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箍棒应该就是他腿间的那东西吧?那水帘洞是哪里?她身上没有呀?那怎么戳进水帘洞?不会是她没有水帘洞所以他才不和她圆房吧?

秋软软趴在他胸膛胡思乱想着,硬邦邦的大棒子戳在她大腿上,莫离还在睡。

秋软软轻轻动了动腿,感觉大棒子跳了跳,她下意识看了眼莫离,见他并没有醒才松了一口气。

秋软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胸,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揉她这里,每回都给她留了好些红印在上面,不过他揉着怪舒服的,和自己揉不一样的感觉,就是他揉的时候,她会想尿尿。

莫离一睁眼就看见小媳妇自己在揉胸,还以为自己在梦中,又闭了眼,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不是梦,瞬间睁开了眼。

秋软软还在想他为什么喜欢揉,没注意到他已经醒来,自己捏了捏奶儿就松开了,抬头就对上他亮晶晶的眼眸。

“软软刚刚在想什么呢?”莫离一边问着,一边手就袭上了一侧浑圆揉捏起来。

秋软软闷哼了一声,轻声道:“想你怎么这么喜欢揉我胸。”

“软软想明白了吗?”

秋软软老实地摇了摇头。

“软软唤我一句相公,我便告诉你。”

秋软软愣了愣,红着脸憋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唤了声:“相公。”

“乖。”莫离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手指轻轻拨了一下小红珠,惹得秋软软轻颤一下,在她的视线下,俯身含住了一颗乳珠,啧啧吮吸。

秋软软忍不住呻吟出声,这感觉也太奇怪了,她又想尿尿了。

莫离一边吮吸,一边口齿不清地说道:“你哪哪我都喜欢,你是我媳妇,我不喜欢捏你胸还能喜欢捏谁的?”

秋软软说不出心里是什么奇怪感觉,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的话,张嘴便是忍不住的娇吟。

, “别……别咬了……”秋软软推他,她想尿尿了!

莫离听到小媳妇说不要,便停了,意犹未尽地从小媳妇胸口起来,瞧着被自己欺负得惨兮兮地两团,就忍不住满意,他的媳妇,就该留着他的记号。

秋软软心中奇怪的很,怎么他不弄了她就不想尿尿了?

莫离心中叹了口气,给小媳妇穿好衣裳,什么时候才能圆房呢?

秋软软见他要起床,伸手拉住了他,红着脸问道:“你知道水帘洞在哪吗?”

莫离一脸莫名,怎么突然提起水帘洞了?是想看大闹天宫这出戏了吗?

夫妻俩完全没想到一处去,秋软软见他根本不知道水帘洞,心中狐疑,他是不是也和她一样不知道水帘洞在哪里?那他们要怎么圆房?

莫离看小媳妇一脸郁色,想了想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想看大闹天宫那出戏?”

这哪跟哪啊!秋软软无语,又不知该如何给他开口说,想了想,犹豫问道:“你知道怎么……”圆房吗?

秋软软实在说不出口,莫离耐心等着她后半句话,见她一直犹豫,说道:“我们是夫妻,有什么话不能直说?”

秋软软鼓起勇气看向他,好一会儿,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看大闹天宫那出戏了……”

莫离心知她没说真话,可她不想说,他也就没再逼问了,应道:“待会儿让管家去梨园说一声,咱们晚上去看。”

秋软软懊恼得不行,她要是问出口了,显得她多想圆房似的!

“要不要起床?”莫离问她。

秋软软点点头,刚掀开被子就被莫离抱了起来,在她脸上亲了亲,说道:“软软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这还是莫离头一回亲她,秋软软不敢置信的摸着被他亲过的地方,好一会儿,抱住他脖子,嗫嚅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想问问你咱们这样算不算圆了房了?怎么和大娘教的不一样?”

莫离差点被她这话呛到,这样若是算圆房了,那他每晚念清心咒干嘛?早知小媳妇也想圆房,他何苦每晚那样忍着!

傻媳妇!莫离心中笑骂道。

“软软,今晚咱们不去看戏了,改圆房吧。”

秋软软点点头,随即想到什么,问道:“你知道怎么圆房吗?大娘教我的我都不明白,有些还忘了。”

莫离一脸黑线,他哪点给了她这种错觉,哪个男人不会圆房?

“大娘是怎么和你说的?”莫离问她。

秋软软把大娘说的那金箍棒和水帘洞的话一五一十告诉他,莫离刚刚消了的大棒子又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这个姿势正好抵在秋软软的臀上。

秋软软自是感觉到了,动了动腰,问道:“这是不是金箍棒?”

“是。”莫离声音暗哑得不行,感情她刚刚那水帘洞问的是这个,他是很乐意告诉她水帘洞在哪儿的。

“那水帘洞在哪里?我身上没有洞洞。”

莫离觉得他可能等不到晚上了,他现在就想好好教教这傻媳妇怎么圆房!

莫离微微给她调整了一下姿势,大棒子从秋软软臀上移到了腿心,往上顶了顶,说道:“软软的水帘洞就在这儿呢,相公用金箍棒戳一戳就出水了,相公给你试试。”说着隔着衣裳就开始顶弄起来。

没两下秋软软就赶紧喊停了。

“别……又想尿尿了……”秋软软扶着他肩膀往上抬了抬腰。

“傻媳妇。”

为了以后的性福生活,莫离决定好好教教小媳妇,他去找了刘奇,他知道宫内有专门教习皇子公主人事的宫人。

刘奇听说他的来意,一拍大腿,这事何必去宫里找人,花街上的活春宫还少吗,要什么姿势没有!

在刘奇的热心安排下,晚上莫离带着小媳妇去了暖香阁。

在这儿戴幕笠太招摇,在刘奇的建议下,给秋软软脸上画了一朵鲜艳的红牡丹,弱化了红瞳的存在感,让人不细看看不出异样来。

秋软软肤白,鲜艳的牡丹衬得本来白净的脸更是白嫩,两厢对比,红的勾人,白的也勾人,只是为了衬脸上的妆,秋软软不得不穿了件颇为勾人的衣裳,瞧得刘奇眼都直了,正欲夸赞几句,就被莫离踹了出去。

莫离给她拢了拢衣襟,遮住昨晚他留的印子,又抽了她发间一根簪子,放下一缕秀发,遮住胸前的高耸,这才微微松了松眉头。

秋软软本以为自己在脸上画一朵花会很突兀,来了暖香阁才发现这儿每个姑娘脸上都画了朵鲜艳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