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I.

第二天我又背着他上路了,我又遇到一个探险队,探险队中的一个人告诉我说我可以去罗格营地找目盲之眼的修女。

“不应该去目盲之女的修道院大门吗?”我问。

我对这一教派还是有所了解的,父亲和我讲过。

“你是从远方来的吧?”那个雇佣兵说,“修道院已经被苦闷与折磨女王、安达利尔占据了,所以修女们都逃到了罗格营地,和罗格们一起战斗了。”

“原来如此。”我说。

“如果你要去罗格营地的话可以和我们一道。”雇佣兵说,“我们的同行者包括一位强大的法师大人。”他说,“其实如果你可以打动他的话,我想他对解毒也应该有一些心得的。”

他的话让我感到惊喜,于是再他的引荐下,我立刻去找那个法师了。

他在一个树下歇息,穿着一个蜥蜴皮的暗黄色皮衣,一团火焰漂浮在他的周围,他正在看书,修长的手指缓慢地翻动着泛黄的脆弱书页,他周身的元素很安静。

“你好,尊敬的法师大人。”我下意识对他行亚马逊初见朋友的礼仪,但举起手来才想起我已经不是亚马逊了,于是我只好放下手,说,“我请求您的帮助。”

“你身上笼罩着淡淡的魔法气息,弓箭手,你是亚马逊吗?”他将书合上,放进随身的口袋里,他拥有着暗红色的眸子,同很多地狱生物一样,但是他的语气却非常温和。

我握紧了手中的弓箭,说:“在这片土地上,倘若一起战斗的话,您可以将我当做亚马逊。”

“好的。”他并没有追问,而是对我行了个法师的初见礼节,“我叫布拉赫·杜安·华伦海特,很乐意为您效劳。”

“俄瑞缇雅。”我说,“我的父亲中了剧毒,恳请您伸出援助之手。”

于是这个看起来非常温和且好说话的法师便和我一起去了,那个队的人看到法师后纷纷行礼。法师简单的检查了他身上的毒素:“如果我没感受错的话,女士,他身上的毒来源于亚马逊的魔法。”

“是。”我说,“我实力太弱,无力驱逐这种魔法。”

“我可以短暂的将他的情况维持住,但只是短暂的时间。”华伦海特说道。

“我听你的同伴说,我可以去罗格营地找里面的修女帮忙?”我问。

“她们不行的。”华伦海特说,“这种毒素除了亚马逊自己以外无法解除,除了……”

“除了?”我眼睛亮了。

“除了圣骑士。”华伦海特说,“圣骑士的辅助光环可以驱散一切毒素。”

我的眼睛亮了。

不管怎么说,有希望总是好的。

那阵子我随他们同行,在这片鲜血荒地上有太多太多怪物了,我的手臂被一只变异的硬毛老鼠刺伤了,法师给我上药,他的手指按在我的伤口上用力挤压,让里面的污血流出来。“以你的敏捷能力应该可以躲开的,这里已经不是你从前生活的地方了,你要警惕一切事物,一切人。”法师说。

“好。”我认真地点头。

法师华伦海特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很温和的人。

法师每夜和每天早晨都要给我的父亲服用大量药剂,父亲的情况似乎也稳定了很多。

我拒绝和那些人同行,每次都缀在队伍的末端。到了晚上,有时候他会发高烧,不过再也没有像那次在屋子里一样意乱情迷过了。但我却贪恋那份感觉,我会用泉水擦拭他的身体,亲吻他的胸膛,四肢,下体。他偶尔会硬起来,这时候我会努力吞吐让他释放出来。接着我会用他的手插入我的下身,反反复复的抽插,直到我也喘息着到了高潮。

有一天清晨,法师在给他喂药的时候突然说道:“你每晚都会和他做爱吗?”

我楞了一下,然后回答:“算是。”

“他是你的养父?”法师问道。

“不是。”我回答。

法师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说道:“他现在的身体不适合每晚释放精液,不过适当的释放也是可以的,你可以换成两天一次。”

“好。”我说。

“你喝了它们吗?”法师继续问。

我沉默了一秒,回答:“有时会喝下去。”

“最好不要。”法师说,“虽然你的身体对亚马逊的毒素有一定的抗性,但我也不知道喝下带着毒素的精液是否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影响。”

“我知道了。”我说,“多谢。”

“没有关系,是我该谢谢你。”法师说。

他的表情还是温和的,他的声音依旧是温和有礼的,但他说这话的时候暗红色的眸子似乎更接近地狱一族了。

II.

“等等,它们抵抗火焰……”佣兵的话语还未说完,附着着火焰的箭矢划过冰冷的雨幕直接将暗红皮的小怪物烧成灰烬。

“没有关系,”我说,“我用更强的火焰烧穿它们的火焰抵抗就行。”

佣兵哑然了一秒,然后嘿嘿笑着冲我露出了大拇指,而我已弯弓搭箭,同时射出了三个箭矢,并且通往了三个方向。多重箭,亚马逊的拿手好戏。

我的加入大大减轻了他们的负担,按照他们的话来说,我就仿佛一个移动箭塔一样,都不是射箭了,简直是向外面疯狂喷箭,而且无论是白昼还是暗夜,无论是阴天还是大雨,我的箭矢命中率都奇高。

这天的月亮隐隐约约泛起了血色,怪物们疯了一样围攻我们的营地,我也第一次见到了法师战斗的样子,他是专修冰系的法师,施展法术的时候寒气喷涌,让人无法近身,水元素在他身边疯狂鼓动着,他的眼睛很明亮很明亮,看起来强大而慑人。

那一晚我们都战到了力竭的地步,到最后那些佣兵们都没力气了,我和法师并肩作战,我们的配合逐渐开始变得默契。

和强大同行者并肩作战的感觉非常好,很畅快。

天蒙蒙亮后怪物消失了,当晚我们乱七八糟的倒在一起睡了,我只记得我把父亲牢牢抱住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有人在摸我,我睁开眼,看到了他是睁着眼的,但是眼里没有人性,只有兽性。他抚摸我,俯下身啃噬我的脖子,我的身体已经对他的气息很熟悉了,所以迅速的动情了,并且发出了声音。身体迅速的变得湿润,下身开始微微的抽搐起来,渴望着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插入。昨夜的战斗耗尽了体内的魔力储存,得不到补充的身体饥渴得厉害。我忍不住发出更大的声音,并且用双腿缠上了他的腰。

然后身后传来轻轻的咳嗽声。

我的身体猛地僵硬了,但是他却不管不顾地,用下身抵着我的下身,开始摩擦。摩擦阴蒂产生的快感让我浑身战栗,水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淌,内壁自顾自的就绞紧了。

“我先出去吧。”方才咳嗽的那人说道,“不过你得把上半身抬起来,你压着我的腿了。”

是法师。

“另外声音小一点,小心吵醒外面的佣兵。”

“对、对不起。”我喘息着说道,企图抬起上半身,但下一秒他却直接插了进来。

身体第一次被男性的生殖器官插入,居然是当着其他人的面,而且外面还有很多睡着了的男佣兵。

疯狂的感官刺激,另外还有着更多的背德感。

脑袋也因此变得一片空白,我的身体战栗着,强压着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方才法师说了,不能出声。

他在用力插入后没有停顿,开始立刻抽插了。

啪啪啪的规律声音响起,被填满的刺激感,强烈酥麻的快感一波波冲刷着神智,我的身体软得不行,几次想抬起上身让法师的腿出来,但每次都失败了。

下身在颤抖收缩着,水随着抽插而洒在外面,淫靡的味道也扩散了出来。

一波波酥麻撩拨折磨着我的神志,让我无法自持。

“我……我忍不住……”

我颤抖着说。

法师叹了口气,开始吟唱法术。

与此同时我身上的那个男人抽插得更加剧烈,敏感点被一再摩擦,遍体酥麻,快感堆积,我的下身疯狂收缩着,即将抵达高潮。

终于,法师的冰墙将我们笼罩在了一起,声音隔绝。

他说道:“好了,可以叫了。”

于是我立刻喘息呻吟着抵达高潮,全身颤抖,接着下一秒身体绷直……那是什么感觉,一种比普通肉欲更加可怕的快感,我的身体开始忍不住抽搐,那极致的快感如同巨浪一样让我整个人都陷入了眩晕,我的下身控制不住的比以往分泌出了更多的液体,整个人完全陷入了混沌。

我昏过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