屌签名吗?」

两个男人顿时黑了脸,又不是他们自愿只做一次的,天知道为什麽每次都只做一次就被拒绝,问客人也问不清楚。

里头,梦梦等门一关上,立刻小心翼翼起身,下身的水大股的汨汨流出,沿着大腿内侧流淌而下,即使双手捂着仍随着她的步伐一路滴答到换衣间,这画面太羞耻了,她也更加庆幸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刚庆幸完,她就在换衣间的洗浴隔间看到一个跪坐着的少年。

少年只有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双手虚握着放在腿上,抬头怯怯的的开口:「请让我为您抠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