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门板与荔枝(H)

漆黑的材料仓库,只有从一旁桌案上烛台的火光照明,火光将一男一女交叠一块,规律起伏的身影尽数倒映在墙面上。

「哈啊、哈啊……嗯啊……嗯……」

「娘子、若苹……」

男人从女人身後紧紧抱着她,他让她双手扶着仓库门板,向後抬高屁股以便他操。

他上身衣着整齐,衣摆却掀到一旁露出赤裸的下半部,他的跨部紧紧贴合着姑娘雪白浑圆彷佛两颗可口馒头似的的臀部,一根肿硬的火热粗长夹在两片臀瓣下来回滑动,次次贯穿插入缝里嫩穴,再慢慢退出抽回,周而复始。

有几回插的深了,姑娘便跟着高声娇吟,浑身一抖,连带他埋在嫩穴的那根分身也被肉壁紧紧绞住,绞的他重重喘息,几欲喷发。

「放松点,娘子……放松点,你咬太紧了……」褚离抱着若苹,胸膛贴着她的後背,俊脸贴在她耳边咬住她的耳垂,嘶声警告。

他虽要她放松,身下抽插她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放缓,若苹忙着感受着被不停疼爱的欢愉,根本无暇回应他,只是双手按着门板,嘴里不停逸出娇喘。

「哈啊、哈啊……嗯嗯……嗯……」

「嗯嗯……嗯……哈啊……」

本不想和褚离行那事,一来褚离身子弱,二来这儿又非在房间,实在不适宜行房事,但褚离却再次拥吻她,那吻相较初次更为强势而缠绵,吻着吻着,他情深意浓的唤她……她便不争气的软了。而且在激烈吮吻的过程中,昏昏欲然,她的衣裳不知何时竟被褚离的手剥个精光……

褚离只有裤子脱扔到一边地上,她是整个人都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面向仓库门板,翘起屁股给他操。听着仓库回荡着两具肉体撞击贴合发出的啪啪声响,江若苹感到十分羞耻,身子更为敏感,腿心间的小穴儿随着大棒子的进出被翻搅出源源不绝的蜜液和水声。

她满脸潮红似酒醉,身体轻轻颤抖着,褚离的每一下的摩擦都让她极为舒服,吟哦喘息。

「相、相公……哈啊……相公……」

「嗯?」褚离听着她那甜美的娇喘,全身躁到不行,满头大汗。

「相、相公……好嗯、好……舒服……哈啊……」

褚离不禁喉头一紧,哑声问,「什麽好舒服?」

「嗯嗯……」

若苹甩了甩头,又嗯啊了几声却没回应他,沉浸在快感之中。褚离两只大掌伸到她身前掐住她的两团柔软,逼她道,「什麽好舒服?嗯?」

被他用力地掐着奶乳,江若苹有些吃痛的蹙眉,扭着柳腰,喘道,「嗯……被、被你的棒子插、插的……好舒服啊啊!」

褚离猛往深处一顶,撞进了最顶部。

他重重喘了喘,差点没被那娇滴滴的声音给逼射出阳精。

赶紧从水穴中拔出滚烫的肉棒,将软绵绵欲要坠地的姑娘扶住,将她从後方笔直压上门板,他埋首在她的颈窝间深吸气,让自己冷却稍歇。

「你、你结束了吗……?」姑娘面门喘着气,好一会儿才问身後的男人。

褚离却放开她,转身走向一旁那放着碗的桌边,拿起了碗里的一颗已剥好壳的荔枝,又折了回来。

若苹正感到疑惑地回头,却被男人贴靠上她背部的身子又给压回了门板。她听到他笑声沙哑,「还没结束呢,娘子。」

下一秒,若苹感觉到腿心被男人放上了一个冰凉圆滚东西。

「那、那是……」

「是荔枝啊……」褚离两根手指夹着软白的荔枝在若苹的嫩缝间沾着蜜水来回滑动,最後贴在缝穴口不动了。他低喃,「让你下面小嘴嚐嚐味道,可好?」

「不……啊啊!」若苹还来不及抗议,褚离一只手探到她的腿心间长指拨开她的穴瓣,那两根夹着荔枝的手指跟着一推一按,荔枝就这麽被小穴吃了进去。

「好吃吗?」褚离将她散乱的长发梳整到一侧,柔声问道。

「唔……拿、拿出去!」

小穴被异物塞入不断收缩,那颗荔枝因姑娘频频颤抖而在狭小壅道中滚动,和肉壁摩擦碰撞,酸软快慰让姑娘的腿心疯狂喷出蜜水,滴溅的仓库地面一滩淫靡水渍。

「嗯……快、快拿出去啦……嗯啊!」江若苹被身体里的荔枝滚撞的气喘吁吁,难耐的摇头,伸手到腿心想自己将之取出,怎料身後男人却更快的一把攫住她的双手,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压在门板上,另一只手代替她伸入腿心,猛地按住穴儿上早已红肿充血的小肉豆。

「啊啊啊……不、不要!」

快慰的眼泪从若苹美眸中喷出,她不可自拔的仰头娇吟,两只玉白大腿紧紧交缠难耐的绞在一起,若不是身後的男人压着她,她恐怕直接就跌跪在地面了。

「啊啊……嗯啊……哈啊……」

褚离的大手被她紧夹在腿心间却不放过她,两根长指掐住那敏感颤栗的小肉豆快速摩擦旋转,小穴里还有一颗荔枝不停滚动碰撞她,刹那,若苹只觉得自己脑中白光一闪,丰沛的蜜水汹涌冲出,高潮了。

穴里放肆的荔枝跟着大量的爱液冲出嫩穴,被褚离的手掌接住。

他将那沾满蜜液,香气四溢的白肉果子从若苹腿间拿出,凑到姑娘因高潮失神而轻启的唇畔。他哑道,「你嚐嚐,浸泡在娘子蜜水里的荔枝……必定十分甜。」

江若苹那会儿还没回过神,张着小嘴,就给男人塞了那颗满是蜜水的荔枝入口。

看她美目迷离,红唇边带着水液,一口含下自己出产的果子,淫媚至极的画面让褚离再不可忍,抬起她的臀部,滚烫的铁棒一插到底,无比销魂。

大力的抽插了数下後,他紧紧抱着若苹,低叹,「娘子,我爱你。」

江若苹神色迷糊,声音亦含糊,褚离却知她回应他那他想要的答案。

「嗯!」闷哼了声,褚离腰重重一挺,也跟着射出了满腔热液。

隔一日早晨,天亮不久,褚离便随着几名夥计去收帐。

直到午时,酒庄内只有若苹和几名夥计。

突然,酒庄外迎来了不速之客数人,便是前些日子差点要奸污若苹的小叔褚河,还有二夫人林氏、大夫人方氏等。

见褚离暂且不在,他们便坐下等着由若苹泡茶招呼。

就在若苹忙应付婆婆方氏关切褚离近日身子状况之时,一旁始终不语的小叔褚河却突然看着她笑了起来,说,「嫂子,我终於知你为何总说心悦於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