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什么大病,不过被吓得晕过去而已,于是晚上就出院了,孟懿卿驱车带她回了自己的公寓。

单身男人的住宅总是清清冷冷的,大概是由于职业缘故,孟懿卿的公寓干净冰冷的有些过分了。

二百多平的复式套房线条横平竖直,就连上楼的楼梯转角都是设计成尖锐的直角,整个房间的色系遵从灰黑白的无色原理,大概是因为在家具或者墙体上运用了许多钢化材质的原因,导致整个空间都处于一种静谧肃穆的氛围中。

晚上黑幕降临,房间的窗帘没有拉开,湮沉沉走进这里仿佛走进无尽的黑……

这是湮沉沉进入房间的第一感受。

她第一次来孟懿卿的家,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有些手足无措。

“穿上这个。”男人已经弯腰从鞋柜里给她拿了一双女士拖鞋。

这大概是这个房间唯一一样女性化的物品,湮沉沉盯着那双毛茸茸的粉兔子拖鞋,觉得怪异至极。

“怎么了?”面前的男人大概见她迟迟未有动作,问了一声,湮沉沉被这个声音惊到,后背冷不丁的冒出冷汗。

她最近真的太敏感了,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她吓出病来,她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孟懿卿依然是那个孟懿卿,一如既往耐心的等着慢吞吞的她。

男人长腿窄腰,身体瘦高,一条黑色西装裤和一件白衬衣就能穿出欧美模特的气质,又由于是职业原因,身上总有一股耐人寻味的禁欲之感。

长得好,工作好,修养也好。

这就是大家传说中的优质对象了吧,她能有这样一个未婚夫,还在别扭纠结什么?

想到这里,湮沉沉自嘲的笑笑,笑自己太不识抬举,疑心病真的太重了,刚才那么一瞬间,她居然会认为眼前的人是个陌生人。

她弯腰脱下自己的鞋子,就在她即将把脚踩进孟懿卿为她准备的那双拖鞋里时,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湮沉沉一愣,下意识的反应是先把脚收回来。

她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她不解地按下接听键:“喂,您好?”

“请问是湮沉沉女士吗?”对方是一位声音雄厚的男性,“这里是城南警局,关于白天的事情想要向您了解下情况,麻烦您现在到……”

是警局的人,白天她躲在病房里逃过一劫,现在出院了,警方传唤,不能不去。

湮沉沉放下手机,有些抱歉的看向孟懿卿。

“我送你。”孟懿卿笑,又拿起放置在一旁的车钥匙,率先出门。

孟懿卿只送她到警局大门外,便被要求离开了,离去的时候男人又喊住她,他看了湮沉沉很久,修长的身影立在夜色中如同一道肃穆模糊的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轻声笑着,道:“沉沉,今晚真可惜……”

“……”

不知是不是湮沉沉错觉,她总觉得男人此刻心情——应该是很差,也对,“好事”被一通电话搅乱,能不爽嘛?

她没有多想。

她一个人被带入到审讯室,里面灯光暗沉,对面坐着两名一壮一瘦的刑警,虽然气氛很凝重,但是湮沉沉心蓦地安定了下来。

都说警察是阳间最刚正不阿的人,一般作恶的鬼神都很怕靠近他们,所以一个生气弱的人最好待在警察身边或者随身携带一些警官用过的物品傍身。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相信她身上的这些遭遇……

“湮小姐,很抱歉这么晚让你过来,但是我们的确有很多问题想要跟你了解下。鄙人姓秦”

就在沉沉还在心里挣扎的时候,对面一名块头壮,脸型方正的警官开口说话了。

这个声音湮沉沉听过,就是方才打电话给她的人。

她听话的点点头,很紧张,心里思考着接下去该用怎么样的话去诉说。

“白天的事让你收到惊吓了,案件真相我们还在调查中,一定会尽快破案的,希望你不要有阴影,但是今天来,主要是想要问你另外一些事……”

咦?

不是问今天的案件吗?那问什么?

湮沉沉很不解。

只见那名姓秦的警官翻开手中的册子,翻了几页,湮沉沉看得不是太清楚,依稀好像是谁的个人档案,只见最后停在一张照片上,他指着照片上的人,面色沉重的问道:“湮小姐,市立医院的孟懿卿孟大夫是您的未婚夫对吗?我们想要向您了解一下他的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