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世元因为有事先行离开,宁及夏陷入了无聊,正当她百无聊赖的到处乱看的时候,对上了沈韵的视线。

她的眼神不同第一次见面时的怯懦,现在竟有一些挑衅在里面。

这得有多宠,才会变的这样有恃无恐。

沈韵的底气,完全是来自顾月迟,因为她从一开始就在观察,顾月迟丝毫没有被宁及夏所影响到。所以她断定,宁及夏对顾月迟来说,无足轻重。

舍友在她走之前嘱咐过她,对待这种已经失宠的情人,一定要狠狠压制,不要让对方骑到自己头上。

宁及夏注意到沈韵,她不知跟顾月迟说了些什么,竟只身一人向自己走来。

“宁小姐,又见面了。”沈韵颇为淑女的笑着打招呼。倒使宁及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女人还有另一副面孔?

宁及夏懒散的环着胸,看她的眼神带着点轻视。

“怎么?过来向我讨教怎么取悦他吗?”

沈韵挑了挑眉。

“我从来不需要取悦顾先生。”

她明目张胆的撒谎,因为断定面前的傲慢女人丝毫不清楚她和顾月迟之前的事情。

宁及夏果然信了,面上有点不好看,正要怼回去的时候,顾月迟走过来了。然后她就眼睁睁的看见沈韵从一旁拿过一杯红酒,毫不犹豫的泼到自己身上,表情瞬间可怜巴巴。

速度快到宁及夏都没反应过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绿茶婊吗?她有点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把喝完的香槟杯放下,她现在手上捏着的空杯子看起来像是欺负人的证据。

果然,顾月迟冷眼看向她。

“Summer的主理人就是这样不堪的相处之道?”

宁及夏被气笑,看着面前一个面带嫌恶,一个泫泫欲泣的两人,又端起一杯红酒。利落的泼在两人身上。

“既然顾总已经认定是我做的,那我就把这罪名坐实了。”

她不顾浑身散发着怒气的顾月迟,狠狠的瞪了一眼呆住的沈韵,转身离开。

守在暗处的媒体早已将整个过程录了下来。

酒会结束,金佑才现了身,他看着不知守在车旁多长时间的宁及夏,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闹事?”

宁及夏本来就气急,最好的朋友竟然毫无根据的对她指责,她瞬间发飙。

“你他妈知道什么?”

然后车也不坐了,宁及夏甩掉自己的高跟鞋,赤脚在漆黑的马路上往回走。

金佑自然不可能放任她就这么走回家,深吸了口气,认命的捡起她的鞋去追她。

一辆漆黑的布加迪从他们身边划过,宁及夏看见了驾驶座和副驾驶的人,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破。

真的快要被气死了。

宁及夏被拉住,站在那自嘲的笑:“像不像失宠的流浪狗?”

金佑也看见顾月迟的车了,挖苦不断:“不像流浪狗,像流浪的蠢猪。快上车,不嫌硌脚?”

车上冷气开足,宁及夏蜷着腿坐在副驾,却没想要关掉冷气。

手机屏幕亮起,有消息进来,还有几个顾月迟的未接来电,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静音了。

半个小时前顾月迟发来消息:在哪?

还有最新一条:像我有什么用?又不是我。

他指的秦世元。

他是在嘲讽她找赝品,宁及夏怒回:在我这里,你才是替代品。

一个随时都可以被替代的金主。

然后联系方式统统拉黑,因为她知道,顾月迟肯定会生气,然后报复她。

金佑注意到她的举动,知道是在给顾月迟发消息:“老老实实的跟在他身边不行吗?你又离不开他。”

这什么话?

“谁说我离不开他,他算个什么东西能让我心甘情愿的陪着。”

都是气话。

金佑看了她一眼,没作声,因为他知道,要是宁及夏能离开顾月迟,早在三年前就离开了。

他还是把她送回了顾宅,不顾宁及夏瞪着眼反抗把她从副驾驶拉下来。

“能断就赶紧断,不能断就赶紧和好,别整天苦逼兮兮的。”

金佑开车走了,留她自己在顾宅门前气的跺脚。

车没在,顾月迟还没回来。宁及夏进门的时候,阿姨在看电视。

“秀姨。”宁及夏走过去搂住那个臃肿的身体,她身上有股温暖的妈妈的味道。

“夏夏回来了?吃饭了没有?”秀姨和蔼的看着这个不断蹭她颈窝的姑娘,肩膀上都没几两肉,顿时又心疼又责怪。

“吃了。”她还紧紧抱着她,不愿撒手,因为实在是太温暖。

“好了。”秀姨把她头拨开,嗔怪道:“你最近是不是又不好好吃饭,瘦成这幅鬼样子,风都能把你给刮跑。”

宁及夏乖巧的笑着,刻意挺了挺胸:“这是骨感美,再说了该有肉的地方不是挺有的嘛。”

“还骨感美,简直要成骷髅了。”秀姨夸张的说,还作势般的掐了一下她的胳膊。

前院门被打开,有车开进来,宁及夏脸色顿时沉了下去。秀姨看见她这幅模样:“又吵架了是不是?”

不做声就是是了。

门卫把车开进了停车场,顾月迟进了客厅。

“秀妈,我饿了。”他无视沙发上的宁及夏,对秀姨说。

“一个个的,在外面都不好好吃饭。”秀姨抱怨着,却还是去了厨房开灶。

他坐在沙发的另一端,离她还有些距离,看着秀姨在追的狗血电视剧。

“怎么没把人带回家啊?”她阴阳怪气的挑衅。

顾月迟凉凉的看了她一眼,继续看电视。

“不得不说,你们公司刚出道的小鲜肉,确实挺带感的。”她边说边回忆,故作色欲。

顾月迟这回正眼看她了:“是吗?不仅带感,听说屌也大。”

突如其来的黄色废料让她噎了一下,却还在假装兴奋的说:“真的吗?下次我得好好试试。”

成功激怒,顾月迟一下子逼近,大手掐着她的脸,沉声道:“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人。”

宁及夏美目睁眼,毫不示弱的看着他:“允许你找下家,就不许我找?”

“你找一个试试。”

气氛瞬间变得激烈,秀姨端着面出来:“哎哎哎,又给我吵架是不是?”

两人瞬间分开。

顾月迟坐在一端吃面,宁及夏在另一端环着胸冷着脸,秀姨分开两人坐在中间继续看电视剧。边看边监视着他们两个,敢在她面前吵架闹别扭,简直是不想找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