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只觉整个身子都感到一阵酥麻,那失控的快慰不断冲刷的少女的神智,但七娘的精力似乎无穷无尽,明明已经射了那麽多了,但却丝毫不见疲软的迹象,反而肉棒还涨大了一圈,隐隐间似乎变得更有精神了!

「七娘,慢些,玖儿受不住了。」

洛九觉得有些慌,七娘好像又要抽风了,每次七娘一抽风,自己都会被肏的很惨,前世净王找洛九发泄慾望,最多也就做一整晚,毕竟是实权亲王,不同於其他混吃等死的闲散王爷,夜亦晨是相当自律的,各种事务都得由他来定夺,不可能纵情享乐。

但夜凌薇可不同,皇室供奉堂中最闲的人就是七娘,她完全能和洛九胡天胡地,不用在乎那些麻烦,等闲肏玖儿个三五天也不是什麽少见的事情,每次都把少女肏的欲仙欲死,弄得洛九现在都有点阴影了。

「不行,玖儿不能不负责任,自己点的火要自己扑灭!要喝些水吗?」

夜凌薇的语气温柔,但火热如同烙铁的阳物却坚定无比的插在洛九的体内,一点点喷吐着灼烫精液,一边慢慢的抽插着玖儿的嫩穴儿。

「…嗯。」

洛九被七娘抱在怀里,可怜巴巴的点点脑袋。

夜凌薇拿起旁边的水壶,含了一口水,然後轻轻吻住九儿的唇,将清水一点点喂给玖儿,洛九伸出香舌舔舔七娘,表示还要,夜凌薇从善如流又喂了玖儿几次水,洛九本就身子嫩,常常被七娘肏的喷水,所以得补充水分。

夜凌薇看出了玖儿想拖延时间缓一口气,但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夜凌薇轻轻一翻,将洛九温柔的案在身下,夜凌薇柔韧的腰肢规律的律动,粗大的肉棒一次次抽出,然後一插到底。

「嗯呀呀呀!」

洛九咿咿呀呀的娇吟着,糯软的嗓音让七娘感觉慾火沸腾,吃着玖儿绵软的乳儿,吃的满嘴奶香。

夜凌薇觉得最近玖儿真是越来越会撩浪了,其实也是夜凌薇自己的锅,主要是她之前对玖儿搞得那些花样,就如同洛九好奇七娘为什麽那般喜欢吃自己穴儿,所以就有样学样的去吃七娘的肉棒。

最近,洛九盯上了七娘的後庭,原因就是因为夜凌薇每次与洛九欢爱都会用手指探入少女的小菊眼好好的抠玩一番,久而久之就引起了洛九的好奇,为什麽七娘那般喜欢玩自己的小菊穴,所以时不时就会悄悄伸出罪恶的小手。

她堂堂凌薇郡主怎能被这小东西开苞!真要成了,她的面子何在!

好在玖儿这般撩浪的行为并没有成功,反而还被当场捉了个现行的七娘肏了一整夜,但这并不能阻止洛九的好奇心,於是,夜凌薇就打算趁这次好好的教育这个小淫娃,让她知道撩浪是要付出代价的!

啪啪啪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洛九甜美的呻吟还有肢体碰撞的声音交织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乐章,洛九只觉身体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波波快慰袭来,可爱的小穴儿被捣的泛白,不断被肉棒刮搔出了香甜的花蜜。

夜凌薇很兴奋,平时她怜惜玖儿身子娇嫩,经不得肏,所以总舍不得过度疼爱玖儿,但这次一方面要给玖儿一个小小的教训,一方面玖儿经过这些时日的开发,应该也能稍稍承受自己的慾望才对。

夜凌薇眼中闪过一抹火热之色,略略加速了抽插,洛九一声高吟,又一次达到了快乐的顶点,两人的交欢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一般。

时间感似乎在这一刻被抽离,洛九一次次被七娘肏晕,然後又在恍惚中清醒,她们从夜晚做到白天,又从白日交欢到黄昏,直到洛九被不知道第几次内射之後,洛九才被放过,此时的少女全身都沾满着两人的体液,平坦的小腹鼓起了一个弧度,暗示着少女到底被播种的何等彻底。

红肿不堪的小穴儿可怜兮兮的吐着一股股白浊,彷佛永远都流不尽一般,夜凌薇只觉神清气爽,难得吃了个半饱。

「…所以你这些时日都在和小五行房!你是怪物吗?要是把小五弄坏了总麽办!」

柏初夏看着窝在夜凌薇怀里睡的无比香甜的小洛九,心中有些难以置信的骂道。

柏初夏的出现也是夜凌薇放过洛九的原因,在洛九回到郡主府七天之後,太尉府终於让人过来了,眼看大姨子都在外面等着,她总不能把人晾在外边吧?

「安心吧,我哪舍得让这小宝贝受痛,而且玖儿已经答应要当我的娘子,还答应要替我生宝宝,我们之间做些什麽也是天经地义。」

夜凌薇温柔的凝视着怀中心爱的女孩儿,柔和的说道。

「哼哼!你有胆子把这句话说给娘亲听听。」

对於夜凌薇的话,柏初夏表示不屑,她有胆子就上门提亲啊!她敢保证,不用太尉府动手,天策帝就会先一步把这不肖女的腿给打断。

「……这还得从长计议。」

夜凌薇有些头痛,她不是真畏惧天策帝,老爹再怒,顶多也就受一顿揍,她堂堂龙女一咬牙也就撑过去了,但太尉府的想法却是她必须考虑的,因为洛九会在乎家人的意见,特别是绫夫人的。

这段时日,洛九被绫夫人的母爱所影响,整个人都活泼了不少,对绫夫人也变得越加依恋,这让夜凌薇不得不去考虑太尉府的想法,她相信玖儿无论面对外界如何压力都一定会坚定的与自己有下去,但她却不想让玖儿为难。

所以也只能暂时先拖着,这是夜凌薇一生之中唯一一次对自己的性别产生了不满,若自己是男儿身,哪还有那麽多麻烦,早就和玖儿成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