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舌头中间部分,大力地从下而上舔过整个阴户,利用颗颗微小凸起的舌苔刺激薄弱的小阴唇和阴蒂,舌尖再轻轻扫过以加深触觉和视觉上的感官刺激。

人的舌头的前三分之二的舌背上有菌状乳头,能够感知甜味和咸味,侧面感觉酸味和咸味。甜味来的越快,消失的越快,咸味和酸味则持续得最长。

“咸咸酸酸的……味道不重……”来回舔四五下,把苏红凛的汁液用舌头抹开,擦在她的腿根处,以及四周白嫩嘟起的软肉,“你这里长得真好看,粉粉嫩嫩的就像小孩子的一样……”

语气充满了艳羡和满意。

“嗯……因为经常做保养……啊……痒……”苏红凛含着被唐辛夷舔过的两根手指,惬意的闭眼享受着,声音含含糊糊。

唐辛夷听着那娇娇艳艳的嗓音,闻着奇妙的荷尔蒙味道,不免又产生了想要狠狠凌虐嘴下软肉的冲动,但是又怯于会弄疼苏红凛,只能一口含住她的阴阜用力吮吸,在整个外阴部种上一颗又一颗草莓,从小腹到臀部,到处都是湿哒哒的口水。

苏红凛上半身微仰,拿过榻上的软枕垫在屁股下面,一条长腿屈起,另一条长腿架在唐辛夷肩背上,漂亮的腹肌和人鱼线因为用力而凸显出来,线条清晰。

“这个姿势怎么样?”

“好……那我正式开始啦~”

不知道表演进行到什么部分了,配乐异常兴奋激昂,像极其雄伟的战场驰骋,又像极其暴力的肉体互搏,鼓动着唐辛夷的心尖,让她热血沸腾。

左手扶住肩上紧致结实的大腿,右手伸出两指从上方扳开花瓣,露出娇润欲滴的阴蒂,舌头湿淋淋地开始左三圈右三圈围着它打转,然后再罩住它绕圈旋转,舌尖更是往敏感的褶皱处顶压,想要把阴蒂完完整整的剥出来。

“舒服……你怎么……这么会舔啊……”苏红凛架在她腰背处的腿不停轻颤,如剥壳莲子的细白脚尖难耐地蹭着唐辛夷的腰窝。

“舒服吗?我可是爱学习的好孩子呀~”唐辛夷抬起汁液淋漓的小脸蛋儿,十分亢奋地表示自豪,“我喜欢你……的味道……舔起来超级软超级嫩~”

热烘烘的气体喷在阴唇上,立刻又涌出一大摊体液,唐辛夷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得清清楚楚,两片殷红充血的小阴唇像是有生命力似的自动分开,慢慢地蠕动呼吸,晶莹的体液就从那不可细见的肉洞里涌出,黏糊糊的滑落到丝被上,深色的被褥立刻晕开一小片。

张口含住那个小小的湿哒哒的肉洞,用力吮吸,真的可以吸出很多汁液啊,水声啧啧,就像喝粥一样。

唐辛夷迫不及待地用嘴唇含住那愈发鲜美的阴蒂,用舌头用力碾然后绕圈,苏红凛很快就达到了阴蒂高潮,那是一种快要尿出来的感觉,阴道收紧,小腹微微抽搐,呼吸极速加快,身子升温,耳朵脸颊滚烫……想要融化在永恒的七月盛夏。

但是快感也只持续那么一会儿,收缩夹紧的阴道嫩肉天与地般的竭力蠕动触碰,似乎刺激到了敏感愉快的部分,延长了些微快感,更多的是永远无法被填满的空虚。

“可以进来了,宝宝……”伸脚拍拍唐辛夷俏生生的小屁股,苏红凛伸手捧着她的脸,想要将她提起,让她趴上自己的身体。

“嗯嗯……”唐辛夷却含着她的阴蒂不放,甚至摇头表达不愿意,扯动着玫瑰色的充血阴蒂左右摆动,含糊撒娇道,“还不行~”

噢,那种感觉太刺激了……苏红凛双手制止了她的摇头晃脑,闭着眼喘息着,全身的毛孔都沁出一层薄汗,屋子里淡淡的茉莉花香和沐浴后的玫瑰精油味,混着祛除蚊虫的植物香薰,以及萦绕在四周的迷乱情欲味,浸肤彻骨,令苏红凛一阵头晕目眩。

大力地呼出口热气,揉揉唐辛夷凌乱的头顶,收回一只手遮住自己滚烫的眼脸,竟然会觉得害羞,泄气又妥协的决定一切都交给她的小宝贝,沉浸于这纷乱交错的一切。

唐辛夷受到鼓舞,士气大增,小狗一样蹭蹭她的手心,继续专心致志地埋头嘬吮,吸住可爱的小花蒂吮吸摆动,再用力吸住向上拉,直到发出“啵”的一声,像打开金色香槟一样松开它,满室的啧啧啵啵声,似乎令舞台上的配乐师们都深感羞耻,渐渐停下了演奏。

“啵……嗯?音乐停了?”唐辛夷用苏红凛汗湿的小腹擦擦嘴上亮晶晶的黏液,睁大了眼睛好奇道。

苏红凛正被那要上不下的感觉折磨得快要哭泣,紧紧揪着被单,唐辛夷一停下,就万分庆幸又失望的大口大口呼吸着微凉的空气,还没宣泄够那份遥不可及,就被唐辛夷突如其来地塞进了一大截舌头,被堵得连尖叫都发不出。

不同于手指,舌头柔软又有韧性,潮湿炙热,当它用力抵进阴道时,肌理会自然的平展变硬,比两根手指还宽但是短,唐辛夷几乎把整个舌头都伸进了苏红凛滑腻柔嫩的阴道,被阴道口稍硬实的褶皱紧紧拴住,只有舌尖能在里面煽风点火。

“嗯嗯!”捏捏苏红凛的腿根,示意她放松。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束缚住自己舌头的软肉有松开的迹象,唐辛夷干脆利落地抬起她的大腿,让她羞耻的双腿大张,膝盖抵住乳肉,鼻尖抵住她的阴蒂,上嘴唇护着牙齿不弄伤她的软肉,舌头拼命地往里钻,然后翘起舌尖,对湿滑的褶皱进行危险的试探。

里面反而感觉不如外面软?或许是舌头也是又软又烫的嫩肉吧,两两相遇,都被抵消了?就像是在苏红凛的口里乱钻一样……

找了几个来回,舌根已经拉扯得有些酸疼,还没有找到那让人欲仙欲死的地带,苏红凛也已经气喘吁吁了,自觉的抱紧自己的腿弯,张开双腿让唐辛夷能够再深入自己的身体。

“啵”,唐辛夷放弃了触试,拔出了舌头,拍拍苏红凛依旧挺立绽放的阴蒂和小阴唇,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她,深情沮丧,语气黯然,“我舌头太短了……舔不到……”

又是那副小狗似的样子,耷拉着脑袋,眼睛溢着水汽,毛茸茸的发尾拂过苏红凛的私处,比用手指虚摸还令人瘙痒窒息,抑制不住的低吟出声,苏红凛拉起唐辛夷,让她侧躺在身体右侧,这样的话……用右手就方便点……

“没关系的,又不是只有那里才舒服……”右手搂着唐辛夷被安心裤包着的小屁股,摸起来就是宝宝的尿不湿嘛,又把手放在微微内凹的背脊滑动着,唐辛夷早就累出汗了,身上汗津津的,手指向下滑进安心裤里,屁股上的皮肤因为不透气,湿的更厉害……

“宝宝,你要不要脱了尿不湿啊?”

“你……变态……”

苏红凛可怜巴巴地表示,我只是看你太热,想让你换正常夜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