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点半,白珍妮没工作,刚刚做好晚餐,便听到有人敲门。

她一边嘀咕着:“不是说开会么,也没回来晚啊?”一边直接打开了门。

韩廷赫然站在门外。

白珍妮浑身一僵,但随即换上笑容:“廷哥!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吧。”

韩廷跟着她进了屋子,环视四周,说:“你搬出来几个星期了,看看你住的怎么样。”

开会自然是韩廷带着苏珉开的。白珍妮心想,韩廷来她这,估计苏珉并不知道。她拿起手机,迅速和苏珉发了条信息:“韩廷在,别来了。”

韩廷各个房间看了一圈,来到餐厅,看到一桌子的菜,问:“你自己吃那么多?”

白珍妮走到餐厅桌前:“反正今天闲,就多做几道菜练练手。正好,廷哥,你在我这吃吧。”

韩廷拉出凳子坐下,问:“如果我不来,你打算和谁吃的?”

白珍妮装作没听清,去厨房拿了碗筷,反问:“廷哥,你喝酒吗?”

韩廷看着她的身影:“可以喝。”

家常菜,白米饭,配上红酒高脚杯有点点怪,但韩廷认真地吃着,夸奖白珍妮的手艺好。白珍妮却如坐针毡,因为苏珉一直没回她信息,她不确定苏珉看没看到,她只希望他千万,千万别来。

然而事与愿违。吃了十几分钟,有人敲门。白珍妮立刻放下筷子,自言自语道:“可能是快递,我去看下。”说着赶忙走到了门边。

门外果然是苏珉。玄关处有个拐角,从餐厅看不到这边,白珍妮小声怪道:“你没看到我信息吗?快走!”

苏珉:“我看到了,你让我进去。”

白珍妮瞪大了眼睛:“你疯了吗?韩廷在!”

苏珉:“我知道,我要告诉他这件事,我和你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白珍妮不这么认为,她推着苏珉:“求你了,先回去吧,什么事之后再说。”

韩廷的声音不大不小地从餐厅传来:“谁啊,让他进来。”

苏珉也听到了,拉着白珍妮便进了屋。

韩廷看到来人是苏珉,愣了一下,随即轻笑道:“我该猜到是你的。在赌城的时候我就有怀疑,果然……”他指了指白珍妮:“她为了勾引你,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可是你呢?你图她什么?”

苏珉攥紧了拳头,用没语气的声音回答:“不图什么。”

韩廷:“隔壁小区,平时来往方便吧?”

苏珉沉默着。

韩廷挑了挑眉:“苏珉,不要告诉我,你喜欢她。”

苏珉依旧不说话,但是他抬眼望向了韩廷,算是默认。

白珍妮站在玄关那里,不敢走近,也不敢开口。苏珉居然在这个时候对韩廷坦白这件事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韩廷看苏珉的反应,突然就变了脸色:“我和白珍妮有话说,你滚出去。”

苏珉皱了皱眉,转头看了看白珍妮,又过来看着韩廷:“韩总……”

韩廷晃着高脚杯,面色阴沉:“现在不滚,明天我不会让你再踏进公司一步。……苏珉,为了她,不值得的。”

苏珉其实不明白为什么因为这件事,韩廷会如此不高兴。他本想着,坦白了,不瞒着韩廷总归是好的,但是他还是低估了白珍妮的特殊性。

他只能转身,径直走出了门。

只剩白珍妮和韩廷。

白珍妮多想掐死苏珉啊,他坦白了,便撤了,留下韩廷和她,这真是要她的命。

韩廷冲她勾了勾手指,白珍妮故作镇定地走回餐桌前坐下。韩廷喝了一口红酒,问她:“他经常来?”

白珍妮梗着脖子,小声地“嗯”了一句。

韩廷盯着她,再问:“你用了什么手段让他变成这样的?”

白珍妮的确在苏珉身上动了不少脑筋,但绝不至于他做出今天这种冲动的举动。

又或者说,白珍妮也从来没探寻过苏珉究竟是怎样想。

“只是……上了床。”白珍妮硬着头皮说。

韩廷笑笑:“你是不是不太长记性?”

白珍妮背上出了一身冷汗,她当然记得当时韩廷撞见她给苏珉下药,直接把她拉到地下拍摄场地威胁她的事:“廷哥,我错了,我和他断掉一切联系……行吗?”

韩廷:“怪不得苏珉提前了34楼的装修,怪不得你搬出来,租这个小区。你们在我眼皮下面做了不少事啊。”

白珍妮浑身僵得都发痛了,她拿出手机:“廷哥……我现在就把他的联系方式都删掉,等34楼装好了,我就搬回去。”

韩廷问她:“你们两情相悦对吧,那如果我再说什么,岂不就是棒打鸳鸯了?”

白珍妮的直觉告诉她,如果她就这样认了,那韩廷绝对会让她和苏珉都死得很惨。她立刻否认:“没到那个程度,廷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其实我们只是……只是炮友而已。”

韩廷点点头:“只是炮友。这话你跟苏珉说过吗?”

白珍妮不说话。

韩廷的口气变得微妙:“是不是从美国回来,我冷落你了,所以你这样?和苏珉搞上,搬出猎色……你多大了,还闹小孩子脾气?”

……

白珍妮拿起面前的高脚杯,将半杯红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她强迫自己看着韩廷,说:“廷哥,和这都没关系。我搬出猎色,只是想要自由一些。”

韩廷阴沉着脸色:“自由。在猎色就不自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