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雨在得到莫缘准确的答复之后,一把搂住了眼前的身影,之后便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雯…雯总?”莫缘有些害怕的看向一旁的莫雪晴,她现在连自己的手放哪都不知道了。

“你倒是搂她啊?”莫雪晴笑眯眯的绕着二人转了一圈,在确定了什么东西之后,立刻伸出右手抓向了雯雨的肩膀。

“叮,系统结算修真界赏金,此次任务共支付出赏金五亿两千五百万,由于执行者莫缘资金不足,现共欠执行者雯雨两亿九千三百万,对方允许你分期付款,之后任务收入全部归执行者雯雨所有,直至欠款还完为止,现立即执行扣款!”在系统那冰冷的声音响起之后,莫缘抓着莫雪晴袭来的右手瞬间愣住了。

“欠…欠多少钱?!”

“你一共欠我两亿九千三百万。”怀里的雯雨突然停止了哭泣,她冷笑着抬起了头,盯着眼前的莫缘说道。

莫缘被她这个眼神吓得连忙松开了抓着莫雪晴的手跳向了一旁:“雯队长!”

是的,莫缘一眼就认出眼前的雯总已经不是那个雯总了,现在的雯总就是雯雨的原身!

“呵呵,雯队长还真是阴魂不散,怎么,高阶任务满足不了你了?非得来找我的阿缘?”莫雪晴语气十分不爽的走到了莫缘的身边,她刚才居然敢为了这个女人挡住自己!

“你的?莫雪晴,别忘了你现在是个通缉犯,我随时可以逮捕你,你待在莫缘身边只会连累她。”雯雨挑衅的看着站在莫缘身旁的莫雪晴,她这次既然又追过来,那么无论莫雪晴之前在修真界跟那个小骗子发生了什么,她这回都不会放手了。

因为经过之前自己对莫缘表白之后,她并没说她不喜欢自己,这一点足以说明这个小骗子心里是有她的,所以雯雨才在那边任务结束之后立马追了过来。

“小雨,你…怎么了?”栾迹看着眼前的雯雨有些莫名其妙,她觉得从刚刚雯雨好像抱住了什么东西开始哭的那一刻,她就仿佛变了一个人,那种身为雯总应该有的气场好像比以前强势了一百倍。

“栾姐,雯总可能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忙,你要是能动的话,可不可以帮我叫个救护车什么的…”躺在地上的唐露露看着眼前对峙的两个女人,又看了一眼像个鹌鹑一样的莫缘,知道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三角恋了,虽然她不清楚老莫怎么突然就跟这两人这么熟了,但是照目前的情形来看,自己还是赶紧溜走比较好,免得一会殃及池鱼。

“小栾,你先带她去看医生,我这边你不用担心。”雯雨对着角落里的二人神色有些冷淡的说道,同时心里吐槽着怎么自己这个分/身还搞出这么一个小桃花了?

“你自己没问题么?”栾迹扶起了唐露露,依然很是担心,现在雯雨对她说话的语气,实在是有些陌生。

“你放心,这边有莫道长保护我,你就带她先走吧。”说完她慢慢走向了莫缘的身边,不去理会她旁边莫雪晴虎视眈眈的眼神,随手撕下了她身上的隐身符。

栾迹看到莫缘一脸懵逼的显现在她们面前,皱了皱眉头,就是有她在她才会不放心。

“我很快会回来,你…小心一些,还有你,不准对小雨做别的事情!”栾迹扶着唐露露警告了莫缘之后,便带着她离开了。

雯雨见二人离开后,便走向了之前被她分/身踢到的胖子,她蹲下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胖子的头顶,那人见她单独过来还以为自己可以有机会逃跑,结果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

雯雨在查看完自己想要的情报之后,冲着那个胖子笑了笑,随后没有一丝犹豫的拧断了他的脖子。

莫缘见到她的动作之后缩了缩自己的脑袋,雯队长现在这么凶残么…

“现在不相干的人都不在了,我觉得可以先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事情了。”雯雨起身冲着二人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

莫缘见她这副样子,以为她想抓莫雪晴,于是自己连忙挡在了莫雪晴的面前。

“雯队长…阿晴之前犯的事情,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所以你能不能先放过她,等我查清楚再说可以吗?”莫缘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叫的真亲热啊,莫缘,我要是想抓她,还能轮得到你替她出头?”雯雨双手环胸,有些嘲讽的看着眼前的人。

“那…那你想解决什么事情…”莫缘对于雯雨的调侃有些心虚,之前在修真界,她对自己的表白还历历在目,到现在她都还记着当时雯雨那种绝望而又深情的眼神。

“莫雪晴,十年前的事情不是你做的吧?”雯雨并没有理会莫缘,而是直接的问出了自己怀疑的事情。

“呵,雯队长何出此言呢,当时人证物证俱在,不是我做的难道是你做的!”莫雪晴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自己,于是本来还镇定自若的她,瞬间有些紧张起来。

“阿晴…我相信那不是你做的,我也不相信当时没有失忆的我会指正你是凶手!”莫缘回身看着莫雪晴,她知道她在撒谎,从她那副有些慌乱的表情,自己就能看出来,果然,十年前的事情是另有隐情。

“是我做的,你不是在回管理局的时候查过了么…”莫雪晴看着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同时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她希望莫缘别在管这件事了。

“我问你,在修真界的时候,那个阴灵说的关于另外一个莫缘是怎么回事?”雯雨看到她那紧张的模样,知道自己可能是猜对了,于是她赶忙趁热打铁问出了另一个疑惑。

莫缘听到她的问题,明显愣住了,她自己因为当时莫雪晴受伤的缘故,早就把那个阴灵的话给忘了,结果现在经雯雨这么一提,自己便又想起了,当时阴灵说是自己带人解开了永宁镇的结界,把那些鬼东西放了出来,而在仓连中招的时候,阿晴便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离开了自己,所以她当时一定是去追那个冒牌货了,而身上的伤肯定也那个冒牌货干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莫雪晴在听到她提起莫缘负面体的消息后,身体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

“阿晴?你怎么了?”莫缘看她这样,连忙心疼的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阿缘,我…我…”莫雪晴话未说完,自己这具灵体突然从眉心处开始冒出一条条妖异的黑色纹路,那纹路几乎在一瞬间便充斥了她整个身体,与此同时,那灼烧灵魂的感觉痛的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阿晴!”莫缘看着她痛苦的表情瞬间慌乱的不行,她不知道那些黑色的纹路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她可以明显的看出,此时的莫雪晴正在承受着某种难以言喻的痛楚。

“莫缘!你快放开她!”雯雨见到那东西之后脸色顿时一变,她赶忙上前想要拉开莫缘。

“我不要!”莫缘心疼的看着怀里的人,同时自己的眼里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滴在了莫雪晴的那张更加苍白的脸上。

雯雨见莫雪晴身上的纹路开始向着莫缘身上蔓延,于是她便深吸一口气,从自己的随身空间里掏出一把银质的手/枪顶着莫雪晴的脑袋:“你要是再不松开她,我现在就杀了她,你信不信!”

莫缘看着她手里的枪,心里顿时一凉,那把枪她认得,那是执法队专用的手/枪,是可以直接对执行者本体造成伤害的强力武器。

“你要是想杀了她,不如也把我打死吧。”莫缘满眼泪水委屈的看着雯雨,反正阿晴死了,她也不想活了。

“阿缘,你乖乖听话,别哭了好不好,我向你保证,下个世界我还去找你,我…我还欠你一次,你记得吧?”怀里的莫雪晴虚弱的抬起手,想要擦掉莫缘脸上的眼泪,但是在看到自己手上的黑色纹路时,又默默的把手收了回去。

自己在灵魂状态下,果然是压制不了体内被莫缘负面体所造成的伤害。

“宿主,在不走就来不及了!”001有些焦急的看着莫雪晴,如果那些黑色纹路完全覆盖她的话,那么无论自己的宿主多么强大也是会死的。

“嗯…”莫雪晴听了它的话,便使出最后的力气挣脱了莫缘的怀抱,退到了一旁。

“雯队长,暂时帮我照顾好她,可以吧?”莫雪晴虚弱的朝着雯雨笑了笑,随后抬起右手,指向了自己的眉心。

“不用你说。”雯雨一把抓住了想要上前的莫缘,不管她如何挣扎,她知道自己绝对不可以松开手。

莫雪晴在得到雯雨肯定的答复后,她又看向她心爱的小祸害:“阿缘,记得帮我把凤鸣剑的剑鞘拿回来,还有…我爱你。”

在莫缘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中,一股无比耀眼的蓝色火焰缠绕在了莫雪晴的身上,随后她的身影便瞬间化为了一缕青烟消散不见了。