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黑夜笼罩了整个海面,没有一丝光亮,衬得海水都是黑色。

苏媚摸黑到了西码头,寻找着易泽所说的据点,这里路况偏僻,平时根本不会有人过来,把鸦片放在这个地方,的确是个好主意。

苏媚在黑暗中冷笑的勾起了嘴角,自己在他身边潜伏了那么久,都没办法知道他把鸦片匿藏的据点...

正想着就摸到了易泽所说的货仓,周围皆是杂草,长至遮盖半个窗口高,要是谁无意中走到这里,看着这到处被杂草遮盖的房子,估计都会吓得调头就走。

她扒开杂草,艰难的来到了窗前,玻璃被人刻意涂上了白色的油漆,看不到里面的东西。

苏媚认真的嗅了嗅,嗅觉灵敏的她,很快便闻到一股很重的陈旧臭尿味,眸中突然一暗,直觉告诉她就是这里了...

她从树后拖出一桶汽油,围着房子倒了一圈,剩下的把汽油对着门缝倾倒,不紧不慢的走到稍远的地方,拿出火柴划开。

苏媚冰冷的看着手里的火光,顿了一瞬,下一刻毫不犹豫的扔了出去,火苗碰到汽油的瞬间,顺着汽油蔓延,霎时火光在她面前明亮,热气灼得皮肤有些生疼。

苏媚脸上尽是喜悦,拍了拍手,转身正准备离去...

耳边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一道粗矿的男声在那大喊:“是谁!谁烧了我们仓库...”

一下子就混乱了起来,苏媚在黑暗中匿藏着看着四处慌乱的仆从,不紧不慢的从地上捡起石头,往另一条道路用力扔去...

“人在那边,你们赶紧带几个人去追,其他人跟我去打水...”

苏媚听着远去的脚步声,甩了甩头便离去,想不到自己竟然能进行得如此顺利...

还没庆幸完,后面就有窸窣脚步声往这边走来,苏媚瞳孔紧缩,来不及思考,拔腿便开跑。

身后的脚步声紧追不舍,对方比她更熟悉这一处,几个人便在附近搜寻起来,赶着好一会儿,苏媚便觉得体力不足,前面就是街市了...

她在泥路上左窜右拐的奔跑着,精神绷紧成一条线,一个不留神便失足的摔下了小山坡下,她不敢惊呼出声,害怕被人发现,强忍着浑身的剧痛,听着山坡上的人在搜寻。

“刚刚明明还在这...怎么就不见了呢...”

苏媚捂紧自己的嘴巴,余光飘到上面有一个男子探头向下看,她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很幸运的是,天晚路黑,处在明处的男子并没有看到被杂草覆盖住的她,苏媚听见他们的对话声:“别看了,要是人那么晚摔下去估计人都得死了...还是赶紧继续到别处找找,不然仓被烧了,人还没抓到,崔先生估计都想杀了我们。”

苏媚听见他们的声音渐行渐远,心脏都快从她嘴里跳出来了,直到附近没有一点声音时,她才动了动身子,艰难的爬起来,感觉自己浑身疼得要散架了,多处划伤,脚还扭伤了...

她一瘸一拐的攀着石头往坡下走...

*

丁衎暄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外面的工人早已走光,他抬头看了看时间,想着苏媚应该快去醉佳人唱歌了,便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打算穿上西服外套,准备出门。

外套刚套进一个手臂,便听见外面的木门被人大声敲响,他蹙了蹙眉,慢慢的走去,沿途顺手拿起一根木棍,门打开一条缝隙,在垂眸的一瞬间,透过缝隙看见外面是一双布满伤痕和沾染着些许泥土的小腿,一抬眸,便看见苏媚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发上还有些枯枝,脸上有些淤黑,平时殷红的嘴唇在此时是发白的。

苏媚看见开门的是丁衎暄,整个人瞬间放轻松下来,随后人便倒在了地上。

丁三少立刻拉开门板,接住了苏媚倒下去的身子,着急的唤了一句。

“苏媚!”

——————

今晚只有2更QAQ!!

我发誓明天定带着3000+复命!

爱你们哟啾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