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洛小溪的账户里便多了5000元钱。洛小溪打电话谢了静静。将钱取出来,交了两个月的托儿费和送子车的钱,随后和老师说了自己家的情况,表示自己的经济实力实在无法抱那些乱七八糟的特长班,于是,在老师略带同情的眼神里,将君君送到了附近的那个幼儿园。

君君不知是年纪大一些的关系,还是天生就比较乖巧懂事,他并没有像其他刚刚送进幼儿园的孩子一样哭的昏天黑地,只是在反复确认了妈妈并不是抛弃他之后,乖乖的牵着老师的手,走进了院子。

眼看公司周年庆就在眼前,今天晚上加班的,还是洛小溪。在给楼下阿姨打了电话让帮忙照顾下君君之后,洛小溪开始埋头干活。

就在她抱着个大箱子准备下楼的时候,正好在拐角处看到一个穿着牛仔裤扎着马尾的女孩子正在打电话。洛小溪认识她,那女孩子叫小李,全名叫李美娜,是策划部新来的实习生,浑身上下都是毕业生的那股清纯与活力,热心肠,很喜欢帮助人。

两人互相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洛小溪抱着东西继续往下走,就听女孩掐着嗓子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上次的那家不好吃,我们下次换一家吧!九阳路那边新开了一家日料特别不错,就是有点小贵,我们……”

后面的话,洛小溪没有继续听下去,那不是她的世界,她也不想去了解。

等她来回搬了两趟,只见那个女孩终于讲完了电话,她满脸的甜蜜,笑盈盈过来帮她的忙。

女孩没心机的说道:“我看你和我差不多大,应该也是新毕业的吧?可是我总看你一个人加班,他们不是在挤兑你吧?”

洛小溪的脚步微微一顿,挤兑又能怎样?她需要这份工作,她和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不一样。女孩子不高兴了,大不了甩手不干,回家去啃老。可是她呢!她还有个6岁的儿子,还要付那昂贵的托儿费。

洛小溪叹了口气,撑起一个笑容,岔开话题道:“电话里的是你男朋友吧?”

女孩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语气里带着一股不自知的优越感,说道:“嗯,是我男朋友,高富帅,而且特别爱我,对我特别好,不像我之前那个,我过生日他连个限量版的围巾都买不起。我跟你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想要有美满的婚姻,绝对离不开钱这个俗物。”

洛小溪的眉梢微跳,看来,在女孩的心里买了限量版围巾就是爱她,对她好了。

无暇去纠正女孩的三观,而且她也不想去纠正,两人就这么一起将箱子摆好,随后女孩的手机又一次的响起,然后,女孩对着她挥了挥手,甜甜蜜蜜的离开了。

等洛小溪将手里的活干完,她独自一个人走进电梯,在按下按钮的时候情不自禁的看了眼那32楼的按钮,却终究还是按下了1楼。

而第二天,刚刚上班的洛小溪就听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小李失踪了!

女孩的父母看女儿一夜未归,电话也打不通,于是来公司找,却发现女孩也并没有来上班,甚至连假都没请。

小李的父母看上去即使老老实实的工薪阶层,他们说女儿从小到大都特别乖巧,从来没有夜不归宿的时候,可是公司却不这么想,毕竟女孩子年轻漂亮,跟男朋友出去玩嗨了最后来个甜蜜的啪啪啪,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女孩的父母却坚持自己的女儿多么乖巧,最后公司不得不调出了那天晚上的监控录像。然而奇怪的是,录像里清楚的看到洛小溪和小李搬着一个盒子放进了会议室,女孩笑颜如花的一边接电话一边进了地下停车库,之后,就在也没有了女孩的身影。

而当众人来到地下车库里时,那辆红色的大众polo还好好的停在原地,保持着女孩那天早上上班离开时的模样。

女孩的父母顿时失了主心骨,靠着那辆车嚎啕大哭,可是女孩已经过了18岁,公司虽然监控录像没有显示她当时是怎么离开的,但是一个大活人谁又管得了她下班之后去了哪里。

最后连警察也惊动了,而洛小溪作为最后见过女孩的人便成了各方约谈的对象。在整整一天的连番轰炸之后,警察方面也只能当做一起普通的失踪案来调查。

转眼就是周年庆,一整天的时间里,洛小溪忙的几乎都要吐了舌头。楼上楼下的奔跑、搬东西、做迎宾、做服务员大家。最后一切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午夜11点了。

这次好在并没有只留下她一个人,而是几个部门都留下来整理物品,租用的会场里大家说说笑笑干着手里的事情。集体谢谢领导大发善心,给她们放一天假。

众人开着满载的车子回到了公司,在地下停车场里将车上的东西搬下来,准备搬到楼上去。

而就在这时,一位保安部部的男同事突然故作神秘的说道:“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啊,传说就在这栋大厦建成的时候,有一个农村的女人,哭着喊着过来找自己的丈夫,可是她的丈夫呢,早在一年前,就因为意外事故死了,包工头怕担责任便将他的尸体扔进碎石机了搅碎了。包工头怕她闹下去最后会东窗事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把那个女人也弄死了。然后将她埋到了这栋大厦的地基里,所以,之后只要午夜12点,这个地下的停车库里,就会看到一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女人来回的走着,如果你看到她你一定要假装没看到,不然她就会一直缠着你。”

俗套又无聊的鬼故事惹的几个女同志纷纷摆翻起了白眼儿,笑着嘲笑男人。

而就在这时,远处的电梯叮的一声轻响,所有人都顺势看过去,就见贺子谦一身笔挺的西装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贺子谦!是贺子谦!”几个女同事激动的互相摇晃着对方。

可偏偏洛小溪手里捧着一个大纸箱,躲又显得太突兀,只好鸵鸟一样将脸使劲的往纸箱里埋。

贺大咨询师用走红毯一般的气势一路走来,路过众人时,那好听的男声低沉的问了一句:“周年庆?”

于是,一群女人小鸡吃米一般的不停点头。

男人也礼貌的颔首,便向着众人身后他的那辆银色宝马走去。

看着一众女人的星星眼,刚才那想用故事吸引大家的男人隐隐有些嫉妒,自言自语的说道:“那故事我可是听负责建筑这个大楼的人说的。”

眼看着贺子谦上了车,一众女人马上变脸,恢复了厌恶的神态,看着男人说道:“得了吧!天天这个大楼进进出出这么多人加班,怎么都没人听说过见过那个女人呢?”

“就是!就是!什么包工头啊,冤死的女鬼啊,这种故事都讲烂了好吧!”另一个女人接着说道。

男人脸憋得通红,气呼呼的,抱起个箱子就往前走。

而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在空荡荡的车库里响起,大家互相看了看,表示并不是自己的手机响。

所有人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发现声音是从一间很小很小的杂物室里传出来的。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许是因为刚才男人那鬼故事的原因,所有人都愣在那儿,没人敢动,一个销售部的高个子美女疑惑的说道:“是不是谁把手机落在里面了?”

而被美女这样一说,刚才那个讲故事的保安立刻挺了挺腰板,决定在美女们面前当一回英雄,他将手里的纸箱放下,大踏步的走了过去,猛的打开了那间杂物室的门。

洛小溪跟其他人一样正好奇的准备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突然只感觉眼前一黑,下一秒,她已经被人用手挡住了眼睛,并且牢牢的搂在了怀里。

几乎是同时,一片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在停车场里骤然炸响。

一阵熟悉的古龙水尾调钻进洛小溪的鼻腔,她几乎是立刻就放弃了挣扎的想法,乖乖的僵在了当场。

“把眼睛闭上!”贺子谦的声音从她头顶响起,男人的语气里带着一股不容辩驳的威严,洛小溪马上用力的点了点头。

捂在她眼睛上的手这才缓缓的移开,随即她手上一轻,男人已经将那个大纸箱拿走,听声音应该是放在了地上。

随后,她身体突然一轻,已经被人打横抱起,她吓得猛地睁开眼,就见男人眉头紧皱的低声道:“把眼闭上!”

于是,洛小溪如同声控灯一般,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她感觉男人抱着她走了几步,随即听到车门开启的声音,而下一秒她已经被人放在了真皮座椅上。

“那边发现了一具尸体!”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说道:“你老实在车里坐着,别乱看,不然容易做噩梦!”

末了,他似乎还是不放心,低声补充了一句:“听话!”

车门嘭的一声关上,洛小溪这才偷偷的睁开一只眼,首先入了眼帘的就是方向盘上那个白蓝的宝马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